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453章 恐怖的顧靜曼
?
  曼爾徹底消散,世界上誰也無法再找到她。
  
  莫問并沒有打擾顧靜曼,拉著沈靜離開了房間,兩人吃了晚飯,便默默的回到了房間中。
  
  至于那滴從顧靜曼體內逼出的血祖圣血,莫問把它放在瓶子里收了起來,雖然曼爾沒有明說,但他也知道這滴圣血很珍貴,否則也不至于引起如此多人的追殺。
  
  莫問知道沈靜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于是晚上給她講了很多,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與世界。
  
  第二天清晨,顧靜曼緩緩睜開眼睛,一道璀璨的血光從她眼中閃過。
  
  她眼中隱隱有些憂傷,雖然只是睡了一覺,但卻似乎過了一個世紀一般。一下子,她知道了太多太多的東西,多的她經歷幾生幾世都回想不完,她只能將多余的全部封印在她腦海中。
  
  “她走了!”
  
  莫問第一個走到房間探望顧靜曼,見顧靜曼已經醒來,便嘆了口氣道。
  
  “我知道?!?br>  
  顧靜曼有些傷感的點了點頭,她沒有想到曼爾會是一個血族,而且給她的人生造成了如此大的變化。
  
  莫問默然,不知道再說什么安慰的話。
  
  “血族欺負了她,以后我會給她報仇的?!?br>  
  顧靜曼從床上起來,出奇的平靜。
  
  “你應該知道昨天的事情了吧?”莫問奇怪的問道,顧靜曼太平靜了,好像什么都知道一般。
  
  “知道?!鳖欖o曼點了點頭,她比所有人都知道的清楚。
  
  “你現在變成了血族?”莫問好奇的道,血族這個種族,有些奇怪,可以通過血脈傳承,把一個正常人變成血族,而一個正常的血族。外表與人又并沒有什么兩樣。
  
  “弟弟,你不喜歡血族的女人嗎?”
  
  顧靜曼笑吟吟的望著莫問,有些挑逗的給莫問拋了一個媚眼,又恢復到了那個玩世不恭的形象。
  
  “咳咳,我問的不是這個?!蹦獑枌擂蔚牡?,這個顧靜曼怎么什么事情都能扯到男女關系上面。
  
  “你不喜歡也沒有關系,因為我不是血族,但我卻可以掌控血族?!?br>  
  顧靜曼眼中閃過一抹異光,嘴唇微微上挑,那股女王的傲氣又出現在她身上。并且隱隱有了一股威嚴的味道。
  
  “你那個血液,倒是有些門道?!?br>  
  莫問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出,那個什么血神傳承,很不簡單?;蛟S顧靜曼以后的成就,還在他之上。念及此,他就有些感慨,人的氣運,果然不能強求。
  
  顧靜曼能有此番造化。倒也是她的氣運使然。
  
  否則那血液偏偏不選他,而是選中了顧靜曼。不過他感覺,那血液似乎對沈靜更鐘情,但不知什么愿意。始終不能選擇她承載體。
  
  “神血與我產生了初步的共鳴,但并沒有融合,想徹底融合神血,還要很長時間?!?br>  
  顧靜曼嘆了口氣道。這個時候她最危險,只有徹底融合了神血,才有自保之力。曼爾正是因為沒有來得及徹底融合那血祖圣血。才引起血族那些人的覬覦之心。
  
  “那時候,你恐怕能超越我了吧?!蹦獑柛锌?。
  
  “不用等那時候,現在我就超越你了?!鳖欖o曼嘴角勾起一抹勝利的笑容,很是驕傲的望著莫問。
  
  切!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
  
  “不相信?”
  
  顧靜曼望著莫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還未等莫問反應過來,她的身影便詭異的出現在莫問身前,然后平淡無奇的一拳轟響莫問。
  
  莫問瞳孔微縮,下意識的一拳迎了上去,顧靜曼的速度太快,他居然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
  
  兩拳相撞!
  
  一道恐怖的力量從顧靜曼的身體里發出,居然將莫問生生震退了七八步,險些撞到身后的墻壁上。
  
  “弟弟,怎么樣?服了吧!事實證明還是姐姐厲害一點?!?br>  
  顧靜曼揚著尖峭的下巴,頗為得意的道。
  
  “的確很強?!?br>  
  莫問點了點頭,心中很驚訝,顧靜曼的力量居然強到這種地步,簡直堪比金丹境界的古武者了。不過顧靜曼那純粹是**的力量,并沒有蘊含內氣,舉手投足之間,力量堪比金丹境界,很是驚人。
  
  即使他,不動用內氣的情況下,**力量頂多與一名氣海境界的古武者相當,由此可見顧靜曼此時的**有多么變態,簡直不像是人。
  
  “以后在姐姐面前,恭敬一點,否則我教訓你?!鳖欖o曼哼哼了一聲。
  
  “小人得志?!?br>  
  莫問又好氣又好笑,即使顧靜曼現在的力量足夠強,但真正對戰的時候,卻未必是他的對手。即使不使用別的外力,他也有信心戰勝顧靜曼。畢竟她只是有著一股子蠻力而已,對付尋常的胎息巔峰古武者,或許能占到便宜,但對付他,卻還差了不少。
  
