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功夫圣醫 > 第1374章 順手滅了
?    莫問沒有繼續在拍賣會待下去,拿到元石之后,便離開了拍賣會。

    倒是薛寬,邀請他參加薛家的一個聚會,有著拉攏的意思。

    他倒是知道,薛家把六色元石換成七色元石,這個人情不可謂不大,絕對不是表面上所說的拍賣會上受到驚擾,所以他們賠償損失那么簡單。

    如此做,怕是有所求。

    不過莫問倒也不在意,坦然收下了薛家的饋贈。

    薛家的二小姐薛茹月曾經在大海中救過他,薛家所求之事,若是他能做到,倒也不介意幫上一把。如果不能做到,那他也就無能為力了。

    離開拍賣會后,莫問在城中轉了一圈,果然發現有一道神念緊緊跟隨著他,時刻監控著他的動向。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似是根本不知,而且故意從城中走出,除了劍帝城的內城。

    外城,一處荒無人煙的山頭上,此地妖獸橫行,方圓萬里都是普通妖獸的領地。在妖界,最常見的就是妖族,妖族與人類修仙者其實沒有什么不同,他們天生便有著靈智,一出生便向人類的孩童一般長大,然后修煉功法,一點點成長。此類妖族,成為天妖。

    天妖,一般都是血脈很高的妖族,天生而有靈。

    除了天妖,妖界最多的卻是地妖。

    地妖在妖界無處不在,遍布妖界任何一個角落。

    地妖出生與野獸沒有什么區別,靈智很低,生活在叢林中,占地為王。

    地妖只有修煉到元神境,才能化為妖族,全面開啟靈智,走出深山老林。

    不過,因為血脈的原因,地妖即使成為了妖族,一生成就也很一般,地妖中要出一個大能,概率遠遠比天妖低得多。

    所以,妖界很重視血脈,地妖在妖界的地位相當的低,被視為最低賤的種族。

    地妖修成元神,本就相當的困難,但哪怕化人,在妖界的地位也很低,一般都是丫鬟、雜役、奴仆一類的角色。

    能以地妖的身份,邁入大能行列的,少之又少。

    不過,妖界有一個傳說,卻是以地妖之身,修煉到相當可怕的境界。

    莫問一人站在山頭之上,目光望著遠處的云海,似是在等什么人。

    “既然人都到了,卻不敢出來一見,你就這點膽量么?!?br>
    莫問淡淡的道,似是在與空氣說話。

    良久,一道雷光在山頭上一閃,一名青衣中年人走了出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鵬族的鵬萬朝。

    此人在拍賣會上留下精神烙印,目的就是為了追著莫問,報復他在拍賣會上搶奪七星天火扇翎羽之仇。

    原本,鵬萬朝還很擔心,莫問會不會縮在劍帝內城不出來,慢慢將他的精神烙印消磨掉,徹底清除。到時候,仙雲海這么大,他再想找到莫問就宛如大海撈針,報仇幾乎無望。

    然而,令他沒有料到的是,這個人剛走出拍賣會,便立刻出了內城,來到荒郊野外靜立不動,似乎在故意等待他到來一般。

    什么意思?

    一時間,鵬萬朝也有些驚疑不定,疑神疑鬼起來,不敢立刻現身。

    如此反常,他怕有詐,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少年居然發現了他,一股精神力,隔著上百里鎖定在他身上,令他不得不現身出來。

    好強大的神念,鵬萬朝的面色無比凝重,若不是神念足夠強大,不可能隔著上百里就發現他的蹤跡。

    “你不惜冒著被薛家懲罰的危險將精神烙印貼在我身上,不就是想著報復我嗎,現在我給你這個機會?!?br>
    莫問望向鵬萬朝,淡漠的道。

    他主動走出劍帝內城,目的就是將鵬萬朝引出來。

    “好膽!鵬某縱橫仙雲海,從沒有見過這么不怕死的人?!?br>
    鵬萬朝冷冷地望著莫問,這個少年的表現,無不說明他有恃無恐,并不怕他,甚至故意出城挑釁他。由此可見,這個少年的能力,并不簡單。

    但他鵬萬朝,縱橫仙雲海幾萬年,什么場面沒有見過,只要不是大道境的老怪物,他誰都不怕。

    眼前這個少年或許不好對付,但大不了從長計議,回頭再想辦法將他擊殺即可,得罪他鵬萬朝,還從來沒有人能不付出代價。

    “據說,你來自天鵬族的雷鵬一脈,一身雷法相當的高深。既然你是雷鵬那個老不死的后裔,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先拿你收點利息,這個仇我遲早會報?!?br>
    莫問的眸光越來越冷,他無法找雷鵬老怪物報仇,但他的后裔,卻不在話下。這也是他故意出城的原因,先收點利息再說。

    “你到底是什么人?”

