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186章 天地荒蕪
?    “趕緊過去吧,那魔女雖然修為蓋世,但有幾位師叔祖出馬,肯定能把那魔女擒下,現在我們早點過去,或許還能撈到一些功勞?!?br>  
      藍衣男子催促道,若是能在圍剿宮魔女的時候做出一點貢獻,那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幸事,師門獎賞絕對不會少。
  
      除了此兩人,幾乎附近區域的所有長天派之人,都一個勁的往那戰斗中心趕去,似乎那魔女不再是恐怖的魔女,而是一個香餑餑,能給他們帶來無限獎賞一般。
  
      莫問的身影在叢林中掠過一道常常的陰影,身側的樹木瘋狂的往后面移動,速度之快,似是雷霆閃電。
  
      不一會兒,他便趕到了戰斗的中心,此時能趕過來的人,只有寥寥幾個,都是修為不低之人,至于長天派那些修為低下的弟子,自然都還在路上。
  
      場中心,一個青衣老者把宮魔女給堵著了,兩人在交手的余波,肆虐的周圍一片狼藉,幾乎硬生生清理出了一片空地,那幾個人合抱的大樹都連根而斷,地上出現了一個大坑,草皮早就消失不見了,只剩下地下的黃土。
  
      兩名胎息境界高手的交戰,威能之強,可想而知,那余波都是尋常古武者難以承受。
  
      此時周圍出現了三四個長天派抱丹境界的古武者,卻沒有一個人敢接近那戰圈中心。
  
      莫問躲在一顆遠點的大樹后面,席卷的勁風不斷從他身邊掃過,幾乎能把他吹飛出去。
  
      他望著場中交戰的兩人。微微皺了皺眉頭,那宮魔女修為才恢復了一半。與一名胎息境界的高手交戰,自然很吃力,此時已落入了下風。
  
      不過好在那個胎息境界的青衣老頭只有胎息初期的修為,若是胎息后期,恐怕宮魔女此時已經落敗了。
  
      那宮魔女倒真是厲害異常。既然如此,亦是跟那個青衣老者你來我往的戰在了一起,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敗給那個老頭。
  
      莫問卻是皺了皺眉頭,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安,現在看似誰都奈何不了誰,但等長天派的高手繼續敢來,尤其是再出現胎息境界的大高手。那宮魔女肯定必死無疑。
  
      他都未料到長天派的胎息境界高手會如此迅速的趕來,由此可見之前便有胎息境界的古武者在周圍搜查,那長天派為什么會把這片區域當成搜查的重點區域,他現在都是不太明白。
  
      明明昨天此片區域還沒有什么人關注,怎么今天卻擺下了如此大的陣仗,好像能肯定宮魔女一定在這個區域一般。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便是怎么想辦法脫身,若是再拖下去??峙抡l都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戰場中,宮魔女面色微微蒼白,嘴角溢出一抹血跡。她本就是受傷之體,此時跟一名胎息高手全力拼斗,自然是傷上加傷。
  
      她眼中不斷升起一道道焦急之色,多次想擺脫那青衣老者,可那人顯然知道她的想法,拼盡全力的拖住她。根本不讓她得逞。
  
      與宮魔女相比,那青衣老者卻是面色平靜,氣定神閑,跟宮魔女你來我往的戰斗著,既不拼命,也不讓宮魔女有抽身離開的機會。
  
      他的任務只是拖住那個魔女而已,等師兄過來,此魔女還不是死路一條。
  
      以他的修為,贏了此魔女可能有點困難,但僅是拖住她,卻是很簡單。畢竟此魔女受了重傷,不可能發揮出多少實力。
  
      饒是如此,他心中依舊很驚訝,那日宮魔女從長天派逃脫,也才不過區區五天工夫而已,當時掌門師兄與此女都受了傷,可掌門師兄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此魔女的傷勢怎么就好了一半。
  
      他可是知道,魔女受的傷遠遠超過師兄,幾乎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師兄的傷勢可比她好多了,結果在宗門大量藥物的治療下,恢復的還沒有她的速度快。
  
      她到底吃了什么靈丹妙藥?
  
      青衣老頭心中充滿了不解,不過此時顯然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把眼前的魔女拖住,才是正事。
  
      隨著時間的推移,宮碧落越來越焦慮,她知道再拖下去,必然會葬身在長天派手中。
  
      她望了那青衣老頭一眼,眼中閃過一抹陰森狠辣的光芒,冰冷的氣息越來越濃郁,像是一塊萬年不化的玄冰。
  
      “傅青老頭,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別怪我拼著一死,也找個墊背的?!?br>  
      宮魔女長嘯一聲,一道可怕的能量從她身上爆發,幾乎一瞬間強了一兩倍有余,可不的氣息席卷而開,周圍的人紛紛面色驚恐的到退出幾百米,這片樹林都簌簌顫抖。
  
