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仙帝歸來當奶爸 > 第1915章 空白歷史
    諸位史官深吸口氣,萬萬不曾想到,吳天竟然會向著他們講出如此久遠的事情,要知道,當年的歷史,都是一片空白,無人知曉,但如今,吳天竟然要在巔峰的位置上,講出一切隱秘?

    他們本以為,這本史書,將會以天庭作為開始。

    但不曾想,這歷史,竟然是真正從開天辟地為初始的。

    “在那個年代,混沌中孕育了一些混沌仙器,我手中的陰陽乾坤爐,便是其中之一,屬于天地間最根本的無上至寶之一。”吳天緩緩開口。

    “而后,天地演變,逐漸形成了九天十地,萬族橫生,陷入了上古時代,天道并不完整,因此,至高也只能修煉到大帝,也就是如今荒古之帝的層次。”

    “天地間諸位大帝齊聚,眾人在突破中,發現了一條路,稱為成仙路,為了成為仙,無數人前赴后繼,卻都失敗了。”

    “創武帝,在此時出現。”

    說到這個名字后,諸位史官都是齊刷刷的回頭,瞪大了眼睛。

    那是傳說中的存在,如今,他們竟然也可以得知創武帝的歷史了嗎?

    “創武帝發現,之所以無法成仙,是因為天道不全,因此,他想了一些辦法,才修補天道……”

    吳天繼續開口,侃侃而談,將當初創靈帝告訴自己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之后,便是創武帝修補天道,成為第一位仙帝,一場大戰爆發,大陸被打碎,成為南嶼的群島,九天十地崩壞,成為如今的上蒼之上版圖……

    “創武帝,不惜讓自己沾染大因果,搬動了歲月長河,將那黑暗種族封印在遙遠的另一端,只留下一部分先驅者,是為血禍的本源。”

    “血禍在無數年的演變中,發生變故,歷經了創靈帝,無終仙帝,虛無仙帝和不滅仙帝的年代……”

    吳天所說的話語,深深震撼了諸位史官,他們從未想到過,上蒼之上的過去,竟也曾如此輝煌,如此黑暗,陷入過絕境,甚至,天地都崩碎過。

    諸位仙帝,前仆后繼,目的就是為了鎮壓血禍,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才保住了如今的未來。

    “而后,便是天庭在上蒼之上的崛起,初到東南隅,吞并群雄,一戰驚天,占據東南隅,打崩東域勢力,擊潰南嶼大軍,聯合西域,震懾北境,起兵抗衡血禍……直到將被血禍徹底摧毀了原本秩序的上蒼之上重新統一,成就如今的天庭。”

    “可歌可泣,我等竟全然不知,這上蒼之上無數年的歷史,是如此的曲折……曾出現過無數的人才,大能,也曾遇到過毀滅。”一位史官開口,心中震驚不已。

    然而,當他再度看去,那對面本應端坐著的吳天,卻已經不見了蹤影,不知去向。

    此刻,天宮之外。

    這一戰之后,天庭的軍隊并沒有停歇,而是幫助著各地,重回故土,重新在廢墟之上,建立起了嶄新的城市,之前的無數種族和勢力,大教,都一一選擇了臣服,沒有人愿意去抗衡天庭的強大鐵蹄,更何況,又是他們拯救了這個世界。

    吳天在天宮之內走動,感受著天道之力的蓬勃涌現,這時,無終仙帝走出,看向了吳天。

    “最終一戰,已經不久遠了。”無終仙帝嘆息著。

    “我自然知曉,無妨,這片天地,還需要恢復,受創太嚴重。”吳天轉身。

    “有幾位仙帝在這一戰中,受到了創傷,都選擇封印自身,等待那一日決戰的到來,在此之前,也有些仙帝出走,去尋找自己的機緣,以能夠希冀突破,能夠增加幾分勝算。”無終仙帝繼而說道。

    “同時,有些種族,隱居多年,重現世間,希望你能接見他們。”

    “那便一起到主殿等我吧。”吳天緩緩點頭。

    而后,吳天看著世間,若有所思,轉身間掩去了一身靈力,化為一個普通的男子,走向凡間。

    無終仙帝見狀,有些意外,但也隨之跟上,變為一個羸弱老者。

    二人來到一座城池,位居中土,于廢墟之中重建,乃是一方大城,有著許多資源傾斜,因此,也有不少強者聚居。

    “最終一戰的到來,至少還有數年之久。”吳天開口。

    “但在仙帝境界上,放眼望去,數年,也不過是轉眼一瞬之間。”無終仙帝默然。

    “說到這個,我當年和創武帝的三年之約,可就還剩下不到一年了。”吳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在不知不覺間,自己逐漸步入了巔峰,但是,想必距離那創武帝的境界,還有不少的差距。

    可剩下的時間不到一年,也無法知曉,最終結果又會如何了。

    “暫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吳天無奈的聳聳肩膀,步入一個酒館,和無終仙帝一起,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到了他這個境界,修煉已經不能提升多少了,能夠讓自己變強的,便是心境和感悟的突破,但這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因此更不能強求。

    正在這時,另一側,有人吵鬧了起來,吳天神色淡然,隨意看去,竟然是幾位半步大帝的強者,都圍在一起,聲色俱厲的討論著什么。

    “呵呵呵……”一位年輕人搖頭晃腦,醉意朦朧,不斷的指責著面前的幾人。

    “你們?雖說天下安定了,可是,你們有什么資格來跟小爺搶酒喝?你們只配喝最渾濁的河水……”

    “血禍爆發,你們南嶼人,被輕易的屠殺,碾壓,根本就不曾有什么抵抗,更何況,據說南嶼……可曾經不屬于這個世界,乃是一個大世界被打崩,留下了些碎片,成為南嶼群島,你們更不配和小爺爭論!”

    “北境人又如何?第一個放棄抵抗的,便是北境吧?呵呵呵……西域之人,不過是被血禍輕易占據的喪家犬,中土更不必多提,禍事降臨,還在內斗不停……”這年輕人隨意指責,似乎在他眼中,其他人,都不值一提。

    “這家伙倒是年輕氣盛。”吳天笑了笑,沒有急著上前。

    “但這不是他一人心中所想之事,想必在各地,也會激化地域間的矛盾吧?”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