  而且她現在剛剛獲得力量,想徹底掌握這股力量,都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事情。
  
  “居然敢罵我!”顧靜曼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面色不佳,一副我很生氣的模樣。
  
  這時,沈靜恰巧走了進來,她居然一大早也來看顧靜曼了。
  
  “你沒youshi吧?!鄙蜢o見顧靜曼好端端的站著,知道她應該沒有什么大礙。
  
  “靜兒妹妹,姐姐好著呢?!鳖欖o曼見沈靜進來,剛才擺給莫問看的臉色頓時一收,頓時笑靨如花了起來,至于她見到沈靜是不是真的這么高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莫問,我們下去吃早餐吧?!?br>  
  沈靜白了顧靜曼一眼,懶得理她,抱著莫問的胳膊,一副很是親昵的模樣道。顧靜曼天天自稱姐姐,她可沒有承認。
  
  “走,我也去,姐姐請客?!?br>  
  顧靜曼借著沈靜的話,笑瞇瞇的走了過來,挽住莫問另一只胳膊道。
  
  沈靜不樂意的望了顧靜曼一眼,悶著臉不說話。
  
  “現在姐姐很厲害了,已經不需要我幫忙了,回頭吃完早餐,我們就趕往富士山看風景吧?!?br>  
  莫問望著沈靜笑道。
  
  “誰說的?誰說了不要你幫忙了!”
  
  顧靜曼頓時瞪大了眼睛,像看仇人一般看著莫問。
  
  “你剛才不是說比我都厲害了嗎?還要我幫什么忙啊?!蹦獑柡芪牡?。
  
  “是嗎?等會我就訂機票,今天就可以到富士山了?!鄙蜢o聞言,立刻接話道,笑容滿面。
  
  “哎呀,我剛才說著玩的,你怎么能當真。當然還是弟弟你厲害啊,你難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不會說到做不到吧?!?br>  
  顧靜曼拉著莫問的胳膊,擺明了不讓他走。
  
  “還是姐姐你厲害?!蹦獑柌粸樗鶆拥牡?。
  
  “小心眼?!?br>  
  顧靜曼白了莫問一眼,然后走到沈靜面前,拉著她的手道:“靜兒妹妹,多玩幾天再走,昨天逛街的時候,我看到了一件bucuo的皮草,回頭姐姐送給你?!?br>  
  “我聽莫問的……”沈靜猶猶豫豫的道,不忍心拒絕顧靜曼。
  
  “放心吧,莫問他聽我的,你就留下來吧,就幾天而已?!?br>  
  顧靜曼很理直氣壯的說道,然后不等莫問說話,直接瞪著莫問:“你個沒有良心的東西,你也知道我的力量不能暴露,否則會引來很大的麻煩。怎么!你難道想看著姐姐有性命危險嗎?”
  
  “以后見到我的時候,溫柔一點,幫了你這么大的忙,都還沒有收你好處呢?!?br>  
  莫問把顧靜曼剛才說的話,幾乎又還了回去。
  
  “勢利眼!”顧靜曼輕哼了一聲。
  
  接下來兩天,一行人都呆在酒店里面,等著山口組安排黑斗。莫問則抽空研究了一下變異之后的靈魂之力,至于顧靜曼,則天天拉著沈靜逛街,才兩天工夫,兩個人的關系居然好了不少,至少沈靜不再那么抵觸顧靜曼。
  
  他們幾人過的平靜安逸,但鹿兒島,卻不像表面那么平靜。
  
  距離市區大約有五十多里的一片荒山中,幾個穿著古老的黑色燕尾服,立于一座山頭之上,身上散發出一股高貴的氣息,像是一名名資深的紳士。
  
  五個人中,有四個都是中年人,他們相貌英俊,氣質不凡,雖然相貌不同,但有著一點很像,那便是都有著一股子邪氣。這一點邪氣不但沒有破壞他本身的氣質,反而令他們多出一股難言的魅力,絕對是少婦少婦殺手。
  
  除了這四個人,還有一個青年,面色很冷,穿著黑色西裝,正是之前那名有著墮落天使血脈的冷峻青年。
  
  “馬斯里,你還有一次機會,如果不說出實情,別怪我們不客氣?!?br>  
  一名中年人面色陰沉的望著冷峻青年,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氣勢很是恐怖,足以令名叫馬斯里的冷峻青年心驚膽戰。
  
  “侯爵大人,我并沒有說話,曼爾的確被一個神秘人擄走了,那個神秘人很強大,而且他擅長于隱匿之術,我也追蹤不到他,甚至他長什么樣,我也不知道?!?br>  
  馬斯里無奈的苦笑道,他知道的的確不多,如果知道,他早就順著線索找到那個擄走曼爾的人了,但是那個人太古怪,他所修煉的墮落天使一族的秘術,都無法追蹤到他。
  
  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那個曼爾!居然引來了四名血族侯爵!侯爵級別的血族,那可都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古董,屬于那些不出世的強者,居然為了那圣血,一次出現了四個。(未完待續……)
  
  (.)RU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