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狂兵 > 第4337章 假戲真做!
    在回去的路上,回想著這一夜所發生的情景,蘇銳還是覺得有點不太真實。

    “你說,在東林寺面前把我給賣了的……會是誰呢?”蘇銳一直都有些納悶。

    什么前輩高人,在蘇銳看來,可能就是一個非常不靠譜的江湖大騙子!

    還起了個法號叫慧曉……咳咳,不過,這法號倒著念還挺好聽。

    軍師輕笑不已:“不,那可不是賣你,可能是在幫你造勢呢?!?br>
    “幫我造勢?”蘇銳聞言,有些不太理解。

    “沒錯,就是如此?!避妿熚⑿χf道:“畢竟,對于你來說,能夠擁有華夏江湖世界的名望,其實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你覺得呢?”

    “所以,正是基于這個原因,這位所謂的前輩高人,在多年以前就已經開始給我在這方面造勢了?”蘇銳搖了搖頭,有點不太信這個說法。

    而且,他怎么看都覺得自己是個在紅塵中沉沉浮浮的浪子,怎么至于和佛門扯上關系的呢?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而且……”軍師停頓了一下,看著蘇銳的眼睛:“其實,現在,就是你在整個江湖世界確立至高威信的最好時機,我知道,你不在乎這個,否則的話,我一定幫你把這個名聲狠狠打出去?!?br>
    軍師說她能辦到,就一定能辦到 。

    毫無疑問,對于蘇銳來說,眼下的這個機會確實太好了,只要利用得當,說不定所有門派都能為他所用,他在江湖世界的威信將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是,如軍師所說,蘇銳確實不在乎這個。

    但是,很多時候,都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

    說話間,兩個人走到了院子門口。

    “你先回房間睡覺吧,我去看看純子?!碧K銳說道:“也不知道分給她的那部分任務完成的怎么樣了?!?br>
    “好?!避妿熆此撇唤浺獾囟诹艘痪洌骸白⒁獍踩??!?br>
    蘇銳咧嘴一笑:“放心,不會搞出人命來的?!?br>
    …………

    純子最近的狀態確實是有點不太好,不如之前開朗了。

    估計是由于那個冒充她的女忍者還沒找到,所以這丫頭時不時的會顯得心神不寧,沉悶了許多。

    否則的話,有這么好的和蘇銳近距離相處的機會,還不得天天掛在他的身上啊。

    “還沒睡嗎?”蘇銳剛剛走到門口,房間里面就亮起了燈。

    “是啊,還沒睡?!奔冏影验T打開,把蘇銳一把拉了進來:“軍師交代的事情,我已經全部完成了?!?br>
    “好,你做完這件事情,就呆在房間里面不要出去了?!碧K銳說道:“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調整狀態,畢竟,接下來的關鍵時刻,還需要你這個神忍親自上陣當打手呢?!?br>
    說著,蘇銳伸出手去,想要捏一捏純子的臉。

    不過,蘇銳的手指還沒碰到腮幫呢,純子忽然捂著胸口,連續地咳嗽了好幾聲。

    “你這是怎么回事???”蘇銳問道:“感冒了?”

    “山上的氣溫比較涼,今天忽然有點咳嗽?!奔冏诱f道:“不過不礙事,不會影響到我這個超級打手的?!?br>
    說完,她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顯得很自信。

    不過,這么一拍,連帶著她又咳嗽了幾聲。

    “好好保重身體啊?!碧K銳搖了搖頭:“要不要給你找個醫生看一看?”

    “不用,就是咳嗽而已,不用大驚小怪啦?!奔冏映读顺短K銳的胳膊,“你也早點回去休息?!?br>
    “好,你當心點,如果那個忍者再敢來找你的話,記得第一時間示警?!碧K銳叮囑了一聲,便在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對了,蘇銳?!奔冏酉袷窍氲搅耸裁?,小聲地說道:“軍師之前讓我做的那部分事情,是誘餌嗎?”

    “當然?!碧K銳也壓低了聲音:“畢竟,敵人在給我們挖坑,我們也要想方設法的坑他們一回?!?br>
    純子拍了一下手,眉開眼笑:“軍師真的好厲害!簡直足以以假亂真了!差點我都要相信了!”

    “沒錯?!碧K銳點了點頭,露出了贊許的目光:“其實,我們都知道這群人在尋找的東西是什么,只是,目前還不想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br>
    這句話說的有點拗口,但是純子卻很清楚的聽明白了。

    “那真東西的位置在什么地方?”純子問道。

    “我悄悄告訴你,千萬別說漏嘴了啊?!碧K銳在純子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

    純子聽了之后,當即露出恍然的神色來,說道:“沒想到咱們這個局布置的如此巧妙?!?br>
    蘇銳笑著點了點頭:“當然,我都忍不住的佩服起軍師來了,那些家伙肯定猜不到我們是怎么布置的?!?br>
    和純子又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后,蘇銳便離開了這丫頭的房間。

    …………

    蘇銳的退賽,讓李龍炎覺得有些怪怪的。

    怎么著,老子主動逼你退賽退不成,你特么在嶄露頭角之后卻主動退出了?

