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427章 一怒殺人
?    水銀似的靈魂力量瞬間覆蓋整艘郵輪,一瞬間,郵輪上所有的一切都出現在莫問腦海中。
  
      一個呼吸的工夫,他便找到了沈靜的蹤跡。
  
      靈魂力量緩緩回縮,頃刻間有消散全無,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莫問的面色一白,眼中的光芒瞬間黯淡,嘴角悄然溢出一絲血液。
  
      他不是修仙者,原本根本做不到靈識外放,只能憑借神靈億萬重的秘法強行引出靈魂之力,但如此太傷元氣,僅僅片刻工夫,便幾乎將他的靈魂之力抽光。
  
      若不是沈靜失蹤,他根本不會輕易使用此秘法。
  
      莫問冷峻著臉,大步走出房門,再次往頂層的豪華套間區而去。
  
      幾乎在莫問房間上面的一間套房中,一個金發碧眼的白人女子正手捧著一本古樸圣經,仔細研讀著。驀然,她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眸中亮起一抹璀璨的白光。
  
      “靈魂的力量,居然有人能把靈魂力量釋放出來!一艘郵輪上,怎么可能有如此人物?!?br>  
      白人女子眼眸中一陣驚疑不定,似乎遇到了很震驚的事情。
  
      但那釋放而出的靈魂之力僅是維持了一瞬間,剎那間便有徹底消失,但白人女子企圖尋找靈魂力量的源頭時,已是了無痕跡。
  
      “難道那是錯覺?不可能,我絕無可能認錯?!?br>  
      白人女子猶疑的皺著眉頭,能釋放出靈魂力量,意味著已經走上了圣道,即將超凡脫俗的人物,放在任何地方,幾乎都是一個大人物。
  
      那一類人。為什么會出現在利劍號上面?難道也是為了那件事情!
  
      白人女子搖搖頭,一個吸血鬼家族的叛徒而已,根本不可能驚動那一類人;如果不是恰巧遇上。她都不愿意插手,何況一個圣道強者。
  
      “難道還有別的事情。能引起那些圣道存在關注不成?”
  
      白人女子疑惑的坐了下去,她知道,如果那個圣道存在隱藏行跡,不希望有人找到他,那她幾乎不可能將他找出來。那個層次的人,與她已經不在一個世界。
  
      莫問恐怕都無法意料到,居然有人能探知到他釋放出的靈魂力量,尋常人即使是古武者。幾乎不可能做到?;蛟S胎息境界的古武者遇到一股靈魂力量的壓迫時,能產生一瞬間的心悸與不安,但絕無可能了解的如此詳細。
  
      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才在輪船上面肆無忌憚的施展靈魂力量,而不怕引來麻煩。
  
      這個白人女子并不是別人,如果莫問遇見,必然能認識。正是今日下午,莫問無意間偷窺的那個出浴少女,她所在的位置,恰巧在莫問斜上方。結果叫莫問給看了一個透徹。
  
      莫問冷著臉,再次回到了郵輪最頂層,當他走到一個奢華的大門前時。那個大門詭異的四分五裂,化為一堆碎渣。
  
      “什么人?!?br>  
      門外的動靜立刻引起了屋里人的警覺,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人立刻走了出來,然而他剛走到門口,便遇上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深邃的像是兩個黑洞,似乎能吞噬別人的意識,那個人對上那雙眼睛的一瞬間,意識便開始模糊。然后軟趴趴的倒在地上,氣息全無。
  
      居然無聲無息間。便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莫問冷著臉,邁步走入了屋子中。里面像是一個別墅,分上下兩層,與顧靜曼那個豪華套間差不多,但裝修風格卻截然不同。利劍號上面的豪華套間只有九間,每一間的格調與風格都不同。
  
      “什么人敢在此撒野?!?br>  
      六道影人,分別從不同的角落里出現,悄然站在樓下的大廳中,之前的動靜,顯然將他們全部驚動了。他們身上攜帶著武器,穿著武士服,紀律嚴明,應該是屋子里的護衛。
  
      “扶桑人?”莫問面無表情的道,之前那個人說的并不是華語,而是扶桑語。
  
      “擅闖者死!”
  
      一個黑衣人嘰里咕嚕的說了一句,然后驀然出手,身影一閃便出現在莫問面前,手中的武士刀劈斬而下,迅若疾風,幾乎令人難以反應。
  
      “居然還是修武者?!?br>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個膽敢劫走沈靜的人,果然有著足夠的底氣。修武者對付尋常人,幾乎沒有任何懸念。
  
      不過惹到他莫問頭上,那就只怪他們瞎了眼。
  
      一道金光一閃,那握刀劈斬而下的黑衣人驀然凝固,像是一個雕塑似的,將武士刀舉在頭頂,一動也不動。
  
      下一刻,武士刀緩緩滑落,叮地一聲掉落在地上,與此同時,黑衣人的身子從頭到腳,一分為二,向兩邊倒去。
  
      “八嘎!”
  
