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生活系游戲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杏仁豆腐
    除去董禮和董仕兩兄弟之外,余下的十幾人中江楓和江建康又看重了一位40多歲國字臉,一看就話很少寫老實的中年廚師。

    這位國字臉中年廚師雖然沒什么能讓人眼前一亮的特色菜,但勝在履歷豐富經驗老道,各方面水平都很均衡沒有特別的長處和短板。這樣的廚師雖然平平無奇,卻也是每一家酒樓后廚不可或缺的存在。

    章光航的賓利一次性載不下6個人,經過簡單的商定之后江楓決定由章光航載江建康,他打車帶三人前往泰豐樓。

    江楓比章光航他們要早些泰豐樓,現在依舊是休息時間,距離上班還有半個多小時。江楓就所以在大堂找了一張桌子讓三人坐下,和他們介紹一下基本的工作要求,順便問一些簡單的問題。

    “你們現在有固定的住的地方嗎?”

    “有,離泰豐樓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中年廚師是北平人,已婚,有固定居所,屬于讓老板放心的好員工那一范圍的。

    “我和我哥前天才過來現在住在旅館里,但是我們已經聯系了房屋中介,很快就能定下住的地方。”董仕道。

    “你們最好快些定下來,我剛剛也和你們說了,爐頭廚師的試用期是一個星期。我們泰豐樓是不做過年生意的,到了1月中下旬就要放假了。當然你們放心,年假的獎金和禮品是不會少的。我這樣說只是希望你們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不要被外界的事情所干擾,快速與同事處好關系,免得過完年回來之后再重新適應。”江楓解釋道。

    聽江楓這樣一說三人都有些愣神,他們都不是初入職場的毛頭小子,還是第1次聽說有酒樓放著過年生意不做放假回家的。

    因為三人的愣神,氣氛一時沉默的有些尷尬。

    “哇哦,那也挺好的,我女兒總是抱怨我這些年年夜飯不和她一起吃,看來從今年開始我可以和她一起吃年夜飯了。”國字臉廚師率先開口調節氣氛。

    “不光是年夜飯,沒準元宵也可以在一起吃飯。”江楓笑著道,順著國字臉廚師的話往下接,看向董禮和董仕兩兄弟,“所以你們租房的時候可能需要好好考慮一下,畢竟馬上就是過年了。我們店上班時間比較早,一般都要求9點30之前必須要到,中午有休息的時間。晚上下班時間可能比你們原先的店里要早,一般來說最晚10點多也可以離開了,但我還是建議你們租一個稍微近一點的房子,不要在路上耽誤太多時間。”

    董禮點點頭表示記下了江楓的忠告。

    “薪水待遇想必大家之前都已經看過了,我們店的點菜系統比較特別待會我帶你們去后廚看一下。我的建議是你們今天下午就留下來,晚間營業的時候一起參與和大家熟悉熟悉適應一下。店里的兩位廚師長因為身體不適的緣故這兩天可能不會來上班,想見到他們的話估計要等到元旦之后。”

    “剛才董仕和董禮的響油鱔絲我已經嘗過了上菜譜沒有問題,如果你們還有其他的自認為比較拿手的特色菜,可以今天晚上留下來單獨做,我們店特色菜提成是很高的。”

    說著,江楓起身想帶他們去后廚看看。

    “如果還有什么其他的問題隨時都可以問,現在我帶你們去后廚看一看。由于還沒有到上班時間所以人可能沒有來齊,等會到了上班時間我再給你們介紹一下后廚的其他員工。廁所在2樓,如果工作時間想上廁所的話打聲招呼就可以去了。”

    江楓帶著三人去后廚介紹了一下各個食材的擺放位置和平日里的一些注意事項,重點講解如何上班打卡和點菜系統的使用方法。三人都是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廚師,原先工作的地方也都是大飯店,無需江楓做過多解釋很多事情他們都心知肚明。

    當江楓領著他們三個從后廚一路逛到了倉庫,給他們找了三件合身的工作服,又在更衣室找了三個空格間,算是完成了對新員工的入職培訓。

    國字臉廚師全程都很淡然,一路都跟著江楓走沒有發言。董仕倒是嘰嘰喳喳地問了不少問題,有關于為什么1樓沒有廁所的這種無聊問題,也有能不能根據他們的特色菜專門進一些食材的有用問題。