      那一刻,宮魔女的修為幾乎一下就提升到了全盛時期,甚至還更強,那恐怖的能量波動令人心顫。
  
      莫問相隔三百多米遠,亦是面色微變,心中升起一抹驚駭,那詭異而無形的氣浪沖擊下,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此時的宮魔女,幾乎不可抵擋。
  
      他剛忙運轉體內的九陰真氣,憑借九陰真氣與宮魔女相同的屬性,才勉強擋住了那股無形能量波的推動。
  
      那名叫傅青的青衣老頭第一時間便臉色大變了起來,他身在最中心,自然感受也最深,此刻的宮魔女,令他內心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一抹死亡的危機感涌上心頭,手腳都逐漸冰涼。
  
      幾乎是一瞬間,他便猛地向后退去,瘋狂的往外面逃竄,雖然他有著胎息境界的修為,但也知道此時根本擋不住那宮魔女的攻擊。
  
      “現在知道跑了?”
  
      宮魔女嘴角勾起一抹兇殘的笑容,冷冷地道:“晚了,給我死吧?!?br>  
      下一刻,宮魔女的身影便從原地消失,幾乎一瞬間,便趕上了那逃跑的傅青。
  
      一道恐怖的黑色手爪驀然從空中凝聚,足有一座閣樓大小,方圓十幾米范圍內全部籠罩,似是鎖定了目標一般,一路跟著那個傅青老頭。
  
      太陰爪,乃是明教頂尖絕學,凝聚天地之太陰之氣,形成一道無孔不入,無物可擋的手爪,據說修煉到極致,不但可以撕裂山峰,分裂大海,還能生生把人的靈魂從軀殼里面抓出來。
  
      此時太陰爪一旦形成,頓時瞬間一落而下,把那青衣老者籠罩在黑氣中,徹底掩蓋。
  
      空中,恐怖的黑色太陰之氣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團,一陣翻騰,許久之后,才緩緩擴散。
  
      恐怖的一幕出現了,但凡那些太陰之氣經過之處,所有樹木花草瞬間枯萎,之前還茁壯成長,樹冠青翠的大樹,幾乎眨眼就便成了一株似乎枯死多年的枯樹,所有的樹葉與枝條都變成了枯黃之色。
  
      隨著太陰之氣的擴散,枯寂的樹木亦是在擴散,不一會兒,方圓百米內的所有樹木都全部枯萎了。
  
      像是一瞬間進入了深秋,天地一片蕭條。
  
      圍繞在周圍的一些長天派之人,由于太陰之氣的擴散太兇猛,一些人根本來不及逃走,面對那恐怖的太陰之氣的籠罩,幾乎掙扎都沒有掙扎一下,便一頭栽倒在地上,全身烏黑,氣絕身亡。
  
      此時長天派聚集過來的人已是很多了,如此一下幾乎就死了上百個人,有一些還是抱丹境界的古武者,幾乎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便倒在了地上。
  
      莫問苦笑一聲,胎息境界之間的戰斗,果然不能隨便圍觀,那些不斷從四面八方趕來的長天派弟子,實在是愚蠢,以為能撈到什么好處,結果卻白白送了命。
  
      望著那恐怖的太陰之氣籠罩而下,他倒是面色始終平靜,等那些太陰之氣把他包圍的時候,體內一道與太陰之氣同源的九陽真氣把他全身包裹,然后那些太陰之氣便直接從他身邊劃開,對他造成不了絲毫影響。
  
      畢竟他也修煉了九陰神功,對太陰之氣本就有很強的親和感,不會遭到太陰之氣的腐蝕。而那太陰爪的攻擊目標又不是他,頂多一點余波而已,他倒是可以輕易擋下來。
  
      那團恐怖的太陰之氣逐漸消散,最后徹底消失在天地之間,戰斗中心,一片荒蕪,寸草不生,地上的黃土都變成了黑色,散發著陰冷的寒氣。
  
      此時那長天派的胎息境界傅青老頭已倒在了地上,全身上下面目全非,狼狽不堪,一只手與一只腿憑空消失了,身上的青衫也烏黑一片,黏在身上,像是油膩一般。
  
      最恐怖的還是他的臉,五官消失不見了,像是一個無面人,臉上滴落著血液,兩只眼睛凸出,像是一個惡鬼一般。
  
      如果晚上跑出去,恐怕會嚇死人,別說晚上,大白天都能令人心中發寒了。
  
      但那青衣老頭果然頗有一些本事,不愧為胎息境界的高手,如此情況之下,竟然還沒有徹底死掉。
  
      莫問倒抽了一口冷氣,那老頭怎么還沒有死?宮魔女的本事他可是知道,不顧一切施展出太陰爪,一個胎息境界初期的古武者不應該能活下來才對。
  
      此時,宮魔女亦是倒在了地上,眼神失去了光澤,黑色的裙子攤開,像是一朵長在地上的黑玫瑰。
  
      她此時似乎動都不動動彈一下,靜靜地躺在地上,只有眼睛還能看見天上的陽光,偶爾的轉動兩下。
  
      配合周圍荒寂的環境,簡直像是悲劇小說中的女主角,最終難逃死亡的命運。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