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1150章 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段
?    整個山谷,瞬間靜寂無聲,剛才的一幕太過可怕,莫問就那么站在那里,動都沒有動一下,居然就滅殺了一名太玄后期巔-峰的修仙者。
  
      康虎,那可是堪比嵇岳的修仙者,一身修為深不可測,血郢部落中僅次于血鳩的二號人物。
  
      最可怕是,站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康虎為何就那么死了。
  
      整個過程,甚至沒有靈力的波動,只有一股莫名的沉重感壓抑在心頭,像是心臟上吊著一塊巨石,隨時都可能在那種壓力下崩潰。
  
      格爾勒身體哆嗦,面色慘白,他做夢都意料不到莫問居然強到這個地步,而且前后不到半年的時間。
  
      最駭然的還是礪黿,他想到那日陪同格爾勒一起截殺這個青年,一瞬間背后已經被冷汗浸濕。他居然想著去截殺這么一名恐怖的修仙者,這個該死的格爾勒,他想死還要拉住我墊背。
  
      最不可思議的還是血郢部落的族長血鳩,他身軀僵硬在原地,一臉見了鬼似的。
  
      即使他,剛才也沒有看出莫問如何殺死康虎的。
  
      而且,康虎的修為,相當接近太玄大圓滿,即使他也遠遠無法這么一下就滅殺他。
  
      這個莫問,居然如此的可怕!
  
      “把那個姑娘放下?!蹦獑柕耐蜓F。
  
      血郢部落的修仙者一個個噤若寒蟬,全都面色巨變,剛才囂張的氣焰一下就消失無蹤。誰能想到,局勢居然在下一瞬間就發生了這么大的逆轉。
  
      這個青年就是那個莫問?那個敢當面諷刺神虛境老怪的莫問!
  
      “你別亂來,她的小命現在掌握在我手中?!?br>  
      血鳩色厲內荏的道,此時他哪里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青年的對手。一個試煉者。居然如此恐怖??峙滤谒性嚐捳咧卸际敲星懊┑慕^世妖孽吧。
  
      叫他把扎古麗放回去,他當然不愿意,這個姑娘身上有著古修仙者的傳承,有著他們血郢部落崛起的希望,到手的肥肉,豈能放走。
  
      一道血光釋放而出,包裹著扎古麗的身體。一道道血光散發出濃濃的血腥味。似乎瞬間就能將她腐蝕成一團血水。
  
      “你若敢亂來,我就殺了她,誰都別想得到?!毖F兇狠的道。
  
      聯盟眾人聞言面色一冷,這個血鳩太無恥了,他搶人就罷了,現在得不到,居然就想把人家毀了。他一個太玄大圓滿的前輩,居然如此不要臉。
  
      “冥頑不靈?!蹦獑柭勓孕α?。
  
      血鳩隱隱意識到不妙,化為一道血光頓時就想逃走,他手中有著人質,相信莫問投鼠忌器,絕不敢逼迫太緊。
  
      只是,他剛飛出沒有多遠,腦海中就猛地傳出一聲巨響,像是有個炸彈在腦子里爆炸,一陣頭昏目眩。身軀險些站不穩。大量的血液,從七竅之中流了出來。
  
      “靈魂攻擊!”
  
      血鳩猛地回過頭,一雙眼眸盡是血色,兩行血淚流下臉頰,披頭散發,像是一個瘋子?!辈缓?!”嵇岳見血鳩那般模樣,面色頓時大變。剛才莫問一招靈魂攻擊顯然激怒了他。
  
      他也沒有想到,莫問居然掌握了如此可怕的靈魂攻擊,而且能擊傷血鳩,那他的神魂境界至少都是太玄大圓滿。
  
      但是,憑這種靈魂攻擊,雖然能傷到血鳩,卻根本無法一瞬間將他制服。
  
      扎古麗就在血鳩手中,盛怒之下,天知道他會做出什么事情。
  
      “既然你逼人太甚,那就不死不休吧?!?br>  
      血鳩知道,莫問的態度,他再想逃走恐怕不容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拼個魚死網破,血郢部落得不到的東西,你們聯盟也別想得到。
  
      根本不給莫問阻止他的機會,血鳩一只血色巴掌直接而兇狠的往扎古麗天靈蓋拍去。
  
      被血鳩制住的扎古麗見一道血色掌印向自己轟了過來,眼中升起一抹恐懼之色,她難道就要死了嗎?
  
      聯盟眾修士一個個驚呼出聲,血鳩這個瘋子,瘋起來居然真的要殺扎古麗,這個畜生。
  
      難道,剛得到古修士傳承,即將崛起的扎古麗,馬上就要死了嗎?
  
      電光火石,似乎剎那間就是生死兩隔。
  
      然而,下一刻,時間就似乎悄然凝固,血鳩那手掌根本沒有拍下去,或者說,他無法再拍下去。
  
      只見,血鳩整個人都固定在原地,像是一個雕塑手掌還維持著拍擊的動作,他的眼睛,空洞的似乎沒有靈魂。
  
      所有人都愣住了,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怎么一瞬間,血鳩就像是一個軀殼站在那里。
  
      太詭異了,這種情況誰都沒有遇見過。
  
      難道,剛才一瞬間,莫問就將血鳩的元神給抹殺了?
  
