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魂帝武神 > 第3094章 東域上的妖獸氣息
    魔道?

    何為魔道?

    魔?

    何為魔?

    蕭逸腦海中,一遍遍重復著當年的話語。

    那光幻陸離的世界中,他似是看到了魔道之秘。

    修羅御風,是為魔。

    修羅煉藥,不死魔。

    修羅仗劍,魔中魔。

    一遍遍的話語,是他當年在古帝之墓所悟所得。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

    或是一瞬,或是永恒。

    蕭逸的雙眼,猛地睜開。

    睜開一瞬,冷酷的雙眸已是光芒迸發,直視遠處那巨大雕像。

    眼眸,左邊泛著厚重大地光芒,右邊蘊著延綿大海碧光。

    “穢土極致,又該如何?!?br>
    “天水極致,又該如何?!?br>
    蕭逸雙手齊出,天地武道,頃刻掌控。

    那尊巨大雕像,猛然有了動彈。

    蕭逸雙手虛握。

    左手之內,土黃色流光延綿不斷,環繞巨大雕像而起。

    右手之內,碧藍色光芒厚重凝實,如一汪海洋,傾瀉而下。

    “穢土納身,賦你軀殼?!?br>
    “天水洗禮,予你生機?!?br>
    “起?!笔捯荼┖纫宦?。

    巨大雕像,猛然起身。

    千只巨木,直視蕭逸。

    一道威嚴而古老的聲音,震嘯蒼穹。

    “小小一個穢土君王,天水之君,也敢喚醒本座?”

    那猙獰的雕像模樣,駭人的千目光芒,帶著攝人鋒寒。

    蕭逸冷笑一聲,“雕像之內,果然有靈?!?br>
    “不說你只是區區一頭妖獸,且說你不過千目靈識,也敢張狂?”

    嘭…

    蕭逸身上,一聲輕響,一道流光猛然凝聚,直襲千目靈識二去。

    那…是控火獸。

    “哇?!笨鼗皤F拍著翅膀,長大嘴巴,牙齒中火焰環繞。

    “龍炎?”古老語氣中,泛著驚駭。

    蕭逸同樣一驚,看控火獸這模樣,是要吞了這道靈識。

    “回來?!笔捯輪问痔摂z,控火獸瞬間消散。

    千目雕像,直視蕭逸。

    古老之音,再度響起,“一個小家伙?天君是你何人?”

    “天君?”蕭逸微微皺眉。

    蕭逸思索了一下,剛想問些什么。

    嘩…

    千目雕像,再度坐下。

    千目靈識,憑空消散。

    蕭逸一驚,抬頭看了眼,蒼穹之上,一抹天地武道涌動不停。

    “散?!笔捯莸秃纫宦?,散去了手中穢土法則和天水法則。

    收回目光,蕭逸皺著眉。

    依依快步走來,“公子?”

    蕭逸點了點頭,問道,“我頓悟了多久?”

    依依搖了搖頭,“并不多久,還不到半個時辰?!?br>
    蕭逸點了點頭,輕笑。

    依依驚疑地看著那尊似乎根本未動彈過的千目雕像,“公子,這尊雕像…怎會其中有妖獸靈識?”

    蕭逸輕笑,“我也不知道?!?br>
    “雕像,確實只是普通雕像?!?br>
    “你之前感知不出異常,是因為你沒修魔道,而千目古獸的靈識恰好被雕像內的魔道意味覆蓋了?!?br>
    “當然,如果你細細感知的話,還是會感知出異常的,畢竟我們修為境界擺在這?!?br>
    蕭逸又搖了搖頭,“讓我陷入頓悟的,不是這尊雕像,也和千目古獸無關?!?br>
    “僅僅是因為里頭蘊含的魔道意味罷了?!?br>
    “我有些明白為何六衡法則如此強了?!?br>
    “除卻凈空,其余六衡法則,我早已圓滿?!?br>
    “如今從這魔道意味中,我又有所收獲,穢土和天水法則間的圓滿融合,竟還有如斯玄奧?!?br>
    “穢土,可塑肉身,天水,可納入生機?!?br>
    “二者極致,我能創造出無靈之物?!?br>
    “森羅法則,同樣蘊含生機,但卻無法洗盡穢土?!?br>
    “森羅法則和天水法則間,同為生機,卻有著極大的不同?!?br>
    依依滿臉疑惑之色,“依依不懂?!?br>
    蕭逸輕笑,“你不修六衡法則,當然不懂?!?br>
    “換你,你修的凈月法則,我也不懂?!?br>
    “我只是在想,六衡法則,任何一種標志法則都能讓我踏入君境?!?br>
    “若我是六衡合一之后作為標志法則再入君境,定是強到極點?!?br>
    蕭逸收回了目光,笑笑,“走了,繼續我們的游歷?!?br>
    依依點了點頭,看向那尊千目雕像,“這尊雕像不必管嗎?”

