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222章 君無淚
?    莫問對兇榜終于有了一個很清晰的概念,能上這個兇榜的人,幾乎全部都是世界上的巔峰強者.那宮魔女尚且只排到第500名,那前面499個,乃至于前10個又是什么樣的人物?
  
      從剛才莫晴天的話語中可知,本來宮魔女還沒有資格上榜,因為近段時間修為突飛猛進,并**了四五個古武宗門,才破給給她列入兇榜中。
  
      “她現在如何了?”
  
      莫問心中驀然一緊,能列入兇榜中,那意味著天華宮對宮魔女開始重視了。
  
      以前天華宮對宮魔女的態度,雖然有過了解,但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并沒有采取什么行動。
  
      但現在,上了兇榜,那就顯然不同了。
  
      兇榜上面每一個人的賞金都很驚人,上榜了便意味著發布了兇榜任務,不知道會有多少華天宮的高等階執事忍不住賞金的**,對她出手。
  
      “有人接了對宮碧落的獵殺任務,而且不是一個,目前為止有三四個了,不過宮碧落還能在榜上,那肯定都沒有成功,聽說有幾個人還受了不輕的傷?!?br>  
      莫晴天睨了莫問一眼,關于宮碧落的情況,他倒也是了解了一些。畢竟每一個兇榜最后一名,都是天華宮高階執事關注的焦點。
  
      兇榜越前面的人,修為越恐怖,幾乎難以撼動,能長期掛在兇榜上面的人,都是有著驚世駭俗的可怕實力,幾乎沒有人會去考慮他們的獵殺任務。
  
      例如兇榜前十,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動過,一直掛在上面。若不是兇榜每過一段時間便會更新一次,不斷核實名單的準確姓,很多人都會懷疑兇榜前十是不是一個個都老死了。
  
      別說兇榜前十,兇榜前一百名都很少會有變動,往往隔幾個月,甚至一年,才會變動一次。
  
      榜上變動最大的區間,乃是400-500名之間,這一檔次的人,雖然也很恐怖,每一個放在外面都是絕世高手,但卻還沒有到無法獵殺的程度,屬于天華宮內喜歡獵殺兇榜人物之人的首選目標。
  
      對于那些七星以上的執事來說,尋常的任務難以滿足他們**的需求,只有兇榜任務才能給他們提供足夠多的貢獻點。所以每過一個禮拜,兇榜上面第400-500名都有著很大的變動。
  
      尤其是第500名,屬于天華宮里面一些人眼中的香餑餑,以往的情況來說,第500名幾乎每天都在換,很少有堅持一個禮拜以上的人。
  
      不過能堅持一個禮拜,乃至于一個月,天華宮的執事始終獵殺不了。那就肯定不會再是第500名,而會往前推,相應的提高懸賞金。
  
      莫晴天之所以對宮碧落有所了解,那是因為他對兇榜任務也很有興趣,若是能完成一個兇榜任務,幾乎相當于他五年,甚至十年的努力。
  
      不過兇榜上面的人物,幾乎沒有一個能輕易獵殺的人,他雖然關注這個兇榜,但卻也從沒有接過兇榜任務,因為他的實力還差太遠了。
  
      “那不是說,宮碧落現在很危險?”莫問陰沉著臉道。
  
      那個瘋女人,他早就知道,憑她那胡來的姓格,遲早會惹出事情來。
  
      “你認識她?”
  
      莫晴天訝異的望著莫問,之前莫問關注宮碧落的時候,他就很奇怪,那個魔女跟莫問應該沒有什么關系才對。但從莫問的話中,兩個人顯然認識。
  
      “怎么才能讓她沒有危險?”
  
      莫問目光直直的望著莫晴天,希望他能給他想出一個辦法。
  
      “沒有辦法?!?br>  
      莫晴天搖搖頭,都上了兇榜,還能有什么彌補的辦法,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殺那個女人。
  
      不過莫問認識那個女魔頭,他還是很好奇,那個魔女頭姓格孤僻,殘忍好殺,幾乎沒有朋友才對。
  
      莫問跟那個女魔頭有著什么關系?
  
      莫問聞言皺了皺眉頭,許久才深吸了口氣道:“我可不可以接這個兇榜任務?”
  
      “可以,兇榜任務沒有等階限制……嗯,你不會是想接下宮碧落的獵殺任務吧?”
  
      莫晴天瞪大了眼睛望著莫問。
  
      憑借他的聰明,自然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莫問的目的,他接下宮碧落的獵殺任務,意味著阻饒了別人接這個任務,但如此做,代價可不小。
  
      因為沒有完成任務,又沒有在任務中犧牲,或者身受重傷,那么必須賠償任務酬金的十分之一作為處罰。天華宮的任務可不能亂接,完成任務有獎勵,但沒有完成任務,同樣有處罰。
  
      而且一個兇榜任務的處罰,雖然只有十分之一,但把莫問賣了,也不可能賠償的起。
  
      “一個任務應該只能一個人接手吧?”
  
