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女生小說 > 藥師娘子超兇的 > 第106章 公子,你真俊
    青云鎮雖不大,卻也有十幾家醫館,其中最知名的有兩家,一家是百草堂。

    還有一家,叫回春館。

    兩家是同行,又在同一條街上,自然避免不了競爭。為了搶病人,回春館不惜以本傷人,同樣的藥,百草堂賣什么價,回春館一律便宜百分之五。

    不要小看這百分之五,世人皆趨利,能省為什么不省,又不是跟錢過不去。久而久之,回春館的生意絡繹不絕,而百草堂門可羅雀。

    直到幾年前,秦仲秦御醫告老還鄉,以一己之力,使得百草堂起死回生。

    畢竟國醫圣手跟鄉下郎中相比,這中間的差距,可遠遠不止百分之五。

    為此,回春館的苗掌柜十分頭疼。

    比醫術,人家是給皇帝老兒一家子看病的,要是醫術差,估計都活不到告老;比名聲,人家是御醫!光一個“御”字,就能讓全鎮的百姓瘋了似的往他那兒涌,甭管有病沒病,只要讓他那雙摸過皇帝娘娘們的手摸一下,都恨不得一個月不洗手;至于比價格......哎,不提也罷,提起來一把辛酸淚啊。

    苗掌柜正坐在柜臺前唉聲嘆氣,忽見一個男人在門口探頭探腦,鬼鬼祟祟。

    那人瘦得像皮猴,淚堂發黑,唇色無華,顯然是縱欲過度的病癥。

    反正閑著也是無事,好不容易來個病人,怎么能輕易放過?苗掌柜抬手制止了學徒,自己起身走過去,笑瞇瞇開了口。

    “這位公子,可是要看病的?今日湊了巧,剛好是霍郎中坐診,他最擅長替人調理身子,補氣壯虛。來來來,快些進來!”

    這般熱情,瘦皮猴有點兒受寵若驚,猶豫片刻后,抬腳邁進了門。

    “我不是來看病的。”他將手里的麻袋往地上一放,問道,“不知你們這兒收不收藥材?剛挖出來的,新鮮的,便宜點賣給你們。”

    聽說是賣藥的,苗掌柜便有些失望。

    現在醫館的生意不好,他們還屯著許多藥賣不出去呢,都要鬧耗子了,哪里還需要再進。

    他笑容淡淡:“公子向北走,那邊都是醫館,你可去挨家挨戶問問看。”

    聽了這番推托之詞,瘦皮猴開始暴躁起來:“我剛從那邊過來的。咋的,現在病人都不用吃藥了?還是咱青云鎮國泰民安,大家連病都不生了?”

    苗掌柜呵呵。

    不是青云鎮沒有病人,而是病人都去百草堂了,他們回春館都維持得這么艱難,其他小醫館就更不用說了,沒倒閉已經算好了。

    不過這一點,打死他也不會提醒眼前這個腎虛男的。給自己的死對頭送藥材,他又不蠢!

    當然了,若是這人自己摸了過去,就算他運氣好。

    “抱歉了,公子請便吧。”

    說完,苗掌柜轉身準備回柜臺。

    瘦皮猴更暴躁了,抬腳在麻袋上恨恨地踢了好幾腳,罵罵咧咧:“媽的,還說是什么好藥材,分明是狗不理嘛!”

    苗掌柜停住了腳步。

    狗不理?是在罵他嗎?這腎虛男倒是有幾分膽色啊,他們回春館雖說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堂堂一個大掌柜,出去了誰不給幾分臉面,沒想到,居然被人當面罵成狗!

    他心中惱怒,霍然回頭,就要叫人過來教教這小子怎么說話,忽地聞到了一股奇特的味道。

    這種沁人心脾的雞屎味兒,難道是......

    苗掌柜忙重新堆起笑臉,指著地上那個麻袋,說道:“公子可否打開給我瞧瞧?”

    瘦皮猴見他轉了態度,大喜,忙不迭解開袋口。生怕苗掌柜嫌臭不要,他還解釋了一句:“味道是有點兒沖,不過您放心,這絕對不是從糞坑里刨出來的!”

    話剛說完,就見苗掌柜伸手拿了一個出來,翻來覆去地看,又放在鼻子前仔仔細細地聞,還一臉陶醉。

    他嘴角抽了抽。

    這人大概是有什么怪癖,之前死活不收,他一發脾氣,倒是松了嘴;那么惡心的味道,平常人避之不及,這人卻享受得很。

    真是費解。

    苗掌柜卻心中狂喜。

    就是這個味道!天麻,竟然是天麻!而且,還是罕見的烏紅天麻!

    要是有了這批烏紅天麻,他們回春館就真的可以回春了!那些百草堂無法根治的小兒驚厥、半身偏癱、頭痛驚風...統統都可以治好!

    到那時,回春堂就可以打響名號,重回巔峰!

    苗掌柜清了清嗓子,極力掩飾內心的情緒波動,笑吟吟問道:“這藥,不知公子打算怎么賣?”

    瘦皮猴眼珠一轉,說:“還是您先開個價吧,合適我就賣了,也省得再去找別家。”

    苗掌柜思索了片刻。這腎虛男很明顯并不懂藥,要不然,他不會不知道天麻自帶臭味。而且他也不了解市場,否則哪里舍得下腳踢。

    想到這里,苗掌柜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我出...十兩銀子一斤。”

    “啥?”瘦皮猴呆了一下,然后叫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苗掌柜有點心虛:“若是公子不滿意,那我......”

    “不!我滿意,我太滿意了!”瘦皮猴迫不及待將麻袋往他那邊一推,生怕他反悔似的,嘴里催促道,“那您趕緊稱一下,我還有急事,賣了好走。”

    這話正中苗掌柜的意,他馬上喊人拿來桿秤,半麻袋天麻,一共十二斤八兩。

    苗掌柜給了超低價,多少內心有點兒不自在,便按了十三斤算,付給了瘦皮猴一百三十兩整,錢貨兩訖。

    瘦皮猴做夢一般出了回春館,然后進了街角一個狹窄的胡同。

    他靠在墻邊,先是左右環顧一圈,見沒人注意,才哆嗦著手,從懷里摸出那張銀票。

    “一百三十兩啊,老子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錢......”

    真是沒想到,二房居然用那幾塊廢地,種出了這么厲害的玩意兒。就那幾十個看起來比地瓜還丑,聞起來比雞屎還臭的小東西,竟然這么值錢。

    早知道,他應該把那幾塊地全挖光才對。

    哎,可惜了。

    想象著沈籬跟盛竹圍著沙地痛哭流涕的樣子,沈金寶覺得心里又解氣又爽快,如同六月天吃了冰鎮雪梨。

    他把銀票揣回懷里,拍了拍,然后挺直了胸膛,哼著曲走出了胡同,開始在街上閑逛。

    錢壯慫人膽,以前他雖然也不缺銀子使,可那都是他娘偷偷塞給他的幾十文錢,或者嚴婆子拗不過他的死纏爛打,扔給他的幾錢碎銀子。

    哪像現在,整整一百三十兩啊!

    沈金寶美得冒泡,背著手走在街上,睥睨眾生。

    誰能比他更有錢?還有誰?!

    “公子,你長得可真俊。”路邊,一個穿著紗裙的美女朝他招了招手,笑得花枝亂顫,“進來吃飯啊!”

    沈金寶抬眼往她身后一瞧。

    那是一間裝修奢華的三層酒樓,門頭上寫著三個鎏金大字。

    玲瓏軒。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