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我不當鬼帝 > 第1201章 這是我朋友的東西
    陳一凡離開之后,拿著朵蓮花發呆的敖泠鳶被蓬萊島主發現了。

    一股龐大的氣勢,籠罩了整座蓬萊道。

    “公主,不請自來,盜取我蓬萊至寶,不好吧?將彩蓮交出來。”蓬萊島主駕靈鹿出現,對著敖泠鳶呵斥道。

    “我……”敖泠鳶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蓮花,簡直百口莫辯。

    這哪里是我摘的,分明是那殺千刀的家伙摘的啊!

    “還你!”敖泠鳶沒好氣的將蓮花丟向蓬萊島主,縱身化龍欲走。

    只可惜了那情人心,她原本是想要的。

    “想走?”蓬萊島主接了蓮花,見敖泠鳶已經把那顆黑色蓮子長生不老藥摘了下來,頓時大怒,揮手一道劍光向著敖泠鳶襲去。

    “誰給你的膽子?”陳一凡的聲音忽然出現,只見他又踏云而來,一雙肉掌便接下了那道劍光,冷冷詢問道。

    “你……”蓬萊島主一驚,皺眉看著陳一凡。

    先前倒不覺得他多厲害,畢竟連彪也是敖泠鳶擊敗的。

    但現在,陳一凡一出手,倒有些震撼了他。

    能徒手接下他七心劍的,除非是真正的上仙,有仙職的那種。

    像是敖泠鳶這樣,有仙籍,卻無仙職的,都不大可能。

    可陳一凡不是個人間修士嗎?

    “哼!你祖師欠我的,用這個來還,你有意見?”陳一凡丟出一方印來,印鈕上是一頭水獸,如獅,卻長角,整個小印晶瑩剔透,宛如水波流動。

    “這是祖師爺的……”蓬萊島主一臉懵逼,雙手接住這方小印。

    這是祖師爺的隨身法寶,在祖師爺那個年代,見之如見蓬萊仙祖。

    “哼!”陳一凡冷哼一聲,抬手一招,蓬萊島主取回去的彩蓮飛過來,落入他手中。

    “這是我送你的,你要是不喜歡,丟了棄了,也不能隨便給其他人。”陳一凡將蓮花塞進敖泠鳶手中,有幾分明式霸道的說道。

    “我……額,不會了。”敖泠鳶并沒有想到陳一凡還會回來,呆了一下,訕訕道。

    “這仙會沒什么意思,我先走了!”陳一凡垂在身旁的手緊了緊,有很多話想說,可最終脫口而出的,卻只是這一句而已。

    如果感情這東西,真的只要說出口,只要說個“我愛你”就管用,他可以說一萬遍,十萬遍。

    可那樣,不過徒惹人厭煩罷了。

    敖泠鳶對“他”和陳一凡的態度區別之大,真的讓陳一凡有些受挫。

    只是朋友嗎?

    先前死皮賴臉要跟敖泠鳶做朋友的他,此刻卻有些痛恨這兩個字。

    陳一凡直接離開了蓬萊島,他想,自己需要靜一靜。

    直到看不到陳一凡的身影,敖泠鳶才回過神兒來,拿著這朵花,一躍潛入東海。

    “父王,女兒回來了。”敖泠鳶有些心不在焉兒,對出現在面前的龍王道。

    龍王十分意外,這小妮子,一天凈想著出去玩兒,現在好不容易出去了,這么快就回來了?

    不對勁兒啊!

    “你將他送回家了?”

    “嗯!”

    “人間還熱鬧吧?”

    “嗯!”

    “不好玩兒?”

    “好玩兒。”

    敖泠鳶敷衍的回答道,回到自己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將那朵蓮花隨手插在桌上的花瓶里。

    龍王吃了個閉門羹,只能訕訕一笑,摸了摸鼻子,轉身走了。

    敖泠鳶坐在自己的繡床上,抱著膝蓋,呆呆的望著那朵夢幻絕倫的蓮花。

    她沒有將那枚“情人心”蓮子取下來。

    腦子里有些混亂,兩個人的臉在腦海中不斷交錯。

    許久,敖泠鳶下床,走到桌子邊,抬手向蓮花中那蓮蓬上長著的“情人心”抓去。

    但隨后,并沒有取出那顆蓮子,又將手收了回來。

    敖泠鳶在房間里呆了許久,老龍王在外面急得團團轉,可他既不敢去找陳一凡興師問罪,也不敢問敖泠鳶,到底發生了什么。

    陳一凡回了瀧水縣。

    這是一個周末,小小的縣城里,年輕人間有一樁新鮮事兒。

    剛竣工的凌霄大廈里要舉辦一場漫展。

    這玩意兒,在大城市里已經是常見的活動,但在這小城市里來說,還是新鮮事兒。

    現場很是熱鬧,各種各樣的動漫人物竭力重現著自己在熒屏和漫畫書中的形象。

    攝影師以各種姿勢,從各種角度,記錄下這些仿佛從動漫中走出來的角色。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小縣城的緣故,扮僵尸的,竟然在這其中占據了很大的比例。

    陳一凡穿著一身簡單的T桖短褲,戴著個鴨舌帽,就跟那些所有來看展的死肥宅一樣。

    只不過,完美的身材比例,以及帽子下露出的半截完美臉型,讓兩個小姑娘把他也當成了coser,非得拉著他合影不可。

    陳一凡很是無奈,不得不停了下來,與小姑娘拍了兩張。

    二樓辦公室,陳一凡將手放在房門上,房門輕易被推開。

    一個穿著道袍的中年人弓著身子在保險柜前擺弄著什么。

    “沈道長,找到了嗎?”

    陳一凡順手關上房門,淡淡一笑,對那中年道士問道。

    中年道士一驚,瞬間起身轉過頭來。

    “你是誰?”沈亦莊瞇了瞇眼睛,對陳一凡質問道。

    “我啊!一個……平平無奇的修煉者。”陳一凡淡淡一笑,回答道。

    “小子,少管閑事兒!”沈亦莊獰笑著對陳一凡威脅道。

    “砰!”在他的趨勢下,陳一凡身后的房門被破開,一只動作敏捷的“不死人”跳了出來,向著陳一凡襲去。

    是米老爺子,陳一凡知道。

    因為沒有提前去收拾了米老爺子,已經讓沈亦莊將這它培養得更加強大了。

    不但能夠行走自如,吐火噴水,刀槍不入,飛天遁地,都不在話下。

    “你找的東西,是我朋友的,不能讓你拿走呢!”陳一凡微微低頭,根本沒有介意沈亦莊的威脅,也像是根本沒有察覺到身后那米老爺子的襲擊。

    還以為是個高手,原來是個棒槌。

    沈亦莊見狀,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到了這個時候,陳一凡再躲,也已經來不及了。

    但下一刻,令他瞳孔急劇收縮的一幕出現在眼前。

    米老爺子根本沒能碰到陳一凡,便忽然全身燃起大火,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陳一凡甚至沒有看他一眼。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