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生死帝尊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陰魂不散
 宮輝關鍵時刻的退讓,讓北盟之約和銀河星盟之間的關系仿佛又有了一絲稍稍轉圜的余地。

可是唯有他們自己方才知道,這一處寶藏的出現,讓雙方之間的矛盾已經變得根深蒂固,無法消除。

“哈哈哈,宮大人幫助我們得到這件重寶,我們怎能獨吞?

這十滴之生命之力,我們可以拿出兩滴來當作宮大人的勞務費。”

宮輝既然退步,柳旭也是懂得做人,他知道不能夠將宮輝真的給逼急了。

他取出了兩滴生命之力,雖然這兩滴生命之力不足以填平宮輝心中的芥蒂,可是最起碼能夠讓宮輝心中的怨念稍微的平息一下。

宮輝聞言,他的臉色也變得好看了一些,雖然兩滴生命之力不多,但最起碼他的幼子.宮長空度過天劫成為圣人的事情已經初步有了著落。

至于信安貞的死,大家誰也沒有再提,這是一種默契,既然這信安貞死了,那就讓她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吧!“方岳,你的計劃似乎是沒有成功啊!別最后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怒江侯善意的提醒說道。

雖然最終死了一個信安貞,可是對于北盟之約而言,這并不算是傷筋動骨的大事。

方岳輕笑說道:“怒江侯不用擔心,這僅僅是我計劃的第一步而已,這宮輝乃是銀河星盟之中的大人物不可能不懂得隱忍和大局為重的道理!然而,這宮輝知道大局為重,可是宮長空便是未必了!”

果然,怒江侯將目光轉移落到了宮長空的臉上,宮長空的臉上依舊是滿臉的不甘。

這些生命之力明明應該都是他們的,憑什么被這北盟之約的人拿走,然后還假模假樣的還給他們兩滴,還要他們來承北盟之約的人情!宮輝和北盟之約的人有寒暄了兩句。

隨后便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這次的事情已經讓雙方之間心中生出了不小的芥蒂,至于這種表面上和和氣氣的模樣不過是一種虛與委蛇而已!等到北盟之約的人離開之后,宮長空不甘的對宮輝說道:“爹,他們北盟之約的人簡直就是欺人太甚,這些生命之力明明是咱們弄到手的,憑什么最后卻讓給了他們!”

宮輝微微瞇起了眼睛。

“長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次北盟之約氣勢洶洶而來,就算是真的撕破臉皮,咱們父子也不是這北盟之約的對手!這北盟之約狼子野心,眼看我銀河星盟沒落,竟然已經不再將咱們給放在眼里!若是這樣放任下去,我銀河星盟的威嚴日漸,咱們的身份和利益恐怕也會受到沖擊!”

宮輝的面色凝重,他深謀遠慮。

若是銀河星盟還是之前的銀河星盟,北盟之約在他們的眼中不過是跳梁小丑,定然不敢如此放肆,可是如今的銀河星盟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銀河星盟,有火神聯盟威脅在側,連北盟之約這種跳梁小丑都能夠欺負到他們的頭上。

“這次的計劃一定要成功,將地球作為誘餌,將毀滅魔族的人吸引到地球上去,然后再想辦法讓火神聯盟的人馬和毀滅魔族的人來一個鷸蚌相爭!等到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再引爆地球的星核!只有這樣,才能夠暫時化解咱們銀河星盟的危機!無論是毀滅魔族還是火神聯盟對于咱們銀河星盟都是猶如狼虎在側,不得不防啊!”

宮輝的眸子中閃過了一抹凝重的光。

而他的話則是被司馬尚武等人聽的一清二楚。

若是之前方岳將這些消息稟報給他們,他們還是有著一絲不信的話,可是從宮輝的口中親自說出他們已經是不得不信了!“這個銀河星盟,他們真的是活膩歪了,竟然膽大包天的算計到了我毀滅魔族的頭上來了!”

司馬尚武低吼一聲,這銀河星盟竟然將他們當成了對付火星聯盟的消耗品!這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方岳接下來你的計劃已經安排好了嗎?

若是還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我們定然會全力以赴!這銀河星盟之人太過分了!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簡直就是對不住我毀滅魔族的威名!”

“屬下自然是早已經準備妥當,司馬大人便是瞧好吧!”

方岳微微鞠躬,對司馬尚武唱了一個肥喏。

很快,宮輝便是返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他開始為宮長空籌備度過圣人劫數所需要的各種丹藥法器。

雖然別人不可能參與到宮長空的天劫中來,幫助他度過天劫,可是在度過天劫的過程中多準備些丹藥和法器,在渡劫的時候使用還是可以大大的提升渡劫的幾率的!宮長空也是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

這次宮長空的心情十分不好,他借著銀河星盟的名號走到哪里不是吆五喝六,別人對他畢恭畢敬。

可是這次一個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小小的北盟之約竟然敢明搶他們宮家的寶貝,這北盟之約已經在他宮長空的心中畫上了一個大大的紅叉。

宮長空在返回的路上,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洶涌而至的殺氣。

宮長空渾身的汗毛炸裂,他旋即回頭。

只見,一道黑色的人影從他的背后竄過,隨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追,給我追!在這貝吉塔星球中竟然還有刺客想要對我下黑手!一定要審問出他背后的指使者!”