      莫問微微點了點頭。
  
      “一個任務的確只能一個人接,但你沒有完成任務,會受到處罰,而且兇榜任務的期限為一周,一周之后,你還沒有完成任務,則會自動視你任務失敗?!?br>  
      莫晴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莫問的這個想法,實在幼稚的可以,一周之后他沒有完成任務,別人依舊可以接獵殺宮碧落的任務。
  
      而且任務失敗,賠償金可不是他能賠償的起的,他付出如此大的代價,頂多能替宮碧落拖延一周的時間而已。
  
      后面的情況依舊不會改變,他救不了宮碧落,唯一的希望便是宮碧落自己能救自己,憑借實力擋住一波又一波的獵殺者,久而久之,就沒有人敢隨便接宮碧落的獵殺任務了。
  
      “那我一周接著一周的接任務?!?br>  
      莫問挑了挑眉頭。
  
      “你還是換一個思路吧,這個行不通的!你任務失敗了,只有賠償金付清之后,才能再接同一個任務,否則你無法再接宮碧落的任務?!?br>  
      莫晴天無奈的道,那個宮碧落跟這個莫問有著什么關系,能讓他這樣的付出?
  
      他心中的確有些好奇了,不過這種事情,他也不好問出來。畢竟他們站在兇榜面前,討論如何保護兇榜上面的人,實在太不妥了。
  
      雖然天華宮根本不會管這個,不問你接任務的目的是什么,但在完善的體系與制度下面,想鉆空子的可能幾乎沒有。
  
      莫問皺了皺眉頭,沉吟不語,但卻并沒有放棄的意思。
  
      莫晴天聳聳肩,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好辦法,若是有姐姐在,或許她的干預下,這件事情并不是沒有解決的可能,但現在姐姐正在度殺劫,哪有時間來管這個。
  
      正在兩人沉默的時候,一道人影從他們身邊走過,然后徑直走到兇榜面前,掃了兇榜一眼,目光最終落在最后一名宮碧落的名字上面。
  
      那是一名青年,大約二十五歲的模樣,氣質很冷,眼神也很冷,像是一塊不融化的冰,時刻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他幾乎沒有什么猶豫,一步上前,一只手覆蓋在宮碧落那三個黑色大字上面。
  
      下一刻,他手指上一個銀色指環光芒一閃,彈出一個虛幻的屏幕,那屏幕的背景映襯著一條猙獰的青色巨龍,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氣勢。
  
      “他準備接手宮碧落的獵殺任務了?!?br>  
      莫晴天挑了挑眉頭,睨了那青年一眼,聲音凝重的道。
  
      宮碧落的任務屬于熱門,很多人都盯著,前一個人剛剛任務失敗,立刻便有人過來接這個任務。
  
      不過好幾個人都失敗了,有一個人差點還死在那個宮魔女手中,那個女魔頭的本事,可一點也不簡單。如果持續一個月都沒有人完成獵殺她的任務,那么她相對來說會安全很多。
  
      “慢著?!?br>  
      莫問聞言皺了皺眉頭,一步上前伸手攔在了那個青年面前。
  
      “什么意思?”
  
      那青年眉梢微蹙,睨了莫問一眼,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本就很冷的氣質更冷了起來。
  
      “朋友,能不能跟你商量個事請?!?br>  
      莫問對著那青年抱了抱拳,深吸了口氣道。他能感受到這個青年很強大,一點都不差于宮魔女,至于實力究竟有多強,他也不得而知。
  
      但他現在準備接獵殺宮魔女的任務,他不得不站出來。雖然這個青年未必能殺得了宮碧落,但結果如何誰又能知道。
  
      畢竟宮碧落經歷了幾波追殺,很有可能也受傷了,幾乎不可能完好無損,任由天華宮的高手一個接一個的追殺下去,遲早會出事。
  
      而且宮碧落的姓格他也知道,不是一個安分的主,如果她躲在一個人煙罕見的地方倒也安全很多,畢竟天華宮不可能時時刻刻都能掌握她的行蹤。
  
      但宮魔女什么時候安分過?今天不是殺上這個宗門,明天就是殺上那個宗門,追查她的下落簡直太容易了。
  
      他們才分開了不到半個月,宮魔女便弄出了這么多事情,根本就不讓人省心。
  
      “咳咳,無淚兄,好久不見,這位是我的朋友,剛才唐突了?!?br>  
      莫晴天干咳了兩聲,有些尷尬的走上前道。
  
      這個莫問搞什么,君無淚可不是好惹的主,青龍殿里面出了名的青年高手,一身修為達到了胎息巔峰境界,幾乎不比風舞姐差多少。
  
      而且這個君無淚姓情古怪,為人孤僻,出了名的難纏,很少有人愿意招惹他。若不是莫問上去招惹別人,他絕對不會跟君無淚打招呼。(未完待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