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魔邪之主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天象——血月之日
    這時,月生發覺一股陰寒的力量沿著他右臂的經絡鉆進他體內。

    雖然沒有他的葬送之力強,但卻也能和他的葬送之力抗衡一二,讓葬送之力一時半會兒難以清楚。

    這股陰寒的力量每過一寸他就感覺自己的經絡完全閉塞。

    加上他還未完全控制的葬送之力,頓時讓他有種爆體的感覺。

    要不是他已經金身初成,他相信以現在葬送之力的強度,足以將他整個人炸成渣。

    秘技閉鎖,這是吳尊的招牌秘技之一,不愧是十七玉組織的鎖天魂強者,就是厲害!

    能夠將秘技使用得這么出神入化防不勝防即使月生也不得不佩服。

    “斧來!”

    他爆喝一聲,掉落在一旁的曄曄瞬間回來,落入他左手。

    沒有半點猶豫,他提斧直接向著自己右臂一斬。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仿佛金屬的撞擊。

    銀色巨斧僅僅陷入月生肌肉小半個斧頭就難以再進寸了,頓時將所有年輕俊杰看呆了。

    這什么操作?自殘?

    “擦!忘了曄曄這廝現在還難以一斧頭破掉我的金身!”

    月生也是冷愣一下,想起了這一點。

    “既然如此,那么給月生大爺炸!”

    月生直接放開那些暴動的葬送之力限制,讓它們瘋狂涌入自己右臂,同時他撤去金身主動運行的部分,讓右臂的肌肉強度和防御減弱。

    嘭!!

    在眾人呆滯的目光中,月生那巨大畸形的右臂直接炸掉,騰騰熱浪向著四面八方沖擊。

    “快躲開!”

    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所有人頓時回過神,紛紛一躍而下進入剛剛被月生一拳轟開的裂縫。

    還在月生右拳之下的吳尊也被月生右臂的自爆震得口吐鮮血,沿著地面倒飛出去數里。

    “咳咳!好魄力,竟然敢自爆右臂!”

    吳尊一個點腳,從地面飛起,看著月生那滴血的右肩,忍不住贊嘆了一聲。

    月生臉上非但沒有痛苦的神色,反而漸漸裂開嘴巴,露出一口大白牙。

    “右臂?這種東西,月生大爺要多少有多少!”

    在吳尊和剛剛從裂縫爬出來的俊杰眼中,月生那斷臂處,肉芽快速生長,肌肉,血管,神經,組織,僅僅一瞬間一條一模一樣的右臂就長了出來。

    “這……這怎么可能,就算是鎖天魂強者,完全炸掉自己的右臂也不可能瞬間恢復呀!”

    一個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雖然說越強大的人生命力越強大,但這種無中生有的事情是根本沒有可能的。

    一條臂膀被炸得炸都不剩,就算是鎖天魂強者也得用材料重新制造一根臂膀才行,或者是等幾年十幾年讓它自己長出來。

    鏡像合體!!

    月生可不管這些俊杰的目光,他自己拉住自己鏡像分身的手臂塞進自己體內。

    瞬間,他體內的葬送之力暴漲一倍,強盛壓迫的氣勢肆無忌憚地壓向四面八方。

    咚!!

    他的右腳在地面一跺,發出一聲沉悶的轟鳴,地面咔嚓一聲裂開,月生像顆炮彈一般飛射出去。

    高高躍起,帶著兇猛的氣勢向著吳尊砸落。

    感受著那比之前強盛數倍的氣勢,吳尊面色嚴肅,根本不敢有絲毫怠慢。

    他雙手合十,輕輕閉目,他的身體幾乎一瞬間和四周的空間合為一體,變得血腥深沉。

    讓所有人真正駭然的是他的身體漸漸拉伸,扭曲,散發著紅色的光輝,仿佛化身為一輪真正的血月。

    詭法——月臨!

    嘭!!!

    月生一拳落下,正好砸到吳尊化身的血月之上。

    冰冷,像泥潭一般粘稠,但依舊在月生那強大純粹的力量下發出一聲暴鳴音。

    在月生的目光下,吳尊一只手快到了極點,直接破掉了他身體四周的引力場和葬生氣場兩層防護,一掌轟在他胸口之上。

    暗金色的身軀上出現一道像摔碎玻璃一般的碎紋,他感覺自己的內臟差點都被吳尊這一掌打碎了,不,是真的碎了,只不過在葬送者的葬生特性之下恢復了過來。

    月生的身體不斷倒飛,在上空厚厚的云層上擊出一個空洞。

    他猛地一扭腰,翻轉身體,同時在后面布置一道斥力,生生抵消倒飛的慣性停了下來。

    血月者,禁忌形態!

    月生喘了口粗氣,看著下面那已經沒有人形,完全是一輪血月的東西,明白吳尊終于開始拿出真正的實力了。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血月扭曲著四周的光景,沖著上空升去。

    月生面色微變,連忙扭身躲開。

    “閣下的不死之身的確厲害,不知道閣下有沒有這個膽量接下我這招血月之日!”

    吳尊的聲音從高高掛在半空的血月傳來。

    血月取代了原本秘境類似太陽的光源,白色的云層也變為了血云向著血月聚攏。

    地面的樹木草石在血月的光輝下融化,演變,化作了血月光輝的一員。

    “是天象!拿出所有的力量防御!”

    遠處觀望的北宮桂臉色一變,直接動用風雷之力護住自己,然后向著裂縫最底部沉去。

    聽見北宮桂的提醒,其他人也紛紛變色,也效仿北宮桂的做法沉入裂縫底部,用泥土將自己深深掩埋起來,不過依舊有些來不及防御的人被血月光輝直接給融化了。

    遙遠處,正在向著這邊趕來的小白狐也被這股力量個嚇到了,身體縮做一團,將四條尾巴裹住自己,咕嚕咕嚕滾到一棵樹下。

    月生的身體在這光輝下顫抖。

    這是身體面對天地力量本能的恐懼,還有他面對強敵內心的興奮。

    “就是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感覺!這才是真正的天象呀!來吧!讓月生大爺看看我們到底誰更強!”

    月生猛地抬頭,裂齒。

    “雖然月生大爺并不喜歡這個娘炮模樣,不過面對你這種強敵就應該拿出全力來……打碎你!”

    白發從他光頭之上暴漲,直至延伸至腰間,身體拉得修長,粗狂的面貌瞬間變得俊秀,“詭”字出現在他胸口,并且向著身體四周延伸出詭秘的紋路。

    比血月光輝更加扭曲的力量,更加暗紅的顏色侵蝕著四周,僅僅一瞬間就搶奪了半片天地的顏色。

    咔咔咔!

    僅僅只是氣勢的對峙就讓這片秘境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