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帝國猛將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討要糧食
    被馬超麾下斥候發現的高原軍隊,是普藩族組織起來的一支大軍,率領這支大軍的統帥,是普藩族可贊呼其圖的長子吉勒德格。

    吉勒德格今年三十三歲,早在十幾年前,吉勒德格就已經晉升為宗師武者,加上吉勒德格此人頗有才干,在整個普藩族都有著很大的威望,可以說早已成為了下一任普藩族可贊的不二人選。

    此時吉勒德格騎著戰馬走在隊伍的中間,跟在吉勒德格旁邊的幾個人,都是吉勒德格的心腹將領。

    吉勒德格突然扭頭對一名精干的中年將領問道:“嘎魯,這里距離興隆城還有多遠?”

    嘎魯隨即恭聲說道“少族長,大約再走一百八十里,就能抵達興隆城了。”

    吉勒德格微微點了點頭,“傳令今天再走二十里,然后安營扎寨,咱們盡量在后天下午趕到興隆城。”

    興隆城是東蠻都護府東部邊境地區最大的一座城池,也是東蠻都護府興隆郡的郡城。

    嘎魯猶豫了一下問道:“少族長,根據我們所得到的情報,控制著東蠻地區的燕國鎮南軍,實力非常強大,除了東蠻都護府,還掌控著更加遼闊的疆土,乃燕國第一諸侯,擁有著數百萬的軍隊,我們這次真能逼迫鎮南軍同意我們的要求嗎?”

    吉勒德格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可是如果弄不到足夠的糧食,也許在今年秋收之前,高原上就得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口,也許可能還會更多。”

    原來吉勒德格率領普藩族的這支軍隊,去東蠻都護府的興隆郡,是準備去找鎮南軍討要糧食的。

    嘎魯苦笑著說道:“少族長,我覺著鎮南軍是不可能答應一下子就給我們五千萬石糧食的。”

    吉勒德格臉上兇光畢露,“與其餓死,不如放手一搏,如果鎮南軍不答應給糧食,那么我們普藩族與高原上其他的民族,只能不惜一切代價進入東蠻地區搶糧食了!”

    頓了一下吉勒德格接著說道:“我其實也不指望鎮南軍會給那么多的糧食,不然這次也不會聚集了各部落的一百二十萬大軍,只要鎮南軍拒絕了我們的要求,我們就從興隆城開始,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打下去,直到獲得足夠的糧食!”

    云社從俘虜口中得到的情報并不太準確,普藩族確實擁有大大小小上千個部落,但是普藩族這上千個部落的人口加起來,卻不止超過兩千萬,而是超過了三千萬,

    如果再加上高原上其他數十個民族,整個高原足有四千五百萬人口。

    由于高原環境惡劣,也培養出了高原各族人堅韌、善斗的性格,高原上的眾多部落,幾乎都是全民皆兵,四千五百萬的人口,甚至可以聚集起一支兵力高達一千五百萬的軍隊。

    所以吉勒德格很輕易就征集到了一百二十萬普藩族軍隊,其中騎兵大約有五十萬,剩余七十萬則是步兵。

    高原上的騎兵分為兩種,一種是騎著高原馬的輕騎兵,一種是騎著高原牛的重騎兵。

    高原馬是高原上特產的一種馬匹,體型相對矮小,自然站立頭頂高度只有一米三左右,成年的高原馬負重勉強才能達到兩百五十斤,不過高原馬的耐力很好,不畏寒冷,生命力極強,能夠在艱苦惡劣的條件下生存。

    高原牛是高原上生活的一種野牛,全身一般呈黑褐色,身體兩側和胸、腹、尾的毛,長而密,四肢短而粗健,成年的高原牛高為一米四左右,體重能達到一千斤左右,這種高原牛的負重能力極強,能馱起超過自身重量一倍的東西,也同樣能在艱苦惡劣的條件下生存。

    不過在高原上,高原牛的數量并不算多,吉勒德格這次聚集起來的五十萬騎兵當中,也只有三萬是騎著高原牛的重騎兵,剩余四十七萬全部是輕騎兵。

    騎著高原牛的重騎兵,可以說是高原各族最精銳的軍隊,每名重騎兵都身穿兩層或者三層的皮甲,胯下高原牛的身上也披著一層皮甲。

    之前高原各部落派騎兵進入東蠻都護府的東部邊境地區進行劫掠,出動的都是輕騎兵,包括被馬超之前帶兵截殺的那上萬名高原騎兵,也全都是騎著高原馬的輕騎兵。

    當天晚上,吉勒德格正在自己的氈包內睡覺,突然被一陣喧鬧聲給吵醒了。

    緊接著嘎魯就挑開氈包的門簾沖了進來,“少族長,大事不好!出現了大量鎮南軍的騎兵,正在襲擊我們的各座營寨!”

