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鹿覓仙途 > 第一百一十章 曲水巷遭遇
    紅衣青年瞥了劉小鹿一眼,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在下荊湖吳天昊?!?br>
    荊湖吳天昊?

    這些日子里,劉小鹿也從胡易之的口中大概了解了一下宗元城附近的幾大勢力。

    以宗元城為中心,方圓幾百里內共有四大修仙家族,分別是禹川胡家,荊湖吳家,彭澤許家,嶧山墨家。

    除了四大家族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勢力,那便是宗元城城主府。宗元城主雖然人口凋零,也并未建立家族勢力,可手底下卻招納了不少散修。

    憑著宗元城主筑基后期的實力,又有這些實力不俗的散修們的支持,再加上近年來合道宗與城主府的關系愈加緊密,城主府倒是漸漸的隱隱有了那么幾分附近諸大勢力之首的意思。

    劉小鹿仔細的看了看那紅衣青年身上的衣物,發現果然與吳天嬌所穿的衣物款式頗為相似,想來這青年應該確實是荊湖吳家之人。

    “原來是吳家哥哥,不知天昊兄跟著我二人所為何事?”劉小鹿對著吳天昊微微行了個禮,笑道。

    雖然她彎著眼睛看似毫無防備的笑著,可右手掌心卻仍死死扣著青竹飛劍,一雙眼睛更是一瞬不瞬的黏在那紅衣青年身上。

    吳天昊看了看劉小鹿藏在衣袖里的右手,有些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道,“胡家丫頭我勸你還是別折騰這些小心思了,憑我煉氣九層的修為,若是想拿下你易如反掌?!?br>
    劉小鹿聞言一怔,她雖然能看出來吳天昊的修為比她高,卻沒想到這廝竟然整整比她高了三個境界!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劉小鹿便也不再遮掩,索性直接將手中的青竹飛劍一拋,一道瑩瑩的青光便圍著她和洛麟滴溜溜的打起了轉。

    見狀,吳天昊不由得皺眉道,“我今日并不想與你動手,我只問你,你是不是雙靈根資質?”

    以她十二歲的年紀便修煉至煉氣六層,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她必定資質過人,因此此事倒也沒什么好遮掩的。

    于是劉小鹿只得點頭道,“是?!?br>
    吳天昊一聽,那張漫不經心的面上終于拂過一絲喜色,忙又再次出聲問道,“胡家修煉的是木屬性功法,那你靈根中的另一種屬性是什么?”

    雖然不知道這吳天昊問這個做什么,但是看他的反應就不難猜出這對她來說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劉小鹿顰眉思索了一會,沉聲道,“天昊兄,雖然我們幾家也算是世交,但是你的這個問題似乎有些僭越了吧?!?br>
    “不愿說?”吳天昊倒也不惱,而是饒有興致的挑了挑眉,道,“那我便只能自己來看了?!?br>
    聞言,站在劉小鹿身旁始終不曾出聲的洛麟終于臉色一變,當即一步跨出,拔劍擋在了少女的面前。

    吳天昊斜睨了白衣少年一眼,冷哼道,“不自量力?!?br>
    也不見他如何動作,紅光一閃間,便有數枚紅色的環形光圈徑直朝著兩人激射而來。

    見此情景,劉小鹿忙咬牙驅動圍繞在兩人身邊的青竹飛劍試圖抵擋。

    只聽得當當幾聲脆響,在數個紅環的接連攻擊之下,青竹飛劍化成的青光沒撐多久便光芒暗淡的跌落在地。

    眼看那威力巨大的紅色光環沖著兩人攻擊而來,劉小鹿慌亂之下忙從懷里掏出兩張符箓,也來不及看是什么屬性的便丟了出去。

    只見一個足有頭顱大小的紅色火球呼嘯著朝著紅色光環撲了過去,與此同時,一道光芒璀璨的金芒也緊跟在火球之后迅速成型。

    火球當先與那紅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砰的一聲巨響。

    火光很快散去,那氣勢洶洶的巨大火球完全消散在了空氣中,而那紅環居然毫發無損,甚至還似乎愈加漲大了幾分,挾裹著呼呼的風聲,速度不減的朝著兩人繼續擊去。

    緊接著,金芒也與那紅環狠狠相撞。

    這道金屬性的符箓起到的效果似乎稍微好些,在巨大的沖擊力下,為首的那枚紅環被那金芒撞的去勢一頓,一金一紅兩色光芒一時間在空中僵持不下。

    吳天昊見狀,不慌不忙的伸手一指,數個紅環便接二連三的擊在了那金芒之上。

    緊緊數息功夫,那金芒上便明滅不定的出現了數道裂紋,眼看就要潰散一空。

    情急之下,劉小鹿當即從懷里取出了剩下的三張符箓,一股腦的全拋了出去。

    在那金芒終于支撐不住碎裂開來的同時,一團藍盈盈的水球也同時成型,劈頭蓋臉的朝著那數個紅色光環包裹而去。

    一直云淡風輕的吳天昊見狀,終于眉頭一皺,手中掐訣,似乎是想要驅使那紅環避開這團水球。

    雖然他的反應已經極快,可那數枚紅環的速度本就極快,根本來不及調轉方向,便瞬間沖進了藍色水球的包圍之中。

    紅環一陷入水球之中,便跟啞火了一般,速度便明顯遲滯了下來,與此同時,藍色水球的體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著。

    吳天昊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這赤炎子母環是族中特意為了他求煉器高人打造的一套火屬性高階法器。

    這套法器由一只母環四只子環組成,由于其子母套的特性,威力更是比尋常的高階法器還要高出數倍。

    可此法器也有一個說不上缺點的缺點,那便是受五行屬性的限制極大,雖然這使得它對木屬性法術的克制極強,可一旦遇上水屬性的法術卻便很容易反過來被其所克制。

    看著空中那團不斷縮小的藍色水球,吳天昊心中不由得暗自慶幸,幸好那只是一道低階靈符,對法器的傷害應該不會太大。

    可他臉上的僥幸之色還來不及褪去,便看到又兩團藍汪汪的水球在空中迅速成型,狠狠的朝著第一團水球砸了過去。

    這數張靈符正是劉小鹿當日在青玉谷從吳天嬌處得來,而吳天嬌修習的火屬性功法,所以潛意識里便對水屬性法術有所抵觸,因此她的攤位上的眾多符箓中一多半便是她從家族中得到的水屬性符箓。

    原本水屬性法術由于攻擊力低下,是低階符箓中最不受歡迎的,沒想到今日倒是幫上了劉小鹿的大忙。

    “可惡!”

    吳天昊瞬間臉色大變,手中連著掐了數道法訣,試圖將自己的法器從那水球的束縛中解救出來。

    而三道水球術疊加在一起,竟是硬生生的暫時切斷了他和赤炎子母環之間的聯系。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