      那不可能!直接抹殺元神太過邪乎,困難程度超乎想象,即使神虛境的修仙者恐怕都做不到。畢竟,元神躲藏在肉-體內,受到層層保護,高出一個大境界的修仙者都很難直接抹殺。
  
      以莫問的修為,不可能做到。
  
      但……眼前的情況又如何解釋?
  
      他們不知道,另一個空間中,正在進行一場驚天大戰。
  
      這里,乃是血鳩的識海,一個只有神魂能出現的區域,一個別人無法輕易入侵的私密區域。
  
      此時,兩道身影出現在了這里,一道血氣彌漫的身影,渾身上下散發出驚天血腥味。
  
      另一道身影,則是雷電閃耀,宛如屹立于天地間的雷神。
  
      “莫問,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只見血色身影,一臉的駭然與驚慌。正是血鳩的神魂。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莫問居然能直接出現在他的識海中,還把他的靈魂與身體隔離,令他再也感知不到自己的身軀。
  
      這到底是什么手段?簡直有些駭人聽聞!
  
      他從來不知道,居然有人能直接出現在他的識海中。即使一名神虛境的老怪物,若是想要入侵他的識海,那也必須闖過層層阻礙才能進來,而不是這樣悄無聲息,他一點感應都沒有。
  
      詭異的有些毛骨悚然,血鳩心中的恐慌再也控制不住。
  
      “剛才給了你一條生路,既然你不走。那就死吧?!?br>  
      莫問淡淡的道。衣袖一甩,他的身前,頓時出現一道道古劍,正是元神化劍。
  
      與以前的元神化劍不同,如今的元神化劍,一柄柄都宛如實質,任何一柄散發出的威壓都不比一名太玄大圓滿的修仙者差。十幾把元神之劍同時出現,散發出的威勢連接在一起,像是潮汐一般一波接著一波。
  
      血鳩直接就被那威勢嚇傻了,根本不敢應戰,轉身就準備逃,他的識海里面,他不信莫問能追上他。
  
      然而,下一刻,他就又一次懵逼,那些元神之劍直接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將他包圍。
  
      這到底是誰的識海!莫問在這里怎么比他還熟悉。
  
      轟!
  
      十幾把元神之劍直接斬下,血鳩的神魂直接在恐怖的靈魂風暴下化為灰燼,連掙扎一下的機會都沒有,甚至臨死前,他最后的元神出竅都做不到。
  
      “自尋死路?!?br>  
      莫問冷冷的搖搖頭,以前。他自然無法這樣直接潛入到敵人的識海,隔斷血鳩神魂與身軀的聯系。
  
      但成為靈魂修仙者之后,他有的是辦法做到。
  
      這也是為什么,他敢直接向血鳩發出靈魂攻擊的原因。
  
      事實上,靈魂攻擊也是靈魂修仙者的攻擊手段之一,不過這種手段只是最簡單基礎的一種,比較容易學會。
  
      靈魂修仙者中,這種手段不叫靈魂攻擊,而叫靈魂沖擊。
  
      靈魂攻擊,乃是一門相當博大精深的學問,靈魂修仙者一輩子都在研究這個領域。
  
      而靈魂沖擊,就簡單的多,最低階的靈魂修仙者都會這樣的手段,乃是神魂道的基礎入門之一。
  
      一些不是靈魂修仙者的修士,經過苦修之后,也都能掌握這樣的靈魂沖擊。
  
      后來,靈魂修仙者越來越稀少,很多修仙者都只會靈魂沖擊這樣的簡單靈魂攻擊手段,久而久之就把靈魂沖擊當成了靈魂攻擊的代表。
  
      事實上,一些靈魂修仙者的攻擊手段,根本就是你所無法想象的。
  
      只不過,神魂之道太難修煉,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什么成就。即使最簡單的靈魂沖擊,絕大部分修仙者也無法修煉成功,更別說一些復雜的靈魂攻擊手段。
  
      莫問若不是因為修煉了神靈億萬重,又機緣巧合的感應到那塊靈魂修仙者留下的石碑,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神魂的運用之道。
  
      外面,莫問的神魂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軀中,兩人在識海一戰,不過剎那的工夫。山谷中,眾修士的表情依舊一個個目瞪口呆,望著血鳩凝固在原地的身軀,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族長大人?”
  
      “血鳩前輩,你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血鳩老大?!?br>  
      ……
  
      血郢部落的修仙者一個面色慌張,誰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又能看出,肯定是不好的事情。否則一個大活人,怎么突然就被掏空了靈魂似的,而且這還是一名太玄大圓滿的修仙者,那就更不可思議了。
  
      莫問望了那些人一眼,然后面無表情的一揮手,扎古麗就飛到了他手中,而血鳩的身軀則直愣愣的摔下了半空。
  
      一名血郢部落的修仙者飛出,接住了血鳩的身軀,馬上檢查了一下,面色頓時狂變。
  
      “死……死了……”那名修仙者面色慘白,身軀不停顫-抖,眼中盡是恐懼與不可置信之色。
  
      此言一出,不管是聯盟的修仙者還是血郢部落的修仙者,表情全部僵硬在臉上,山谷里死一般的寂靜。
  
      (未完待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