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九章 學醫
    一陣輕微的哀嚎聲從前方傳來,看這樣子,似乎是那個青年醒來。

    他從昏迷中醒來,這一刻已經發現了自己身上的情況,在那里忍受著痛苦,發出了一陣陣的哀嚎。

    陳長銘輕輕的嘆了口氣。

    在一旁陳子德詫異的眼神注視下,他向前走去,緩緩走到了那個青年的身旁。

    “你還好么?”

    他的聲音柔和,這一刻顯得格外的輕微,給人以一種親切感。

    陳長銘走到青年的身前。

    很顯然,此刻青年并沒有空理會他。

    這個世界并沒有麻藥之類的強力止痛藥,此刻剛剛從戰場上退下,渾身上下的傷口發作之后,是種難以忍受劇痛。

    眼前的青年此刻渾身都在發抖,根本沒有力氣去理會旁人。

    不過盡管如此,陳長銘臉色卻沒有什么變化,仍然帶著那一副平靜柔和的表情。

    “讓人拿點水來,再拿點藥散來吧?!?br>
    當著陳子德的面,他轉過身,對著一旁的仆從開口說道。

    不一會,他要的東西被拿了過來。

    陳長銘拿著干凈的藥布,小心的給眼前青年抹了抹身子,將其身上的血垢清除干凈,隨后小心的給他喂了一碗苦藥。

    苦藥,是這世界的一種藥房,在某種程度上,功效與麻藥有些類似,同樣是具備著陣痛作用,只是效果遠沒有麻藥那么好,而且其中所需要的藥材價值很高,一般人根本用不上。

    至少此前的時候,眼前的青年就算痛的死去活來,也沒人想著給他用一劑苦藥。

    不過陳長銘開口,那結果自然不同了。

    等做完這些之后,眼前的青年看上去已經好多了,至少整個身軀已經不會像之前那樣夸張的扭動了。

    眼前的青年也緩緩睜開了眼,一張臉色蒼白,努力的睜開眼眸,有些感激的望著陳長銘。

    “聯系度加一.......”

    眼前熟悉的字跡瞬間浮現而出。

    陳長銘臉上帶著柔和笑容,對著青年點了點頭:“這位族兄先好好休息,我稍后再來探望?!?br>
    “聯系度加一.......”

    他笑容不變,從原地起身,隨后當著青年的面,對著一旁的仆人囑咐了幾句,讓其好好照料。

    不出意外的是,又刷了一波聯系度。

    全程旁觀了這整個過程,在之前的時候,陳子德沒有出聲打擾,直到陳長銘忙完之后,才開口道:“長銘,你變了許多?!?br>
    “過去的你,可不會有如此的心思,沒這么多惻隱之心?!?br>
    “是么?”

    陳長銘搖了搖頭:“可能是一場大病之后,人也變得軟弱許多了吧?!?br>
    “況且,我覺得這樣也沒什么不好?!?br>
    他望著遠處孤零零坐著的那個青年,臉色平靜,發出一陣嘆息:“身為陳家人,我能有而今的生活,正是因為他們這些人的在外拼殺與努力?!?br>
    “他們過去在外撒熱血,現在有了些意外,我就算如何,至少也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br>
    陳子德有些詫異的望著陳長銘,這一刻聽著他的話,有些若有所思。

    “兄長,我想去學醫?!?br>
    陳長銘臉上露出笑容,突然開口說道。

    “學醫?”

    陳子德愣了愣,這一刻望著眼前的陳長銘,臉上帶著些疑惑:“你不想練武了?”

    “我已經想過了?!?br>
    陳長銘搖了搖頭,這一刻一張臉上滿是認真:“我天生體弱,從小練到現在,享受著遠比尋常子弟多得多的東西,但到如今卻還僅僅只是到了這個地步?!?br>
    “與其如此,倒不如去做些更有意義的是事情?!?br>
    “這世間萬物,有來有往才能長久....而現在,族里養育了我,舅父與兄長你自幼照顧我,而我卻無一物可以回饋,只知一味索取,實在太不應該?!?br>
    他臉色嚴肅,這一刻望著眼前的陳子德認真道:“比起繼續練武,浪費你與舅父的時間精力,倒不如去學醫,或許更能發揮出我的長處,也能幫到大家一些?!?br>
    “長銘,你......”

    陳子德有些動容,這一刻望著眼前的陳長銘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些什么,但望著陳長銘此刻嚴肅的臉色,最后卻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我會把你的意思告訴老頭子的?!?br>
    “至于最后如如何,就由他說了算了?!?br>
    “不過.....”

    說到這里,他的表情頓了頓,用力拍了拍陳長銘的肩膀,臉色認真的開口道:“你是我的兄弟,是我與老頭子的人,不論你到底如何,都是一樣?!?br>
    “別給自己什么壓力,只要你真的愿意,就算是就這么吃一輩子又如何?”

    “誰敢說什么閑話,老子第一個砍了他!”

    陳長銘愣了愣,隨后望著陳子德這幅模樣,不由又是一笑。

    事情哪有陳子德想的那么復雜。

    他想要去學醫,不過是為了方便以后名正言順的去照顧那些傷殘,從而方便他刷一波聯系度罷了。

    當然,他之前所說的,也是原因之一。

    練武所需要消耗的資源是巨大的。

    按照陳家正常的情況來說,陳家族人從小開始練武,除了少數天資優異的之外,其余人到了一定的年紀,都會停止供應相應的物資,此后的習武只能依靠自己。

    以陳長銘前身這糟糕的資質,按照常理而言,各種資源早就該停了。

    但是偏偏因為陳一鳴的關系,他身上的各種資源不僅沒停,反而供應的更加恐怖了。

    陳子德有些動容,這一刻望著眼前的陳長銘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些什么,但望著陳長銘此刻嚴肅的臉色,最后卻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我會把你的意思告訴老頭子的?!?br>
    “至于最后如如何,就由他說了算了?!?br>
    “不過.....”

    說到這里,他的表情頓了頓,用力拍了拍陳長銘的肩膀,臉色認真的開口道:“你是我的兄弟,是我與老頭子的人,不論你到底如何,都是一樣?!?br>
    “別給自己什么壓力,只要你真的愿意,就算是就這么吃一輩子又如何?”

    “誰敢說什么閑話,老子第一個砍了他!”

    陳長銘愣了愣,隨后望著陳子德這幅模樣,不由又是一笑。

    事情哪有陳子德想的那么復雜。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