    領著三人走完一圈之后也差不多到了上班時間,后廚眾人都陸續去跟一間換好了工作服開始準備工作,江楓也趁機向大家介紹了一下這三人。

    國字臉廚師是正統的魯菜廚師適應良好,但董仕和董禮兩兄弟擅長的菜系是蘇幫菜,其他菜系的菜只是稍有涉獵,泰豐樓菜單上的大多數菜品他們都不擅長。江楓只嘗了他們二人的響油鱔絲,但泰豐樓內并沒有預備鱔魚,所以這兄弟二人其實有些專業不對口。

    兩位老爺子不在沒有人的統領大局,江楓就派周時和章光航帶著的兄弟二人,但是讓這兄弟二人先打打下手。董仕和董禮對此也適應良好,他們兩個原先在黃記酒家的時候也時常跟在師父手底下打下手,無論是切配還是其他的都做過。

    董禮跟著章光航,董仕跟著周時,章光航和董禮都不是話多的人兩人相處還算融洽。周時雖然也不怎么說話但是十分擅長吃瓜,所以即使旁邊有一個不熟悉的人在他的耳邊嘰嘰喳喳也適應良好。

    董仕的話多,在干活中充分的顯現了出來。

    他的話多和桑鳴的話多完全不同,桑鳴的話多完全是因為他想說話,董仕的話多更像是他已經把說話融入到了工作里。

    雖然下午4點30分泰豐樓并未開始營業,但是因為有提前預定出去的菜品和包廂的緣故后廚早已進入了緊張忙碌的氛圍。

    “哇,周哥,咱們店客流量一向這么大嗎?”

    “節假日比較忙,把那盤茄子過油炸一下。”周時指了指廚藝臺上張衛雨剛處理好的一盤茄子。

    “那平時呢,平時會比節假日少很多嗎?周哥這個肉要不要過一道水?”董仕一邊把茄子下鍋一邊還能分出心來繼續剛才的話題。

    “肉先放著。平時稍微好一點,周末的時候也要加班,加班工資是照發的也沒什么。”周時道,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董仕的手上動作,發現他雖然和桑鳴一樣話多但明顯是經名師指點出來的。

    “你原先在哪家酒樓工作的?”

    “黃記酒家。”董仕將茄子抄出瀝油。

    “黃記酒家也是知名餐館,平時客流量應該和這兒差不多吧?”周時問道。

    “那是原先,自從師父不在后廚工作之后客人就少多了,不然老板也不會把酒樓盤出去,我聽說這兩年酒樓虧了不少錢,師父說……”董仕沒意識到自己正在說一個對于北方廚師而言的驚天大瓜,自顧自地一邊說一邊抖了抖漏勺里的茄子,“這些茄子現在要放在哪里?”

    “先放在盤子里。”周時抓了抓小碗里的腌肉,“你師傅是黃記酒家的黃師傅?”

    正在處理蟹釀橙的江楓聞到了瓜的味道默默朝董仕那邊靠了靠。

    “對,師父說等我和我哥在北平這邊安定了就……”董仕還沒說完就被董禮扼住了命運的咽喉。

    董禮用還沾著淀粉的手抓住了董仕的手腕:“我看你在這兒挺閑的,去那邊幫忙。”

    “哦。”董仕只能不情不愿離開了他剛熟悉的周哥。

    “不好意思,請問洗手是在哪里?”董禮看著周時微笑著問道。

    “那邊的洗手臺比較方便。”周時指了指右邊的洗手臺,“要擦的話邊上就有紙巾。”

    “我弟弟工作的時候話比較多,還麻煩你不要介意。”董禮道。

    周時將右手從腌肉的小碗里伸了出來,用干凈的左手去端裝著剛才董仕炸好的茄子的盤子,回以董禮一個友善地微笑:“我們這里有一個小伙子話比他還多,我們都已經習慣了沒事的。”

    董禮回到章光航身邊繼續干活。

    江楓遺憾地挪回了原位,和周時對視了一眼,露出了沒吃到瓜的遺憾的神情。

    季夏因為沒有江楓的監管已經開始拿著橙子發呆,就像上課的時候拿著筆發呆一樣。

    “夏夏,專心點!你還有27個橙子要剔,要是沒剔完明天不許喝碳酸飲料,杏仁豆腐也不許吃。你姐和我說你現在天天早上溜出去買杏仁豆腐,那些店里賣的都是加了過量的糖的你現在要少吃,你最近吃得臉都有點圓了。”

    “哦。”

    季夏:(?????д??????)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