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332章 沒臉沒皮
??
  “趕緊說,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br>  莫問把顧靜曼抵在一顆大樹上,故作惡狠狠的模樣。
  “你敢!”
  顧靜曼一下瞪大了眼睛,兇巴巴的瞪著莫問,這個小子反天了。她還不信他敢對她怎么樣。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可別后悔?!?br>  莫問一只手放在顧靜曼胸脯前,做出魔爪的模樣,繼續惡狠狠的道。
  “不要臉,你敢碰我,我就把你的爪子給剁了?!?br>  顧靜曼微微有些臉紅,雖然莫問并沒有真的做什么,但這個動作,簡直太……太放肆了……
  “那你趕緊說,咱們有事說事,否則我就把你給就地正法了,反正我們又不是親姐弟。你也知道,我可什么都做得出來?!?br>  莫問繼續惡狠狠的威脅道。當然,他不過是嚇唬嚇唬顧靜曼的而已,不可能真的把她怎么樣。
  “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我就……”
  顧靜曼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自己能把莫問怎么樣。最后干脆什么都不說,梗著脖子,跟莫問對峙了起來,如果這個時候服軟,那還有什么姐姐的威嚴?她輕哼一聲,還不信莫問敢把她怎么樣。
  顧靜曼的倔強令莫問感到有些頭痛,干脆心中一發狠。
  “姐姐你長得如此漂亮,不知道令多少人垂涎。既然你故意給我機會,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br>  莫問邪邪一笑,一只手扯住顧靜曼腰間的一根衣裙系帶,緩緩地往外拉,那精致的裙子,眼看著一點點解開。
  “你敢!誰故意給你機會了?”
  顧靜曼頓時就急了,莫問不但真敢對她動手動腳,而且還說的好像是她故意勾引他似的,不要臉不要皮的小王八蛋。
  “那你為什么不說,不是故意讓我如此的么?姐姐,你不會早就喜歡上了我吧?”
  既然都做出了如此無恥的事情,那莫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在意的做出更無恥的事情。
  “王八蛋,混蛋,不要臉……”
  顧靜曼氣得小臉通紅,不斷的掙扎,可她又怎么會是莫問的對手,嬌滴滴的被莫問抵在樹上,一點辦法都沒有。
  ……
  密林不遠處,有著一塊山石,上面站著兩個人,一黑一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黑影,乃是一名女子,一襲黑裙,面容精致,皮膚如雪,表面似乎有著一層瑩瑩玉光,像是冰肌玉骨,不過她的眸子很冷,氣質也很冷,她出現的地方,周圍的氣溫都會無形間受到影響。
  此時,她正靜靜的望著密林里的一幕,面無表情。
  她身邊,站著一名男子,身材高大挺拔,面容俊逸,氣質突出,臉上棱角分明,頗有幾分冷峻之氣。目光亦是一眨也不眨的望著密林里的一幕。
  此兩人,正是宮魔女與君無淚,他們并沒有立刻離開,反倒是一路跟隨了過來。
  君無淚故作正經,氣勢沉穩,一句話都不說,但眼眸卻不時小心翼翼的瞟向宮魔女,心中苦笑連連,總有一種不妙的預感,那個莫問……未免也太……太狂放了一點……
  他離開禁地之后,發現宮魔女一路尾隨在莫問身后,所以他也并沒有立刻離去,而是也跟了過去。因為之前聽莫問說跟大方派有些恩怨,估計會有一場大戰。
  宮魔女的心思他自然知道,怕莫問在大方派手中吃了虧,所以他也不在意那么一點時間,索性也跟過來看看熱鬧。
  結果熱鬧沒有看到,大戰也沒有看到,倒是看到了一出大戲,而且還是在宮魔女面前上演,此時君無淚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希望等會別發生什么事情才好。
  “其實,男人有點花心還是很正常的,不過管還是要管一下,不能太慣著?!?br>  似乎感受到氣氛越來越壓抑,似乎正在醞釀一場風暴,君無淚有些不自然的干笑著道,此時他也只能盡量緩和一些氣氛。
  “那女人挺漂亮的!跟莫問關系似乎也不錯?!睂m魔女的眸光望著遠處,語氣淡漠的道。
  “咳咳,我認為,你還是比那女子漂亮點?!?br>  君無淚干笑著道,如果兩個女人爭風吃醋,那可就樂子大了,而且宮魔女什么人,一旦發飆,莫問未必降服的了。
  “你是不是認為我很生氣?”宮魔女瞟了君無淚一眼,淡然的道:“我跟他,幾乎不會有結果,那女子挺適合他的,至少不會給他引來災禍。而且能徘回在危機重重的大山里十幾天,直到等到莫問出現,倒也有情有義?!?br>  “倒也是……”
  君無淚迎合著笑道,他怎么感覺身邊的氣溫降了幾十度,表面不生氣,心中恐怕不是這么回事吧。
  ……