    鵬萬朝面色微變,聽那少年的口氣,似乎與雷鵬太上長老有仇。

    “我叫莫問,你或許不認識,但你家太上長老肯定知道,他恐怕做夢都沒有想到,我依舊沒有死吧?!?br>
    莫問淡淡一笑,他沒有死的消息,絕對是一顆重磅炸彈。

    雷鵬那個老不死,或許以為他早就死了吧。還有青凰仙島的人,怕是都以為他隕落在空間風暴中。

    現在知道他沒有死,恐怕不少人都要寢食難安了。

    他一點都不擔心鵬萬朝把這個消息傳到雷鵬那個老不死耳中,不說那個老不死能不能找到他,即使能找到他,那又能如何,大不了他再次逃跑就是,反正雷鵬老不死已經受了重傷,不可能像之前那般強大。

    “莫問!”

    鵬萬朝聞言,身軀猛地一震,眼中閃過一抹驚恐之色。

    這個人,他怎么可能不認識。前段時間,這個名字在青凰仙島那一帶傳的沸沸揚揚,天鵬族與這件事情有關,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居然還沒有死,怎么可能!”

    鵬萬朝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這個少年,居然還沒有死!雷鵬太上長老不是說,他多半死在空間風暴中了嗎!

    前不久,蟄伏數萬年的雷鵬太上長老出關,結果不就之后,便受重傷而歸。

    此事,自然在天鵬族引起軒然大波,很快就查到一切都與莫問有關。

    然而,一個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的人,現在卻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他怎么能不駭然。

    “留下你的命,這僅僅只是開始,你們天鵬族,我遲早會找上門去?!?br>
    莫問緩緩望向鵬萬朝,他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鵬族那個老不死因為招攬不成,立刻就下狠手欲將他殺死,如此霸道,那就別怪他不死不休。

    “我不信你就是他?!?br>
    鵬萬朝緊捏著拳頭,他縱橫仙雲海那么多年,不是輕易就會被嚇退的人。一步踏出,恐怕的雷電釋放而出,方圓千里瞬間化為雷電的海洋。

    雷海中,一頭龐大的天鵬展露身形,足有上萬米長,銀灰色的羽毛像是鋼鐵,纏-繞著一道道水桶粗的銀灰色雷電。

    “坤毋滅世雷爪!”

    一只龐大的擎天巨爪從雷海中探出,像是泰山似的碾壓而下,巨爪之下的空間,全部寸寸碎裂,化為幽黑的空洞狀態,四方天地,被一爪籠罩,封天鎖地。

    尋常的合道境修仙者,面對如此可怕的一爪,恐怕逃都逃不出去,只能硬抗。

    鵬萬朝身為雷鵬一族,善于攻伐,他的攻擊力最是可怕。

    莫問望著那籠罩而下的巨爪,冷冷一笑,天蛇神矛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手中,他單手握矛,立于山巔,寒風凜冽。與籠罩百里方圓的巨爪相比,身形渺小的像是巨峰前的一只螞蟻。

    然而,渺小的身軀,就那么握著長矛往上一捅。瞬間,天地色變,萬物沉寂,像是捅破了天,千里范圍內的空間都猛地一震。

    只見,那霸道絕世的巨爪,直接碎裂,化為寸寸碎片。

    漫天雷霆碎片中,一道矛影卻逆天而上,根本就無法阻攔,直接沖入了雷云,剎那間撞擊在那隱藏在雷海中,身軀龐大的巨大雷鵬身上。

    轟!

    一個直徑千米的窟窿,出現在巨大雷鵬的身上,血肉橫飛,天空之上,飄下了一陣暗金色的血雨。

    “不!”

    鵬萬朝眼中閃過一抹驚恐,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那個少年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他可是一名合道后期的修仙者,而且有著高貴的雷鵬血脈,又身經百戰,尋常的合道境大圓滿修仙者都未必能奈何他。然而,那個少年,僅僅只是隨手一擊,便有著如此恐怖的威勢,瞬間將他重傷。

    此時,他終于相信,眼前這個人真的就是莫問,那個傳說中的少年,手持天蛇神矛的少年。

    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這個少年的對手,連雷鵬太上長老都殺不死,而且因此受傷的人,別說一個他,十個他恐怕都遠遠不及。

    念及此,鵬萬朝再也沒有斗志,肝膽俱裂,直接化為一團雷光,瘋狂的往島外逃竄。

    “你以為,現在還逃得掉么?!?br>
    莫問冷冷一笑,手中的天蛇神矛像是一株茁壯成長的參天巨樹,一路延伸,百米、千米、十里、百里……

    最終,一根蛇形長矛,似乎貫穿了天地。任由鵬萬朝如何逃竄,一瞬萬里,都逃不出天蛇神矛的追殺。

    百萬里外,長矛之巨大,已經遮天蔽日。

    鵬萬朝再也逃不掉,被追上來的天蛇神矛轟隆一聲撞擊在身上。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