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三十章 重瞳
?    灰袍胖子顯然以為這樣一喊,定能威脅外面停止放箭,只是他卻沒有料到,這般一叫喊,箭矢射得更兇。

    門窗俱都是飛箭襲來,眾人被箭矢壓制得連頭都抬不起來。

    楊寧大是奇怪,心想外面那群人應該就是為了追拿這些北漢探子而來,目的當然是為了被他們綁架的人質。

    按理來說,人質在探子手中,外面那幫人多少應該有些投鼠忌器,不會逼迫太甚,但此刻那幫人竟似乎不在意人質的生死,依舊猛攻。

    灰袍胖子大是惱怒,厲聲喝道:“你們再不停手,老子一刀就砍死了他?!?br>
    他話聲剛落,卻見到“砰”的一聲,窗口處一道身影竄進來,身法敏捷,照著窗下躲藏之人揮刀便砍,隨即又聽連續數聲響,祠堂殘破坍塌的洞口,連續有人竄進來,都是二話不說,看人便砍。

    如蝗的箭矢倒是停了下來,外面那幫人卻是借著箭矢壓制之機,沖進到了祠堂之內。

    祠堂內一干北漢探子也都揮刀迎戰,一時間雙方殺成一團。

    楊寧心下吃驚,卻感覺蕭光扯了扯自己衣襟,扭頭看過去,只見蕭光抬起手,沖著前面指了指,楊寧順著他所指方向看過去,只見不遠處的墻角下,殘垣斷磚,竟隱隱現出一個窟窿來。

    楊寧立刻明白了蕭光的意思。

    這祠堂內雙方殺成一團,躲在這座臺后面,遲早要被發現,兩幫人無論哪一幫都不好惹,此時最好的選擇,自然是趁他們還沒發現之前趁亂離開。

    慘叫聲連續傳來,呼喝聲亦是不絕入耳。

    事不宜遲,楊寧本就是說干便干的性子,沖著蕭光使了個眼色,趴在地上,向角落處爬了過去,蕭光見楊寧爬在地上,怔了一下,皺起眉頭,但卻也知道這個法子最是避人耳目,也趴在地上,學著楊寧往那邊爬過去。

    只聽那灰袍胖子沉聲道:“你們到底是誰?難道不要他性命了?”

    只是此時雙方廝殺正酣,卻沒人理會他,灰袍胖子手下本有七八人,此時已經連續被殺三四人,對方也被斬殺了兩人。

    楊寧爬到角落處,伸手將擋在窟窿前的殘磚拿開,蕭光也一起幫忙,等到可以容納一人出去,楊寧示意蕭光先爬出去,蕭光也不客氣,先從窟窿里爬出,楊寧跟在了后面。

    一出窟窿,外面一陣空闊,只見祠堂后面是一片開闊地,不遠處是一片樹林,兩人也顧不得祠堂之內激動,都是站起身,向那片樹林飛奔過去。

    “噗!”

    隨即聽到蕭光哎喲叫了一聲,楊寧回頭看去,只見到蕭光已經翻倒在地,腿上竟然中了一箭。

    楊寧吃了一驚,抬頭看過去,只見到就在斜后方,忽然間便冒出四五個人來,其中兩人手拿弓箭,另外三人則是手拿大刀,正向這邊追趕過來。

    “你.....快走!”蕭光抬頭看向楊寧,臉色蒼白,“不必.....不必管我.....!”

    楊寧二話不說,上前去背起蕭光,罵道:“姓蕭的,你真是掃把星,老子跟著你,一路上被人追殺,真他娘的倒了八輩子霉?!笨谥?,罵著,卻還是背著蕭光往林子那邊跑過去。

    身后又是幾箭射過來,楊寧不跑直線跑曲線,也不知是他身法靈活還是那兩名箭手的箭術不算高明,幾箭也都被楊寧躲過。

    “不好......!”身后的蕭光叫了一聲,“小心前面!”

    楊寧本是背著蕭光低頭往前跑,聽到蕭光叫聲,抬頭看過去,卻見迎面攔住三名持刀漢子,他心下一涼,停下步子,回頭看去,只見身后那幾人也已經追上來,這時候當真是前無去路后有追兵陷入絕境。

    楊寧深吸一口氣,蕭光此時神情反倒沒有了緊張之色,雙眸之中經充滿了憤怒。

    “姓蕭的,我明白了......!”楊寧苦笑道:“這幫人不是為了追拿那些北漢人,而是.....而是為了追殺你?!?br>
    “看來確實如此?!笔捁庖а赖溃骸澳切┍睗h人只是碰巧倒霉而已,對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別到死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br>
    楊寧沒好氣道:“別那么多廢話,你要記著,欠我五百兩黃金,就是死了,你也不能賴賬?!?br>
    此時前后數人已經飛奔上來,迎面一人揮刀照著楊寧便即砍了下來,下手干脆利落,簡單實用。

    楊寧心知此時根本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應對,唯一指望的就只有逍遙行。

    逍遙行步法一旦走起來,鬼神莫測,便是木神君這樣的高手,也是難以摸到步法的規律,可是楊寧也知道,若是面對一人甚至是兩人,逍遙行或許真的可以輕巧躲避對手的出招,可是此刻前后已經有七八人圍了上來,實難對付。