  密林中,莫問與顧靜曼并不知道暗中有兩雙眼睛窺視他們,宮魔女與君無淚的修為高深莫測,而且距離如此之遠,若不是有心查探,正在情況下,莫問也很難發現他們。
  此時,莫問與顧靜曼依舊在對峙中,不過始終都是莫問占據上風,顧靜曼節節敗退。
  眼看著衣裙馬上就要在莫問手中解開,雪白的肌膚即將暴露在空氣中,顧靜曼終于有些扛不住了。
  “停,停下……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顧靜曼小臉通紅,氣喘吁吁,眼看著自己即將被莫問剝成小羊羔,她頓時不得不服軟了。
  這個小王八蛋,顧靜曼恨不得在莫問身上狠狠咬一口。
  “你早說嘛,不然我還以為你當真那么喜歡我,不顧一切,準備隨時獻身?!?br>  莫問勾了勾嘴唇,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過此時衣帶已經走到了盡頭,幾乎在顧靜曼喊停的一瞬間,那衣帶便徹底解開。
  頓時,顧靜曼的衣裙開始嘩啦啦往下滑,一下便露出了雪白的香肩,那細膩雪白的肌膚,美膩的令人移不開眼睛。
  好在莫問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顧靜曼的衣裙,才沒有令裙子徹底滑落下來。
  莫問望著眼前那衣衫半解,胸前鼓鼓的,圓潤雪白細膩,有溝!他都心神忍不住晃蕩了一下,差點沒有辦法移開眼睛。連忙暗道了一句:阿彌陀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小王八蛋,放手……”
  顧靜曼羞惱的按著衣裙,一把將莫問給推開,居然叫莫問這個小王八蛋給欺負了,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莫問干笑一聲,后退了一步,不再為難顧靜曼,他剛才也是迫不得已,無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顧靜曼面容通紅的把衣裙整理了一遍,穿戴整齊之后,才惡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真想把這個混蛋狠狠地按在地上暴揍一頓!
  “現在你滿意了?!?br>  顧靜曼眼眸有些泛紅,心中無比委屈,她為了莫問在大山里躲了十幾天,這個小混蛋卻如此的對待她,眼淚都忍不住掉下來了。
  “別哭,我跟你鬧著玩的?!?br>  見顧靜曼往下掉眼淚,莫問意識到似乎有些玩大了……他剛才為了套出消息,手段的確惡劣了點。
  顧靜曼輕哼了一聲,把腦袋扭向一邊,不搭理莫問。
  “好了,回頭補償你行吧,現在你把大方派發生的事情跟我說一遍?!?br>  莫問一把將顧靜曼拉著,擦了擦她眼角的淚水,然后往大方派的方向走去。
  他必須前往大方派一趟,不管王茵茹出了什么事請,有著多么恐怖的對手,他都不可能獨自離去。
  “補償我什么?”
  顧靜曼聞言,一下就不哭了,眼眸眨巴眨巴的望著莫問,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子。
  莫問望著顧靜曼半天無語,這變化的也太快了吧!
  “沒有一點誠意?!?br>  莫問不言,顧靜曼頓時輕哼了一聲,把腦袋扭向一邊。
  “你想要什么補償都行?!蹦獑枱o奈的道。
  “真的?”顧靜曼望著莫問。
  “當然?!?br>  莫問很大氣的點了點頭,他認為自己還不至于連顧靜曼的一點要求都做不到。
  “嗯,現在還沒有想到,以后再跟你說,你可別抵賴!”
  顧靜曼破涕而笑,梨花帶雨,小臉上還有淚痕,虧她笑得出來。
  “現在你把大方派發生的事情告訴我,那日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br>  莫問望著顧靜曼的表情,怎么總感覺自己上當了似的。
  “那天你參與掌門試煉的時候,不知為何,蔣家冒出一個很恐怖的老頭,不顧古武界的眾人在場,當場把你母親抓了,當時整個大方派都亂成了一片?!?br>  顧靜曼眼中閃過一抹驚悸,那日的大戰,太恐怖了,她從未見過如此恐怖強者交戰。
  憑借戰斗的余波,便令整個大方派換成一片,很多人都受了傷,甚至有死亡的事情發生,簡直就像是末日。除了大方派的人,很多前來大方派的客人,都受到了傷害。
  如果當時不是她離戰場很遠,后來撤退的即使,恐怕都會遭受到波及。
  再后來,那個恐怖的老頭就把莫問的媽媽給抓了,逃走都沒有來得及。
  那日大戰,導致大方派二十年一屆的掌門試煉中斷,所以前來道賀的古武界人士也提前離開了雁蕩山脈,隨后大方派便派出很多人把雁蕩山脈給封鎖了。
  顧靜曼知道,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抓莫問,防止莫問從試煉中出來,知道消息后直接逃走。RS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