    吉勒德格一聽,臉上不禁顯的有些詫異,要知道這里還屬于高原地區,而高原以外的軍隊,進入高原地區之后,戰斗力不可避免的會下降很多,鎮南軍的騎兵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吉勒德格并沒有顯的慌亂,“幫我披甲!傳令各部緊守營寨,盡快組織騎兵進行反擊!”

    情況比吉勒德格想象的要糟糕很多,今晚進行夜襲的鎮南軍,就是馬超所率領的第八禁軍衛的六個重騎兵旅。

    六個重騎兵旅雖然只有四萬多重騎兵,但是這四萬多鎮南軍的重騎兵,卻在一百二十萬普藩族軍隊的各座營寨當中所向披靡,還在眾多營寨中到處放火。

    甚至普藩族那些騎著高原牛的重騎兵,也根本不是鎮南軍重騎兵的對手,畢竟兩者相比,鎮南軍的重騎兵幾乎是武裝到了牙齒。

    普藩族那些重騎兵唯一的優勢,可能就是高原牛的沖擊力,要強于鎮南軍重騎兵所配的東蠻馬。

    可惜在這場夜襲戰中,普藩族重騎兵的沖擊力根本沒有發揮出來,就被鎮南軍重騎兵給打亂了陣腳,直到這場夜襲戰結束,普藩族的重騎兵部隊也沒有組織起有效的反擊。

    當然普藩族的軍隊,在戰場上的堅韌程度還是很強的,如果一般的軍隊,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四萬多重騎兵在營寨內反復沖殺,可能早就炸營了。

    但是普藩族的軍隊,卻憑借舍身忘死的廝殺,硬是逼迫馬超不得不提前結束了這次襲營,帶領麾下的重騎兵部隊退出了普藩族軍隊的眾多營寨。

    等遠離了普藩族軍隊的那些營寨,這時天色已經放亮,馬超隨即清點了一下人數,心里不禁感到有些肉疼。

    夜襲可能也就打了一個多時辰,馬超所率領的六個重騎兵旅,就幾乎打光了一個半,損失了大約上萬名重騎兵。

    馬超苦笑著對第八禁軍衛副帥楊倫說道:“這些普藩族的軍隊,打起仗可比我們之前遇到的邏哲族頑強多了。”

    邏哲族也是高原上的一個民族,如果把普藩族排除在外,邏哲族在高原數十個民族當中,也算是一個大族,擁有四十多萬的人口。

    之前被馬超領兵截殺的那支上萬人的高原騎兵,就是屬于邏哲族一個大部落的。

    楊倫看著已經被鮮血染紅了鎧甲的馬超,笑著說道:“普藩族畢竟是高原第一大族,相對來說,邏哲族在高原上只是一個擁有幾十萬人口的小族,這次夜襲雖然咱們第八禁軍衛損失不小,但想必普藩族的損失更大,而且咱們襲營的時候,可沒有忘記放火!大帥,你這全身都是血,沒有受傷吧?”

    “沒有受傷,這些血都是敵人的。”

    “大帥,接下來咱們還留在高原上嗎?”

    “普藩族這支大軍吃了這次虧以后,應該在高原上也不敢大意了,咱們想再次偷襲也就不容易了,咱們先回家,等著這支普藩族大軍上門了,再繼續教訓他們。”

    普藩族的軍隊清點完了損失之后,作為統帥的吉勒德格,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在鎮南軍的夜襲當中,普藩族各部落的軍隊加起來損失了差不多十三萬人,這個損失數字相對一百二十萬的普藩族軍隊,吉勒德格勉強還能承受住。

    問題是在夜襲當中,各座營寨內的糧食,被鎮南軍的重騎兵給燒毀了大半,本來這次為了向鎮南軍討要糧食,吉勒德格好不容易才籌集到了夠一百二十萬大軍吃三個月的糧草。

    其實如果吉勒德格能籌集到更多的糧草,這次完全可以率領更多的普藩族軍隊,來向鎮南軍討要糧食。

    這一路趕過來,差不多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也消耗了三分之一的糧草。

    本來還剩下足夠一百二十萬大軍吃兩個月的糧草,結果鎮南軍的這次襲營,就把剩下的糧草燒掉了超過四分之三。

    就算現在吉勒德格手底下只剩一百零七萬軍隊,剩余的糧草也只勉強夠他們吃半個月的。

    嘎魯看著臉色鐵青的吉勒德格,小心翼翼的問道:“少族長,我們還繼續向興隆城前進嗎?”