    那人一刀砍來,楊寧也不多想,循著逍遙行的步法踏出了第一步,避過了對方犀利一刀,也不管對方是否還有第二刀砍來,緊跟著便踏出了第二步。

    此刻身后亦有一人揮刀砍來,也被楊寧輕巧避過。

    五名刀手環繞四周,將楊寧二人圍在當中,亦都是毫不猶豫便即出刀,這幾人出刀也都是兇狠之極,根本不留半絲余地,那是要置人于死地。

    蕭光本以為難逃一死,卻不料對方連續幾刀砍來,楊寧的身法就像鬼魅一般,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對方大刀似乎便要砍到,卻偏偏被楊寧古怪的身法躲過,有時候甚至就貼著刀手擦過。

    “小心.....!”瞥見一左一右兩刀同時砍過來,蕭光驚呼一聲,楊寧身形卻是往后一退,堪堪躲過,那兩把刀“嗆”的一聲,卻是互相砍在了一起,火星四濺。

    不遠處,兩名弓箭手彎弓搭箭,對著楊寧這邊,可是楊寧忽左忽右的鬼魅身形,兩名箭手一時間根本找不大準頭,弓箭也是忽左忽右想要找準,卻始終不敢射出來,以免傷到了自己同伴。

    幾名刀手互相交錯,連續出刀,但每次都是差之毫厘,一時間顯得十分狼狽,幾人眼中既有詫異之色,更多的卻是惱怒。

    楊寧雖然連續躲過對手的招數,但自始至終都是按照逍遙行步法從頭到尾走出來,并不敢有絲毫的變化,也正因如此,固然讓刀手們碰不到分毫,可自己卻也走不脫對方包圍的圈子,而這幾名刀手的身法卻也是極其靈活,刀法亦是了得,每一次失手過后,幾人位置互相交錯,都能在瞬間將楊寧二人重新圍在中間。

    楊寧習練逍遙行時間尚短,雖然對這套步法已經十分熟悉,但目下也還只是掌握其形,沒有完全領悟其神。

    他雖然頗為熟練走出逍遙行,但是動作看上去卻極其難看,完全沒有瀟灑飄逸的味道,更加上還背著蕭光,看上去也頗為狼狽。

    忽見到又有不少人從祠堂那邊跑過來,這些人或大刀在手,或弓箭在手,竟有十余人之多,并不急著上前,而是在不遠處瞧著,見到五名刀手圍著楊寧正在砍殺,這群人竟是饒有興趣地觀看。

    蕭光看在眼里,神情愈加嚴峻。

    他心中很清楚,這幫人顯然是成竹在胸,而事實也確實如此,雖說楊寧依靠著詭異的步子暫時能在數人的砍殺之中游刃有余,但始終只在小圈子里轉悠,對方現在有二十多人圍在四周,以楊寧的體力,這樣繞圈子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等到楊寧精疲力盡,對方再下手,便如砍瓜切菜一般。

    正如蕭光所想,楊寧此時也是一般心思,他走了半天,可是始終感覺身邊人影閃綽,刀光更是赫赫,心知這樣走下去,不用對方砍殺,自己便要活活累死。

    等到一套步法走完,回到了原點,楊寧頓了一下,待要再起步,卻感覺眼前刀光刺眼,一刀迎頭砍過來。

    楊寧吃了一驚,條件反射般向后退了一步,可是這一步退過后,與逍遙行起步式便大不相同,待要找到節奏,身側又是一刀砍過來,蕭光亦是感覺有異,失聲道:“小心,左邊來了......!”

    楊寧心下惱火,暗想你叫喚個屁,搞得老子越來越亂,勉強閃躲過去,斜后方又是一刀砍過來。

    突然之間,聽到“崩”的一聲響,隨即聽到“嗖”的一聲,緊跟著就是兩聲慘叫,楊寧尚沒搞清楚什么狀況,便聽到不遠處傳來驚呼之聲。

    他眼角余光卻是看到,自己身側的兩名刀手竟然同時倒地。

    楊寧先是一驚,隨即大喜,趁機往那邊避過去,瞬間找到節奏,又踏出了逍遙行的步子,只是這一次卻并沒有刀光跟過來,趁機往邊上躲開一些距離。

    他拉開距離,卻發現那幾名刀手并沒有跟過來,有些奇怪,心下又想那兩名刀手為何無緣無故倒下,瞥了一眼,才發現那兩人的脖子上竟然都插著一根羽箭,羽箭卻都是從后腦射入進去,一箭斃命。

    楊寧拉出一步,停下步子,掃了一眼,只見一眾刀手箭手的目光都望向一個方向,楊寧順著這些人的目光瞧過去,竟發現距離自己不過幾步之遙的地方,一人一馬立在不遠,有如幽靈一樣,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

    那人騎在馬上,但身材卻依舊顯得魁梧強壯,并非幽靈,濃密的胡子從腮邊延伸到嘴部四周,虬髯濃密,竟然遮住了半張臉龐。

    他胡子雖然濃密,遮住半張臉,可是讓人一眼看過去,卻還是心下一凜,那人距離楊寧不遠,楊寧目力不差,驚訝發現,那人的眼珠子十分古怪,竟似乎是生著重瞳。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