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御明 > 第010章:東林黨的施壓
    “此事絕不能,就這樣結束。今日之事,若我輩無動于衷,那魏閹更不懂收斂。趙宗武那狂徒,簡直是太無法無天了!”

    左光斗神情中帶有憤慨,雙手背于身后,在葉府正堂來回踱步,不時還虛指地面,義憤填膺的對志友說著。

    從乾清宮中出來,以首輔葉向高為首的,東林黨官員并沒散去。

    相反因此番爭論,進而產生的漣漪,此刻皆齊聚于葉向高府邸。

    相比較于上一次的齊聚,此番,鄒元標、趙南星兩位東林黨,元老級存在也被請來。

    “遺直說的沒錯。”鄒元標的背略顯佝僂,但精氣神依舊硬朗,虛指前方,是語氣鏗鏘道:“那趙狂徒,雖為遼東錦州參將,但在京并無背景。

    按制傳報遼西之情,其根本就不符規矩,但此番那趙狂徒前來京城傳報。

    其不第一時間傳報內閣、兵部等有司,卻私下與魏閹勾結。

    欺陛下年幼,無辨別是非的能力。

    借助此招,使陛下對遼西之失,皆怪罪于肖乾之身!

    今趙狂徒,得陛下圣寵,得以進內廷。

    對此不義之邊將,我等必為大明社稷,而對其壓制!”

    從京城起謠傳,到入宮對峙,再到遼西軍情傳來,在這一系列發展中,葉向高他們并未占據優勢。

    從一開始就處于被動狀態,在乾清宮時尚不明顯,可待一切結束,眾人細細品味時,這其中卻存在著諸多疑問。

    作為此番收獲最大的,趙宗武那絕對是贏家。

    盡管葉向高他們不清楚,此次入宮,趙宗武究竟得到了什么封賞。

    但通過內廷魏閹的拉攏,那也不難看出。

    此番天啟皇帝,賜予趙宗武的封賞,必然不少!

    官位上不知有怎樣的提升,但趙宗武在錦衣衛的變動,甚至不必深查,葉向高他們便已知曉。

    “可想壓制趙狂徒,當以何名義來提?”魏大中皺著眉頭,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作為天啟皇帝身邊的新晉紅人,即便東林黨想搞趙宗武,那也必須要有,能拿得出手的理由才行。

    師出有名,這樣才能不被人抓住把柄。

    魏大中的話,讓眾人皆陷入短暫思索,如何正大光明的說,這是問題的關鍵,而禮科都給事中楊漣,很快就想到了方式。

    “這趙宗武是錦州參將,而此次其前來入京,是為傳報遼西之變,名義上來說,是歸兵部統轄。

    雖遼西之變已由,駐山海關兵部分司主事,張元芳傳達,但具體細節,并沒有達到詳細的地步。

    這其中是否存在歧義?

    巡撫王化貞、經略熊廷弼等一應遼東官員,在這其中究竟做出了,怎樣挽救的舉措。

    這些,我等皆一概不知!

    現今兵部尚書,張鶴鳴心憂遼西,請鎮經略,但去往經略遼東前,這有關情況必須要理清楚!

    那何不以兵部的名義,命趙宗武前去述職?”

    遼西之變的相關情況,雖說已由張元芳遣派人員通稟,并且已讓天啟皇帝知曉,這其中也定下了王化貞的罪責。

    但是,這并沒有經內閣審批。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并不是一件完整的程序。

    盡管存在著難度,但是想要推翻結論,哪怕這只是,名義上的結論,這也是有可能的存在。

    楊漣的回答,讓葉向高、鄒元標等人,眼神中閃爍著精芒。

    作為東林黨內部,少有的硬骨頭,楊漣最不屑做的,就是官場推搡之事,但這一次趙宗武,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

    為了上位,竟以東林黨為踏腳石。

    這也讓楊漣在心中,想的就是要殺一殺,趙宗武的氣焰,在沒有蓋棺定論的前提下,一切都是可為的。

    高攀龍眼珠轉了又轉,嘴角浮現幾分笑意,接著便道:“文孺說的不錯!

    再者說那張鶴鳴,雖心憂遼東,但其心還是略懼建奴之威,若在沒搞清遼西之地,真實情況的前提下,他必心有所疑!

    如此一來,只需向其分說一二,那他便急于傳趙宗武訊問!”

    “到那時,只要趙狂徒入了兵部,那一切就不容他繼續放肆了!”韓曠那右手是重拍書案,語氣洪亮道。

    想要殺一殺武將的氣焰,那對文官來說,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自土木堡之變后,通過一系列博弈,文官勢力成功翻身,并不斷通過軟刀子,去剃掉武將勢力的骨頭。

    也因為這樣,使得原本凌駕于,武將勢力之上的勛貴,迫于種種壓力,徹底成為了清高勢力。

    沒了這相結合的存在,武將就一步步淪為,文官腳下的踏石。

    比起權謀,比起心計,誰都不能比得過,這些修習孔孟之道的書生。

    他們肚中的壞心思,簡直是壞的不要不要的。

    “那此事誰去向張鶴鳴敘說?”見楊漣、高攀龍、韓曠先后發聲,本一直沉默的趙南星,便帶有詢問的說道。

    趙宗武做事跋扈,這使得誰都對其印象不好,趁著他尚未被天啟皇帝冊封,此是最佳的翻盤機會。

    如果錯失了此次機會,那想摘出此次遼西之變的旋渦,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張問達面色平淡的站出,聲音洪亮道:“我去,我與張鶴鳴尚有幾分交情。

    且此去找張鶴鳴,所為并非私事,此乃我大明之國事,想必那張鶴鳴分得清楚!”

    張問達這話說的冠冕堂皇。

    “那好!”葉向高聽后,當即點頭表示道:“你皆可前去張鶴鳴府中,務必將這其中的輕重講明。

    目的不是為了我們解決趙宗武,而是讓張鶴鳴前去打壓!”

    對于這其中的彎彎,葉向高他們已經歷過很多次,所以這其中尺寸的拿捏,他們要比其他派系,要清楚明了的多。

    這件事從一開始,他們東林黨就不能先冒頭,畢竟這嫌疑身份還沒有脫離。

    只有解決了這嫌疑身份,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做了。

    雖說預想計劃不錯,但誰又能想到,此時趙宗武已做了,天子親軍序列下的指揮使,并且是初創的!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