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十五章 允許
    “果然是這樣啊.....”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望著投影那一欄上消失的那個名字,陳長銘深深嘆了口氣,在果然如此的了然之中,也感到一陣可惜。

    投影那一欄上名字的消失驗證了一個猜想。

    單獨的一個投影刷的次數多了,果然是會最終消失的。

    這自然讓他覺得惋惜。

    若是能一勞永逸,一個投影無限刷下去就好了。

    可惜這是不可能的。

    當然在另一個角度來說,單獨的刷一個投影,其實好處也不大。

    一個投影身上所具備著的東西是有限的,來來去去其實就是那幾樣,刷的次數多了也沒有什么意思。

    等一個投影身上大部分的傳承都被刷完了,那么這個投影自然也就失去了投影價值,繼續投影下去也沒什么意義。

    所以投影的消失,對陳長銘來說盡管有些惋惜,但倒也不覺得有多么遺憾。

    此刻投影那一欄之上消失的名字不是別的,正是最初之時給了陳長銘第一筆天使投資的陳希得。

    在經歷了好好幾個月時間之后,這個可憐的孩子被陳長銘刷了一遍又一遍,到了現在終于刷到極限了。

    陳希得的名字徹底變黑,直接在投影那一欄上消失了。

    對此,陳長銘表示遺憾,同時視線轉移,繼續注視到陳輕依身上。

    此時在經過兩個月時間之后,陳輕依的投影也被陳長銘刷了一遍又一遍,到了這個時候投影那一欄的名字同樣也有些暗淡了,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恐怕也很快就會消失。

    不過與一身價值早已經吧壓榨干凈的陳希得不同,陳輕依身上的技能十分豐富,直到現在仍然還沒被徹底刷干凈,盡管大的價值已經沒有了,但時不時的仍然會給陳長銘帶了一點小驚喜。

    乘著今日無事,陳長銘決定再接再厲,索性直接將陳輕依的投影也刷干凈。

    過了片刻。

    從投影空間回歸,望著眼前陳輕依徹底變黑的那個名字,陳長銘莫名的覺得有些惆悵。

    “能投影的對象還是太少了啊?!?br>
    他望著投影那一欄上根本沒幾個的名字,不由感到一陣惆悵。

    此刻陳希得與陳輕依的名字消失之后,他眼前投影那一欄的名字一共也沒剩下幾個。

    陳一鳴,陳子靈,陳子德.....還有張石頭與之前救治的那個無名青年。

    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望著這些名字,陳長銘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貧窮。

    “看來,出師的速度還是要加快啊?!?br>
    他搖了搖頭,望著面前的投影那一欄如此說著,隨后走向一邊,拿起自己的書本繼續裝模作樣了。

    時間慢慢過去,一晃又是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

    這一個多月時間里,陳長銘表現如常,一如既往給了金極很大驚喜。

    他現在已經不敢再像之前那樣教人了。

    因為他總懷疑,如果他還敢像之前那樣教下去,過不了多久,陳長銘就能把他的整個人直接偷空,讓他教無可教。

    這當然是開玩笑的。

    當師傅的,正常情況下,只有擔心自己徒弟學不會,哪有害怕徒弟學太快的。

    但是正因為陳長銘學的太快,導致金極對其的重視與期待不斷加劇,他才不敢讓他的學習進度跳的太快,生怕教的太快,陳長銘的基礎沒打好,影響到未來的成就。

    因此,在陳長銘掌握針灸之后,他就沒有繼續教其他的了,只是每日每夜將其帶到身邊,開始親身教導。

    對此,陳長銘倒也無所謂。

    這段時間里,他已經得到了許可。

    金極說以他如今的水平,已經足以給人治病了。

    治療什么莫名其妙的古怪病癥或許不太行,但是治治一般的病癥那是綽綽有余了。

    而陳長銘之后治病的主體,陳家之中主要需要治的是什么???

    是什么莫名其妙,難度很高的病癥么?

    不,不是。

    身為武學世家,陳家之人最常治的是跌打損傷,是各種傷口的包扎......

    而對于這些,陳長銘目前表現出來的水平就已經夠了。

    畢竟太過困難的病癥也輪不到他。

    得到了金極許可之后,陳長銘的目的就達到了。

    有了金極的許可與背書,他回到陳家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給人治病,從而接觸那些傷患了。

    達到這一點之后,金極這里的進度能不能繼續向前推移,也就沒那么緊迫。

    就這么慢慢的來,從容不迫的前進倒也不錯。

    抱著這個念頭,陳長銘繼續在金極這里學習。

    按照金極這里的規矩,成為金極的學生之后,他一月之中有二十天要在金極這里學習,一邊充當學徒與廉價勞動力。

    至于剩下的十天,陳長銘則可以自行安排,既可以出去閑逛,也可以回到家中休息。

    在過去的時候,為了保持自己刻苦努力的形象與人設,整整三個多月的時間里,他沒有一天回過家,一陣在金極這里刻苦學習著,保持著努力的態度。

    不過在接下來的時間,在獲得了金極的認可之后,陳長銘決定將之后的時間利用起來,以后每個月的休息時間都回到陳家,去接觸各種傷患。

    金極對陳長銘這種心懷族人的心表示認可,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能夠學以致用,因而對他的打算表示允許。

    就這么,時間慢慢的過去,很快又過去了幾天時間。

    這一日,陳長銘一如既往在金極手下幫忙,在那里上下忙碌著。

    在金極的面前,他臉色關注,表現的十分認真。

    不過在心中,這時候他還是頗為振奮。

    明日便是金極允許他休假的時間。

    換言之,明日他就可以結束這里的學業,短暫回到陳家,去施行自己的計劃。

    想到這些,一種類似于前世放假前夕的那一種感覺不由浮現在心頭,讓他此刻的心情顯得有些振奮。

    一日事畢。

    從金極所在的地方離開,走到外界的大殿之中,他突然愣了愣。

    只見在外界的大殿之外,那層層的階梯之上,一點點血色在其上浮現,將原本光滑的地板沾染,帶上了些血腥氣。

    而在那片階梯之上,一個身影正倒在地上。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