    吉勒德格有些心煩的擺了擺手,“派快馬去給我阿爸送信吧!鎮南軍這次輕易就用萬余人的代價,給我們普藩族造成了十倍都不止的損失,想必就算我把剩下的一百多萬軍隊都帶去興隆城,鎮南軍也不會答應給我們糧食的。”

    頓了一下吉勒德格接著說道:“現在我們普藩族只能孤注一擲,聚集更多的兵馬來給鎮南軍施壓,或者是直接揮兵攻入鎮南軍控制的東蠻地區。”

    “少族長,那我們現在?”

    “讓各部重新修建營寨,我們在這里等待阿爸的決定!”

    幾日之后,信使日夜兼程,把吉勒德格親手寫的信,送到了普藩族可贊呼其圖的手里。

    呼其圖看完了長子吉勒德格的親筆信之后,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惆悵,隨后把長子吉勒德格的信,遞給了自己部落的大長老蘇勒莫。

    普藩族可贊呼其圖的部落,是普藩族最大的部落,有六十多萬的人口,如今已經七十多歲的大長老蘇勒莫按照輩分,還是可贊呼其圖的親叔叔。

    “可贊,燕國鎮南軍是一頭猛虎,我們普藩族在燕國鎮南軍的面前,充其量不過是一匹餓狼,一匹餓狼是打不過一頭猛虎的!”大長老蘇勒莫有些黯然的說道。

    “叔叔,就算燕國鎮南軍是一頭猛虎,我們普藩族是一匹餓狼,這個時候我們普藩族也沒有辦法退縮了,如果不能得到足夠的糧食,高原上其他的民族不提,僅僅我們普藩族,在接下來的半年里,就很可能會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口,那可是一千萬條族人的性命,而這還僅僅是保守的估計。”呼其圖咬著牙說道。

    大長老蘇勒莫搖了搖頭,“可贊,有些事情雖然你沒有告訴我,但是我也已經知道了,燕國鎮南軍現在控制著二十三個州府和三個都護府,其中南蠻都護府和西蠻都護府的土地面積、人口,甚至還超過了與高原相鄰的東蠻都護府,而且鎮南軍不但擁有上千萬正規軍隊,還擁有著數以千萬計的鄉兵,這數千萬鄉兵隨時可以轉化成鎮南軍的正規部隊。”

    呼其圖臉色微微一變,“叔叔,這是誰告訴你的?”

    大長老蘇勒莫嘆氣說道:“可贊,誰告訴我的并不重要,但是燕國的鎮南軍明顯是一個龐然大物,如果我們普藩族招惹了這個龐然大物,很可能會招來天大的麻煩。”

    呼其圖沉吟了一下說道:“叔叔,燕國的鎮南軍雖然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是現在鎮南軍正與三個國家進行戰爭,而且因為其中一個國家擁有著強大的海上艦隊,已經把鎮南軍大半的軍隊都阻隔在了大海的另一邊,只要我們普藩族能孤注一擲,還是有希望逼迫鎮南軍交出糧食的。”

    “如果鎮南軍就是不給呢?”

    呼其圖斷然說道:“那我就只能率領上千萬高原各族的軍隊,進入東蠻都護府自己找糧食了。”

    大長老蘇勒莫又嘆了一口氣說道:“可贊,其實就算我們普藩族減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口,也動搖不了我們普藩族的根本,也許用不了三十年的時間,我們普藩族就能把這三分之一的人口彌補回來,何必非要……”

    大長老蘇勒莫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呼其圖給打斷了,“叔叔,我繼承可贊之位已經三十多年了,好不容易把我們普藩族的人口,從兩千多萬增加到三千多萬,我不希望我這三十多年的努力化為泡影,我必須賭這一次!”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