    蕭逸搖了搖頭,“這只是普通雕像,并無用?!?br>
    “至于里頭的千目古獸靈識,那不過是道妖獸靈識?!?br>
    “既有了制造了這尊雕像,又在其中納入靈識,定有用意吧?!?br>
    “而這尊千目雕像又存在于千妙王國無數年,或是無數年前東域未分離時的武道強者特意建造于此?!?br>
    “此尊雕像的最大用途,看來還是用作千妙王國武者的武魂覺醒之用?!?br>
    他能在此頓悟,是因為雕像上的魔道意味,恰好和他有所共鳴。

    可千目王國那棵毒樹上的魔道意味,卻是蕭逸以往未修過的武道,并無共鳴。

    故蕭逸未有頓悟,之前也一時沒認出來。

    但無所謂了,這些都只是錦上添花,游歷中,偶有收獲罷了。

    ……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

    大荒王國處,某地,一對璧人靜處雪地之中。

    佳人,披了一件御雪白袍,點點雪花飄落在白色皮毛之上,更添幾分柔和唯美。

    佳人輕輕一笑,靜看雪花飄舞。

    旁邊,一俊逸男子盤膝而坐,身后,一座巨大的宮殿虛影。

    ……

    遠方,炎武王國,北山郡,紫云城蕭家之內。

    族祠之中。

    一眾長老,來回踱步,滿臉急色。

    “逸兒這一走便是一年多,竟至今都未回來?!比L老重重地道了一聲。

    大長老蕭離火不悅道,“之前也就罷了,今日可是年祭之日?!?br>
    “本該由他這個少家主帶領蕭家族人祭拜先祖?!?br>
    二長老苦笑道,“看來我們若不點頭,逸兒是死活不肯回來的?!?br>
    大長老一甩衣袖,“他成家立業,開枝散葉,老夫自是欣喜?!?br>
    “可依依的身份擺在這,我們如何作主?”

    三長老搖了搖頭,“他終歸是個大男人,若是日后傳出些不好的名聲,這責任我們如何擔得起?”

    “罷了?!贝箝L老憤憤道,“今日是家族參拜先祖的重要日子,不可誤了吉時?!?br>
    “之后也還有家族要事要處理?!?br>
    “便一如以往,由我們這些老家伙來主持年祭吧?!?br>
    “嗯,也只能如此了?!币槐婇L老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

    大荒王國,某地。

    蕭逸身后的冰尊殿虛影就此散去,一身氣勢就此收斂。

    站起身,走到依依身旁,緊了緊依依身上的御雪白袍,以免雪花落入衣袍之內,冷著了依依。

    依依低著頭,吶吶道,“公子,又是一年年祭日了,我們…”

    蕭逸打斷道,“我偏不回去,讓他們急個夠?!?br>
    “走吧?!笔捯輷н^依依,笑道,“我們繼續我們的游歷,不問閑事?!?br>
    這一年多時間,二人差不多將十六國走了個遍。

    大荒王國,是他們游歷的最后之地了。

    大雪紛飛中,這對璧人,緩緩而行,愜意無比。

    但,恰在此時。

    蕭逸的腳步,猛地一頓,猛地轉過身。

    “妖氣?”蕭逸猛地臉色一變。

    “怎么可能,如此濃郁驚人的妖氣?!?br>
    這是自他回來東域后,第一次露出如此凝重驚訝的臉色。

    “東域之上,何時出現了如此厲害的妖獸?”

    蕭逸循著氣息遠遠凝視,“是炎武王國的方向?!?br>
    細細感知遠些,蕭逸猛地瞳孔一縮,“不好,是蕭家?!?br>
    “紫電?!笔捯荼┖纫宦?,手掌虛攝。

    但,并無異狀,空氣一陣平靜。

    蕭逸眉頭一皺,來不及疑惑與多想,一把捉過依依,嘭…龍炎火翼瞬間凝聚,御空而起。

    一道火焰流光,以驚人的速度瞬間一路橫跨。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