本來宮長空便是在北盟之約那里吃了一肚子的委屈,此刻發現了有人敢跟蹤他,宮長空的心中更是怒火中燒!宮長空此刻已經失去了理智,帶著自己手下的人馬向著黑衣人逃離的方向追逐而去。

約莫追了近百公里的距離,宮長空沒有追到那個黑衣人,反而是看到了一群北盟之約的人馬在被毀滅魔族追殺。

這群北盟之約的人馬約莫有近百人的數目,其中有兩人竟然是圣人境的強者,其余之人也都是教主境和陰陽境的北盟之約的精英。

而毀滅魔族的那邊的人馬數目則是比北盟之約的人馬稍多。

那北盟之約的圣人被毀滅魔族的圣人纏住,節節敗退,有種無力招架的感覺。

他們看到宮長空帶著人馬趕來,不由得心中驚喜。

“銀河星盟的兄弟,趕緊來幫我們擊退這些毀滅魔族,只要將這些毀滅魔族擊退,我等定有重謝!”

宮長空見狀,不由微微一愣。

隨后,他緊咬牙根,惡狠狠的說道:“你們死了活該,還想要讓我救你們,門兒都沒有!”

宮長空的話,讓那些北盟之約的人馬都愣住了。

他們并未經歷剛才的一切,不知道北盟之約和銀河星盟之間已經接下了梁子。

在他們的印象中北盟之約和銀河星盟已經結盟,如今正是出于蜜月期,這宮長空身為銀河星盟的代表怎么能夠見死不救呢?

“動手!”

方岳再次遙控指揮,這次將宮長空引來全部都是他故意布下的局。

他要讓宮長空失去理智,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北盟之約的強者被毀滅魔族劫殺,只有這樣,這北盟之約和銀河星盟之間的間隙才會越來越大!這仇怨就仿佛是一枚種子,經過不斷的澆灌和成長才能夠讓銀河星盟與北盟之約的聯盟徹底的破碎與瓦解!那些本來還能夠稍微抵抗一下的北盟之約的高手們,忽然間變得好像紙人一般的脆弱。

不是他們變弱了,而是那些毀滅魔族變強了!雙方征戰,互相廝殺。

毀滅魔族的強者們盡皆出手,各自施展出了無上的殺招。

劍氣如林,紛紛而下。

每一道劍氣都能夠割裂天地。

“這劍氣絕對不是他們能夠做到的!”

司馬尚武看到這一幕,他不由驚呼。

這些毀滅魔族都是他的手下,派遣出來的那些圣人也都是經過他親自應允和點頭的。

圣人境以上的強者,無論是對于哪一方的勢力而言都是極為珍貴的戰略性資源!沒有司馬尚武的審核和點頭,方岳怎么能夠輕易的將這些圣人派遣出去!“這些劍氣自然不是他們施展的出來的,這是我向怒江侯大人討要的一張紙符,紙符之中儲藏這十八道圣人境層次的劍氣,只要這張紙符施展出來,也就意味著這場爭斗快要接近尾聲了!”

方岳的聲音有些輕微。

仿佛是囈語一般。

“這畢竟是在貝吉塔星球,是北盟之約的地牌,他們恐怕很快就能夠洞悉到自己的人馬遇伏,如果這些北盟之約的強者不死絕,還無激生出北盟之約心中那么多的怨恨之心,可是如果這兩位圣人境的強者死了,從此之后北盟之約和銀河星盟恐怕立刻就能夠勢不兩立!”

方岳開口,將他的計劃和盤托出。

果然,十八道的劍氣落下,那些毀滅魔族的身體盡皆被劈斬粉碎。

之前,他們便是勉強抵擋,如今又有十八道圣人境層次的劍氣加入戰場,他們立刻不敵!北盟之約的圣人隕落。

他們的魂牌破碎!這一刻,連柳旭都被驚動,他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天的怒吼。

“撤退!”

方岳再次發出指令。

那些毀滅魔族根本就不顧旁邊冷冷發呆的宮長空等人,直接有序的離開撤退。

如果再留下來,這北盟之約的大部隊恐怕就要到了,到時候就算是他們能夠將逃脫,恐怕也要退層皮。

“都死了!哈哈哈,我北盟之約的第三十三軍的兩位圣人都死了!”

伴隨著癲狂的笑聲,柳旭親臨。

他的雙眼殷紅,血絲遍布,宛如染血一般!這貝吉塔星球是他的底牌,其中的每一位北盟之約的圣人都是他消耗了無數的資源和心血培養出來的!之前信安貞的死就已經讓他的心中生出了極大的憤怒!只是迫于大局,他不能夠對宮輝翻臉。

然而,這次,他們北盟之約竟然有死了兩位圣人境的強者,旁邊依舊是有銀河星盟的人袖手旁觀!柳旭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對著宮長空一字一頓的喝問道:“你在旁邊旁觀為何不出手救下他們!”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