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八章 生命能量
    深邃平靜的投影空間之中。

    陳長銘看了看眼前面無表情,只知道一個勁向自己身上沖過來,連走路都走的歪歪扭扭,只能用爬的張石頭,這一刻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隨后下一刻,他揮了揮手,胳膊發力,力道在瞬間炸開,簡單直接的揮出了一拳。

    砰??!

    張石頭的身影直接飛了出去,胸前出現一道深深的烙印,上面的拳頭印子極其的明顯。

    這一拳過后,張石頭頓時失去了行動能力,直接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不過,他卻還沒掛掉。

    于是,陳長銘上前,又補了一拳。

    砰!

    “你獲得生命能量......”

    淡淡的提示文字在眼前浮現。

    陳長銘輕聲嘆了口氣,對此并不感到意外。

    一個可憐乞兒的身上能有什么好東西?

    估計也就身上的生命能量還算是有點價值了。

    “唔?”

    獲得了那生命能量之后,陳長銘愣了愣。

    因為這一次,獲得了那些生命能量之后,他似乎感覺到,這些生命能量并沒有被他消耗掉。

    或許是因為他這一次狀態還不錯,身體沒有多少損耗的緣故,那些從張石頭身上獲得的生命能量并沒有被消耗掉,而是就這么儲存了下來。

    陳長銘試了一下,發現他似乎能夠控制這些生命能量的改變,可以主動控制這些被儲存下來的生命能量是否消耗。

    這個發現令他心中一動。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有些搞頭......”

    坐在馬車里,陳長銘低頭陷入沉思。

    生命能量的作用,他之前已經驗證過了。

    在之前的時候,他身上還有些傷病未愈的痕跡,但是在一次生命能量的洗禮之后,不僅身上的一切傷病痕跡盡數消失,就連原本消耗的精力都被補充回來了。

    這就相當于一劑大補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你來一次徹底的洗禮,能夠在瞬間把你的狀態調整到最巔峰。

    現在陳長銘就在尋思。

    如果能夠搜集到足夠數量的生命能量,之后若是與人搏殺,是不是無聲無息之間,就多一個優勢了?

    想想看,在搏殺之中,陳長銘被敵手砍了一刀,結果在剎那之間就用生命能量復原了,而對方卻是只能硬抗。

    一來一去之間,耗也能把對方耗死了。

    只要沒有一下被人干掉,立刻就可以恢復過來,這種頑強的生命力,是陳長銘最喜歡的。

    “看來還給想辦法,多搜集一些生命能量了......”

    陳長銘若有所思,望著前方張石頭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被陳長銘的眼神盯著,張石頭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不知道為何,這一刻總感覺眼前陳長銘的眼神有些古怪。

    “這小老爺該不會有什么怪癖吧?”

    他縮了縮身子,這一刻心里下意識的閃過了這個想法。

    時間慢慢過去。

    很快,陳長銘幾人回到了陳家所在的駐地之中。

    陳子德望了望陳長銘帶來的張石頭,看著他那副殘疾的模樣,不由搖了搖頭:“跟我來吧?!?br>
    他開口說道,一身寬大的灰袍隨風輕舞,隨后率先向前走去。

    陳長銘帶著張石頭,跟在了陳子德的身后,一路向前走去。

    很快,他們來到了一片有些荒蕪的區域。

    這里算是整個莊子里比較偏僻的地方,周圍看上去沒有多少人,僅僅只有一些下人走在這里,一個個的臉色都十分麻木。

    走到這里,陳長銘明顯感覺到這里的氛圍有些不同。

    這時,一陣哀嚎聲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轉過身,望向遠處,看向了一邊。

    在另一邊,一個擔架擺在那里,一個人躺在上面,正發出一陣陣的哀嚎。

    陳長銘定睛一看,發現那是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青年。

    青年看上去年紀不大,大約二十五六,正是人生之中最年富力強的階段,但是此刻卻是已經變成了一副極其凄慘的模樣。

    他的一只手臂已經斷掉了,從斷口上來看,應該是被利刃直接砍斷的,渾身上下密密麻麻都是傷口,這一刻臉色蒼白,整個身軀在擔架上躺著,在那里不斷發出一陣陣的哀嚎。

    “那是?”

    望著那個青年,陳長銘轉身,望向一旁的陳子德,輕聲開口問道。

    陳子德輕聲嘆了口氣:“是劉家那邊?!?br>
    “前段時間,我們與劉家之間的那片地盤上發現了一片鐵礦,為了把它搶到手上,這段時間我們血拼了好幾次.....”

    陳子德嘆了口氣,輕聲說道:“你子靈兄長現在已經帶人過去了,過一段時間,我恐怕也要帶人過去?!?br>
    “眼前這些,應該就是從那邊送回來的弟兄......”

    他望著眼前的青年,輕聲嘆息道。

    陳長銘也不由沉默。

    這個世界遠比前世的世界要殘酷的多,各個地方都很危險。

    陳家身為武學世家,盡管是這一片區域的地頭蛇,但也不是沒有對手的。

    在附近,除了陳家之外,同樣還有幾個類似的武學世家存在,與陳家彼此之間都是競爭對手,雙方時?;鸩P殺一場。

    劉家便是其中之一,與陳家乃是多年宿怨,數十年以來,彼此之間都是殺過對方不少人,算得上是死敵了。

    “這些人之后該怎么辦?”

    陳長銘沉默了一陣,隨后繼續開口問。

    “族里有專門給他們準備的地方,還能動的,會送到專門的地方做事,至于不能動的,族里也會養著......”

    陳子德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只是,待遇到底不可能和過去相比了......”

    不是所有人都和他們一樣的。

    陳一鳴乃是陳家的統領之一,是陳家之中實力最強的幾人,不僅地位尊崇,手上更掌握了不弱的力量。

    陳長銘身為陳一鳴的侄子,天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就算自身體弱,習武事倍功半,但到底還是衣食無憂,不用面對外面的腥風血雨。

    但那些普通的陳家子弟,就沒有那么好運了。

    作為普通的陳家子弟,他們被培養出來,就是為了與外敵廝殺,一路之上與人廝殺是少不了的事情。

    若是資質優異,運氣又足夠,實力強大還好,但若是運氣差些,戰場之上刀劍無眼,那可就全都完了。

    當場死了也就算了,但一旦殘廢,基本上整個人以后就廢了。

    雖然有族里養著,吃飯不用愁,但太好的生活也不用指望了。

    想到這里,陳長銘心中嘆息。但也同時心中一動。

    而在這時,前面一陣細微的聲響傳出。

    在前方不遠處,那個躺在擔架上的青年似乎醒了過來。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