    對于李龍炎而言,蘇銳這樣的行為,好像有點在打他的臉呢。

    不得不說,這真是個占有欲極強的男人,好像世間所有的事情都不得不按照他的心意來運轉一樣。

    “慧烈來了,云慈也來了,這是怎么回事?死了一個弟子,至于嗎?”

    李龍炎坐在茶桌前面,聽著老趙的匯報,皺著眉頭,在得知明月庵和東林寺兩大武學圣地的掌門都來到這里之后,他的心里面不禁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這絕對不是李龍炎想要看到的結果,似乎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是他無法預測的。

    “老趙,關于這件事情,你怎么看?”李龍炎問道。

    趙管家搖了搖頭:“島主,我沒什么主意,但是東林寺弟子遠覺的死,應該一定要追查出合理的結果來才可以?!?br>
    停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此事目前尚未傳播開來,倘若鬧得所有人都知道,就人心惶惶了,對葉普島的信任度也會大幅度的下降?!?br>
    李龍炎沉沉地嘆了一聲,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

    第二天,才俊之戰終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

    第一場要決出決賽的名額,這相當于要選出最受華夏江湖世界萬眾矚目的兩個人了。

    這種事情其實挺難得的,可是,由于蘇銳的主動退出,人們好像覺得這半決賽少了那么一點點說不上來的味道。

    好像有不小的缺憾。

    然而,這時候,那個被眾人所期待的家伙,正老神在在地抱胸站在臺下觀戰呢。

    東林寺的住持慧烈,和明月庵的云慈,仍舊沒有出現在觀摩臺上。

    事實上,絕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這兩位超級大佬已經來到了現場。

    這一輪,由于蘇銳的退出,遠迦輪空,提前進入決賽。

    而白鶴觀的強松林和明月庵的天才少女慎語,則是要搶占另外一個名額。

    這兩人都是用劍的,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熱鬧,即便以蘇銳的眼力,一時間都沒能看出來究竟誰能更勝一籌。

    這一番苦戰,終于在第十九分鐘決出了勝負。

    強松林的力量更勝一籌,把慎語的長劍給打得脫手飛出了,隨后,他的劍尖指著慎語的脖頸:“慎語師妹,承讓了?!?br>
    慎語也沒有多少遺憾,直接笑著說了一句:“多謝松林師兄手下留情?!?br>
    說完,她直接跳下了擂臺。

    強松林也是個年輕的天才劍客,平日里少言寡語的,他沒想到,這個比自己還要年輕的慎語竟然可以如此淡定的面對失敗。

    站在擂臺之上,想著剛剛的最后一招,強松林有些稍稍的錯愕。

    根據之前的戰力判斷,他并不覺得慎語那一下握不住手里的劍。

    當然,這樣的擂臺比試,強松林自己也沒有用出最強殺招,不然到最后就沒法收場了。

    白鶴觀和明月庵之間的關系其實還算不錯,在比賽之前,強松林就打算點到為止了,可是,剛剛那一劍,怎么越想越有點不對勁呢?

    慎語在跳下了擂臺之后,直接來到了軍師的旁邊,一臉期待的問道:“姐姐,姐姐,我這一次是押強松林贏,一共賺了多少???”

    沒想到,慎語這小丫頭打的竟然是這樣的算盤!

    在比賽開始之前,慎語就讓軍師幫著在官方大盤上下注了一萬塊!買的是自己輸,對方贏!

    這是不是在打假賽???

    看著慎語滿臉興奮的模樣,軍師哭笑不得:“這次你可賺了不少呢,放心好了啊?!?br>
    慎語撓了撓頭,說道:“其實,我可不是故意輸給他的,畢竟,我對白鶴觀的功夫有一些了解,強松林師兄也有殺招沒用出來呢?!?br>
    話是這樣說,不過,慎語此時有點難為情。

    “你這小丫頭可以啊,明明可以進決賽,卻留手了?!碧K銳從背后揶揄地說道:“怎么,嘗到賭-博的快感了?”

    “背摔大哥,我只是想要攢點錢?!鄙髡Z撓了撓頭,有點不太好意思:“感覺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兒了?!?br>
    蘇銳笑了笑:“這個你盡管放心,如果日后還想要賺錢,只要找我,有的是機會?!?br>
    慎語的眼睛登時亮了起來。

    “當然了,你可能得離開那種青燈古佛的生活?!碧K銳說道:“你還年輕,其實可以去見識一下更加廣闊的世界?!?br>
    好嘛,這一下,蘇銳直接揮動鋤頭挖明月庵的墻角了。

    “蘇銳將軍,我正有此意?!边@時候,一道柔和的聲音傳入蘇銳的耳中,極為清晰。

    蘇銳扭頭一看,周圍人聲鼎沸,那說話的人又在哪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