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其他小說 > 辣手小醫妃 > 第816章 他顧明淵,絕不退讓!
    顧明淵起初還在想秦懷玉是想做什么呢,可等到得了消息之后,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其間還夾雜著滿滿的感動。

    這個丫頭,自己當時既然敢撕圣旨,自然就做好了準備??善龘淖约簳换实圬熈P,所以竟然搶先一步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到了她的頭上。

    要知道,他撕了圣旨,跟秦懷玉處于妒忌而毀了圣旨,這在皇帝的眼中可是不一樣的罪過。

    偏偏秦懷玉心知肚明,卻還是將這事兒給算到了她的頭上。

    傻丫頭呵。

    顧明淵心中只覺得滿滿的酸脹,更多的卻是感動。

    他深吸一口氣,轉而吩咐道:“來人,備車,本王要進宮?!?br>
    他是男人,頂天立地,怎么能讓一個小女孩來替自己頂這些事情?

    更何況,當時撕圣旨的時候,他就做好了之后該如何應對的準備。

    在秦懷玉這件事情上,他顧明淵,絕不退讓!

    ……

    秦懷玉卻不知那消息居然飛速的傳到了顧明淵的耳中,她收拾東西回了鎮國公府之后,第一個擔心的便是莊月蘭。

    當著滿屋子的下人,莊月蘭不好問,只是急匆匆的將人趕出去,待得只剩下她們母女的時候,方才焦灼的問道:“這是怎么了,先前還是好好兒的呢,怎么就跟王爺鬧矛盾了?”

    秦懷玉這收拾了大包小包的回來,是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跟顧明淵出了問題,不然的話,怎么會就這么回娘家的?

    若是換了旁的府邸,出嫁的姑娘敢鬧這么一出,怕是不消別個,自家長輩就先生氣了,畢竟這可是壞名聲的事情。

    可到了莊月蘭這里,卻只有擔心。

    擔心女兒受委屈。

    見莊月蘭眼中的擔心,秦懷玉心中暖洋洋的,一面拍了拍莊月蘭的手笑著安撫道:“母親別擔心,我跟王爺沒事兒?!?br>
    她這話,莊月蘭卻是不信的,因嘆了口氣道:“若是真的沒事兒,怎么就這么回來了?不過說起來,王爺這個脾氣,也不像是會無理取鬧的,可是你做了什么事情,惹得你們夫妻兩個不高興了?”

    自己這個女兒,她是了解的,只要脾氣上來,那才不管天王老子呢,誰都攔不住她的。

    只是那淮安王對女兒幾乎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了,小兩口成婚小半年也從未鬧過什么事情,這又是因為什么了?

    莊月蘭想不出來,秦懷玉見她這模樣卻是笑了:“您還是我親娘嗎?哪有這么說自己女兒的,難道就不能是他欺負了我?”

    眼前這丫頭眉眼驕縱,看的莊月蘭沒好氣的點了點她的眉心,嗔怪道:“你長得就不像是好欺負的樣子!”

    秦懷玉心中腹誹了一句,瞧瞧這顧明淵做的事兒,潤物細無聲的就將自家娘親給俘虜了,分明出嫁前還擔心她過不好呢,現在都開始說她驕縱了!

    不過這話她可不敢當面說出來,只是討好的笑道:“是是是,所以您還擔心什么呢,我真的沒事兒?!?br>
    誰知她話音未落,就見簾子被挑開,秦毅大步走了進來,沉聲問道:“可是顧明淵欺負了你?”

    他今日休沐在家,正在書房呢,聽聞下人來傳話,道是小姐收拾了行囊回家來了,第一反應便是她受了欺負。

    誰知這會兒氣沖沖的進來,卻見自家女兒笑的小狐貍似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受欺負的模樣。

    不過該問的還是要問的。

    見秦毅進來,秦懷玉先是起身行禮,甜軟的一笑,道:“給父親請安,女兒沒受欺負,不過么……我倒是做了一件大不敬的事兒,心虛跑回娘家的?!?br>
    她這話一出,秦毅頓時松了一口氣,坐到了椅子前,隨手抄起茶盞喝了一口茶水,這才問道:“可是你將顧明淵那廝給打了一頓?”

    也不對啊,這也算不上大不敬吧,夫妻之間么。

    聽得他這不著四六的話,莊月蘭沒好氣的拍了他一下,低聲嗔道:“在孩子面前胡亂說什么呢?”

    聽聽這話,是一個當爹的該說的么!

    見自家媳婦這目光,秦毅訕訕一笑,轉而換了個方式問道:“說吧,你到底做什么了?”

    秦懷玉嘿然一笑,雖說她來的時候已經打算好了,可這會兒真要說,卻還是怕嚇到母親。

    因此她先是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繼而又站起身來,將腳步往自家爹爹身邊挪了挪,訕訕道:“父親母親,我若是說了,你們可別生氣。唔,生氣了也別打我!”

    這話說的倒是有些嚴重了,秦毅反倒是生了幾分興味。自家這個小祖宗平日里就是個混世魔王,雖說女兒是他的掌中寶,可什么德行他還是清楚的。

    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到對方這個模樣,不由得感興趣問道:“你到底做什么事兒了,總不能是挖了皇帝他們家祖墳了吧?”

    不等秦懷玉說什么呢,莊月蘭就先打了他一下,低聲道:“慎言!”

    她家夫君在外明明也是個不怒自威的角色,怎么到家里,就這么口無遮攔的呢!

    她自然不知道秦毅心里憋著火氣呢,這些時日皇帝做的事情實在是大失民心,朝中坊間民怨沸騰,憑空的給城南城北大營并著五城兵馬司添了諸多的事務。

    在外面他不能說什么,到了家中,若是再不吐槽對方一頓,怕是早就氣得憋過氣去了。

    秦懷玉倒是習慣了爹爹這個模樣,因此只是擺手笑道:“您放心,女兒還沒那么傻呢。再說了,我無緣無故去挖皇陵做什么,多瘆得慌啊?!?br>
    她說到這兒,在莊月蘭有些不耐煩的眼神中,到底是一字一頓道:“我只是……撕了皇帝傳的圣旨?!?br>
    這話一出,莊月蘭瞬間大驚失色,猛地站起身問道:“你做了什么?撕圣旨?!”

    相較于自家媳婦的慌亂,秦毅只是詫異了一下,倒是迅速的鎮定了下來,一面拉著莊月蘭坐下安撫著,一面問道:“圣旨上寫了什么?”

    他倒是抓住了關鍵,秦懷玉也不瞞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寫了,末了又道:“當初說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是顧明淵,此番皇帝如此傳召,我一個不高興,就將圣旨給撕了。父親,您不會怪我吧?”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