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904章 感悟武道
?<
  莫問豈會相信這些紅石之心的罪犯,他早就知道這些狡詐的罪犯會利用一切可以迷惑對手的事物來麻痹敵人,所以他故意那么一說,引侏儒副谷主先出手。
  不過很顯然,侏儒副谷主作為腐尸谷的首領之一,自然不是那么容易上當的人,出手偷襲的同時,也做好了防御一切意外發生的準備。
  當莫問出現在他身后,并施展出巨靈烈焰掌的時候,他也大吼一聲,一道綠光從他身上亮起,下一刻,他的身體就發生了驚人的巨變。
  原本矮小的身軀在一瞬間膨脹,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眨眼間就化為一個身高兩米的巨漢,身上的肌肉像是巖石一般凸起,散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感。
  更可怕的是,他的皮膚徹底變成青綠色,雙眼猩紅如血,嘴里漏出幾根怪獸似的獠牙,一道道綠色煙霧從他身上散發而出,具有很強的腐蝕性與傳染性,稍微有點見識的人便能看出,這乃是尸氣。
  “腐尸谷的腐尸功!”
  酒肉和尚眼眸微瞇,腐尸功乃是一類相當可怕的修行功法,只有腐尸谷的人才能修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腐尸功接近于入道功法,有著一些凡俗功法所沒有的天地奧妙之能。
  當然,真正的入道功法幾乎不會出現在凡俗武者身上,作為隱武一脈的天才,參悟出一些武道武學不算什么,有這個能力的不在少數,但若說在凡俗時期便能修煉入道功法……別說他們這些人,恐怕整個隱武一脈,在歷史上也沒有出過幾位。
  入道功法與入道武學不同,功法乃是一名武者的根基,入道功法則代表了化仙之境武者的根基,凡俗武者想要領悟這種化仙之后的根本力量,太難太難……
  可以說,凡俗時期就能修煉入道功法的人。同等修為境界的情況下,一個人就能抵得上一百個。
  腐尸功乃是超越了尋常功法的神功,有著一絲奧義法則的力量,但與真正的入道功法相比。則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饒是如此,那腐尸谷的副谷主也遠遠超過尋常的武者。
  酒肉和尚與腐尸谷的谷主交過手,不是擂臺上,而是在紅石之心中偶然相遇,當時兩人都沒有全力以赴。稍微交手幾招知道拿不下對方,便各自退走。
  但他知道,即使全力以赴,他想贏腐尸谷的那名副谷主,也絕非容易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會付出一定的代價。
  “尚未交手便施展出腐尸功的尸變秘術,恒向廣對那少年倒是很鄭重,不知那少年能把恒向廣逼到何種地步,若是能堅持一百招,那可就真是天縱奇才……”
  至于贏?他從沒有想過一個少年能贏恒向廣。除非他有著在積分榜排入前三的實力,否則幾乎不可能。
  一堆罪犯中間,坐著一個老者,那老者盤膝而坐,目光望向莫問所在的擂臺,而他的周圍,則恭恭敬敬的站著幾十名罪犯,那些罪犯一個個修為無比驚人,幾乎全部都是武宗之境,但在那個老者面前。卻恭敬有加。
  吼!
  化身成巨人之后,恒向廣發出一聲野獸一般的嘶吼,然后猛地轉身,雙拳出擊。迎向莫問的巨靈烈焰掌。
  轟隆??!
  拳掌相撞,兩人各自后退十幾米,恐怖的氣浪席卷,若不是在擂臺上,有著陣法的力量加固與守護,恐怕方圓百米之內都會被這股力量炸出一個深坑。
  “好強的力量!”