      另外五個黑衣人見同伴死亡,頓時大怒,幾乎同一時間,紛紛出手,或刁鉆,或偷襲,或正面出手,幾個人配合無間,同一時間向莫問下殺手。
  
      “不自量力?!?br>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五道寒光閃過,五柄武士刀瞬間將他包圍。然而,不管如何出手,五把武士刀沒有一把能攻擊到莫問身上,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凝固在莫問身前三尺外。
  
      一個無形的氣場,不知何時以莫問為中西,覆蓋了整個大廳,無孔不入。
  
      下一刻,那無形的氣場微微一轉,那些黑衣人的身體像是卷入了一個無形的風渦中,全部懸浮了起來,每一個人眼中都是恐懼之色,根本無法控制。
  
      莫問看也不看那些人一眼,徑直走向螺旋扶梯,往樓上走去。
  
      當他走上二樓的時候,大廳里的無形氣場悄然消弭,五個黑衣人全部從空中砸落在地上,每一個人的身體都嚴重扭曲,像是硬生生扭成了一個麻花,全部死的不能再死。
  
      屋子里的黑衣人,修為頂多與通脈境界的古武者相當,氣海境界的都沒有一個,莫問即使手指都不動彈一下,也能殺一大片。
  
      二樓的一個房間里,沈靜身上包裹著一張被子,僵直的躺在床上,身體動都無法動彈一下,眼中充斥著恐懼與不安。她想逃走,但卻詭異的發現,像是中了定身術,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身體似乎不是自己的。
  
      與床相隔不遠之處,有一個浴室,此時浴室里正響起嘩啦啦的水聲,隱約能看見一個人在里面洗澡。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對于沈靜來說,每一秒都像是一個世紀般漫長。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的門打開,一個穿著浴袍的青年從里面走了出來。他掃了床上的沈靜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淡淡的道:“我說過,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br>  
      他說的是英語,確保沈靜能聽明白。
  
      “是你!”
  
      沈靜瞪大了眼睛,憤怒地盯著那個青年,她雖然不能動彈,但卻能說話。不過她并沒有喊,因為她明白,屋子里的隔音效果,即使里面打雷外面都聽不見。
  
      “是不是很意外?敢拒絕我的邀請的人,都會付出代價?!?br>  
      扶桑國青年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口潤潤嗓子之后,才慢條斯理的道。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晚上在舞池邀請沈靜跳舞,卻遭到拒絕的扶桑國青年。
  
      “你想干什么?”沈靜的聲音止不住的顫抖道。
  
      “干什么?你們華夏國人不是說;良辰美景,共度*嗎?今晚的夜色如此的美麗,我們不應該做一些什么嗎?!?br>  
      扶桑國青年一口將杯中的紅酒飲盡,目光邪邪的望向沈靜。
  
      “你別亂來,希望你能理智點,強.奸婦女可是犯法。船上的護衛隊不會放過你的?!?br>  
      沈靜包裹在被子中的身軀止不住的顫抖,她強忍著內心的恐懼,企圖穩住那個放肆青年。
  
      “美人兒,這個時候居然跟我*律,你還真是可愛。告訴你,這艘輪船上面,我說的話就是王法?!?br>  
      青年嘿嘿邪笑,一步步走向沈靜。
  
      “你別過來……放肆,你如果敢動我,我不會放過你的?!鄙蜢o望著那個青年一步步走過來,驚恐無比,不斷掙扎,奈何她一點力氣都沒有,再如何掙扎,都是徒勞無功。
  
      “放心吧,今天晚上,不會有人打擾我們?!狈錾嗄暌贿呅靶?,一邊開始解開浴袍的系帶。
  
      “是嗎?”
  
      一道森冷的聲音驀然在房間里響起,可怕的寒意瞬間充斥在屋子中,平地刮起一陣寒風,似乎一下置身于寒冬臘月。
  
      “什么人?”
  
      扶桑國青年大驚,猛地往門口望去。
  
      之間那緊閉的房門,不知什么時候化成了粉塵,一個面色冷峻的少年,無聲無息的站在門口。
  
      “八嘎,人都死了不成,將這個小子給我抓起來?!?br>  
      扶桑國青年瞳孔一縮,不可置信的望著那個少年。隨后大怒,居然有人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房門外,還沒有人發現。
  
      “你說的不錯,他們的確都死了?!蹦獑柕牡?。
  
      那個扶桑國青年聞言面色大變,亦是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他猛地抓起一個酒杯狠狠地砸在地上,結果等了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他的人一個都沒有出現。
  
      瞬間,他的心就涼了一半,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他知道那些父親派給他的護衛有多忠誠,現在都不出現,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都成了死人!(未完待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