  莫問暗暗心驚。兩人碰撞,居然只是平分秋色,誰都沒有占到上風。要知道,他施展的乃是純粹的火屬性入道武學巨靈烈焰掌。論威力,遠在他之前所學的入道武學之上。不管是雷耀之法,還是風耀之法,或者云耀之法,皆是輔助類武學,不以攻擊力著稱。而巨靈烈焰掌,則是徹徹底底的為攻擊殺伐而生,爆發出的力量足以滅殺張鳳老嫗這樣的武宗三境武者。
  可此時,卻被這個副谷主憑借一雙拳頭給擋了下來。
  “小子,本座好久沒有施展出腐尸功的尸變秘術了,你即使死也可以無憾?!?br>  恒向廣尸化之后,兇悍無比,剛一擊退,便又兇悍無比的撲了上來,身上那夸張的肌肉把他的衣服都撐破,一根根青色的血管凸出,里面流淌著綠色的血液,相當的猙獰恐怖,此時的恒向廣,可以說不像是一個人。
  莫問深吸了口氣,也不示弱的與恒向廣戰在了一起,不過在不施展巨靈烈焰掌的情況下,幾乎剛一交手他就落入下風,恒向廣的力量太可怕,一拳揮出就像是一座山岳壓過來,空間都被打的扭曲。
  肉身上的強度,恒向廣已經遠遠超出了莫問,幾乎不在一個層次上。不過莫問的肉身之強大乃是自身的素質,他什么都不做,別人也休想輕易破開他的肉身防御,而恒向廣則是由功法催發出來的力量,如果不施展功法,他的肉身遠遠不如莫問,所以兩者并沒有什么可比性。
  兩道身影交戰在一起,莫問始終處于下風,狼狽不已,有幾次都遇上大兇險,可謂險象環生。
  巨靈烈焰掌相當消耗內氣,莫問不可能一直施展巨靈烈焰掌與恒向廣戰斗,但不施展巨靈烈焰掌,他的攻擊力就遠遠不如恒向廣,若不是仗著入道身法與入道技巧,他恐怕已經敗下陣來。
  “哼,這就是不自量力的后果?!?br>  無情公子望著擂臺上狼狽不堪的莫問,冷笑連連,心中很是舒暢,那小子最好死在擂臺上,省去他一個心腹之患。
  “那小子太過急功近利,若是不擺下兩萬積分的擂臺,穩扎穩打的話,憑借他的實力以及積分數量,完全有能力闖入前十。但此戰一敗,損失三萬積分,他想再追上來,恐怕就難了?!?br>  仇童皺著眉頭,同為武宗殿的人,他自然希望莫問能走的更遠,若是能闖入前十,那等于給武宗殿長了臉。
  “希望他別輸,不過貌似有些不太可能……”站在仇童身邊的郭夢橋也輕嘆了一聲。死亡角斗場上雖然時時刻刻都有挑戰,但每一場挑戰,參賽者們都會準備的相當充分再出手,因為他們輸不起。像莫問這樣,不但連續擺擂,而且積分增長還越來越夸張,只有很少數的一些魯莽之人才會如此,而這樣的人,通常都會泯然與眾。
  這一戰莫問若是輸了,不僅輸了積分,恐怕對他的內心也會造成一些影響,再想爬起來,絕對困難無比。
  “路是你自己選擇的,希望你別辜負你自己?!被\罩在水霧中的水仙搖頭輕嘆,這一戰莫問若是贏了,將會直接進入前十,但前十豈是那么容易,多少人盯著這個位置,如此魯莽的沖擊前十,實在是罕有之事。
  一直抱著胳膊看戲,始終不說話的顧靜曼突然劍眉上揚,冷氣逼人的道:“那王八蛋居然敢欺負我顧靜曼的弟弟,你最好祈禱別落在我手里……”
  ……
  擂臺上的戰斗相當被動,莫問幾乎被恒向廣追著打,一路敗退,然后退無可退,接著又是一路敗退……
  不過兩人的戰斗顯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一面倒,恒向廣不斷追擊,但卻始終沒有將莫問擊敗,兩人就在擂臺上僵持了下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莫問雖然很狼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似乎已經徹底習慣了這種被壓制的狀態,反而越來越得心應手,不管恒向廣的攻擊多可怕,始終都沒有將他擊倒。
  “你就不能堂堂正正與我一戰,別躲來躲去?!币坏琅嚷曧懫?,隨著時間推移,恒向廣也有些浮躁了起來,作為當事人,他的感受最為深刻,表面上他一直壓制著莫問,但這種壓制卻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困難。莫問似乎適應了這種壓制,或者說,在這種壓制中,越來越強,越來越讓他難以壓制。
  這種感覺很難受,像是他伸手壓制著一個人,但那個人卻在不斷掙扎,且力量越來越大,隨時可能掙脫出來一般。
  “他居然在戰斗中參悟武學,好可怕的少年……!”
  那個被很多罪犯擁簇的老者最先發現不對勁,眼中閃過一抹駭然的光芒,目光緊緊盯著莫問,從始至終都沒有什么情緒的眼睛中,出現了一抹震撼。
  在危機重重的戰斗中參悟武學,而且還是落于下風,被壓制的情況下,這是何等驚人的事情!要知道,這種隨時有生命危險的戰斗,不能有任何分心,一旦分心,面臨的恐怕就是死亡。且不說這個少年為何有能力在戰斗中參悟武學,單論這種心理素質,那也是相當的可怕。
  就像一個人在萬丈懸崖上走鋼絲,表演著各種絕技,且在不斷嘗試著各種從未使用過的新姿勢一般,這種嘗試,一個不慎,那可是摔下懸崖,萬劫不復的下場。
  的確,莫問利用恒向廣施加給他的壓力在參悟武學道理,使自己在高壓狀態下飛速進步。若是尋常情況下,莫問自然不敢這么做,他也沒有這個能力,但剛接受向不惟的一些傳承,深刻感悟到一名化仙之境的武者之武道造詣,莫問在武道之上的學識與造詣正在突飛猛進的時期,此時與恒向廣交手,正好利用這樣的高手將心中的一些武道奧義印證一番。
  入道武學他接觸的不深,但短短時間內,他卻感覺自己進步太多,不管是風耀之法還是云耀之法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入道武學的本質也逐漸揭開冰山一角的面紗。他相信,繼續下去,他絕對能從這種壓制的狀況下掙脫出來。(未完待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