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二十六章 明淵刀法
    “這一套金針術,是我從師傅那里學到的,只是平時很少動用?!?br>
    安靜的院落里,望著一旁的楊興,陳長銘笑了笑:“這門金針術可以活絡氣血,加速傷勢愈合?!?br>
    “若是以這門金針術醫治,楊叔你也可以好的快些?!?br>
    “不過,若是用這門金針術,雖然會好的快些,但短時間內,也會讓你虛弱無力?!?br>
    他有些遲疑的說著。

    “這個倒無所謂?!?br>
    楊興一臉無所謂:“我現在已經夠虛弱了,再虛弱一點倒也無所謂?!?br>
    聽著這話,陳長銘嘴角一抽。

    你虛弱?

    那你的投影為什么還那么猛?

    陳長銘心里暗暗吐槽,不過手上還是十分老實,老老實實的給楊興包扎,準備開始醫治。

    他所說的金針術并非是假的,而是陳長銘特意想出來的辦法。

    通過這門金針術,一方面的確可以讓人更快恢復,不會讓人懷疑,另一方面也可以達到降低楊興戰斗力的目的。

    沒過多久,眼前楊興的身上,密密麻麻的金針在他的身上扎著,一眼看上去倒是頗為恐怖。

    絕對是密集恐懼者的噩夢。

    做完這些,陳長銘望著一滴滴血從楊興的身上滴落,又經過了一番處理,才結束了這一次的診斷過程。

    “好了?!?br>
    陳長銘將東西收拾好,望了望一旁的陳子辛:“我還有些事要做,這里就交給子辛兄了?!?br>
    “好,你去吧?!?br>
    陳子辛點了點頭。

    隨后,陳長銘從這處房間中走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從房間的角落里拿出了自己的行頭。

    等熟悉的鎖子甲與頭盔重新穿在了他的身上,陳長銘這才有了些安全感。

    于是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看向了楊興的名字。

    伴隨著點點光滑閃爍,熟悉的投影空間開始浮現。

    等到陳長銘站穩之后,在對面,楊興的身影已經出現。

    與上一次一般,在出現之后,楊興的投影立刻便注視到陳長銘的身上,那種視線之火熱,臉色之冷峻,讓陳長銘都不由有些緊張。

    隨后,楊興的身影便直接沖了上來。

    原地一陣淡淡的微風拂過,隨后一個身影在剎那之間出現在了陳長銘的身前。

    一只剛硬的手掌瞬間落下,在剎那之間與陳長銘的手掌交織在一起。

    兩者在瞬間產生碰撞,隨后不由自主的同時倒退。

    陳長銘倒退一步,感受著身前傳來的力道,這一刻心中一定。

    從眼前楊興身上傳來的力道來看,此刻楊興身上的力道,與上一次相比明顯弱了一些。

    看這樣子,陳長銘之前對其的那一番大放血還是沒有白費,多少還是有點用的。

    而與楊興的衰弱相比,陳長銘的力量卻比之前的那次要強出不少。

    兩者一增一減間,差距便被拉開了。

    不過盡管如此,但在眼前的這個時刻,陳長銘仍然十分謹慎。

    他謹慎的運用手中長刀,不斷將楊興逼開,就這么慢慢消耗著對方的體力。

    投影與本體的狀態息息相關,此刻楊興的本體不僅重傷,而且還剛被陳長銘放了一大灘血,其狀態可謂是跌入谷底。

    這種狀態,很明顯不是什么可以久戰的狀態,剛剛開始還好,等時間過去,力道就會越來越弱。

    身為醫者,陳長銘明白這一點,因而此刻根本不與其正面交鋒,只是依靠著自身裝備的優勢,在那里不斷消耗著楊興的氣力。

    不過盡管如此,楊興的表現也極其恐怖。

    在渾身遭受重創的情況下,他不斷向前攻來,行動之間大開大合,盡顯豪邁,硬生生將陳長銘壓制住了,根本無法動彈。

    能夠做到這一點,盡管這其中有陳長銘想要拖延時間的因素,但能夠做到眼前這個地步,楊興自身的力量也無法忽視。

    縱使是受傷,同樣如此恐怖,讓人無法想象若是其處于全盛,會是個什么樣的風采。

    恐怕兩三拳將此刻的陳長銘打爆絕沒有絲毫問題。

    不過縱使如此,但在眼前,伴隨著時間過去,楊興的力道終究還是慢慢弱了下去。

    他身上的血還在不斷的滴落著,那是之前陳長銘為其扎針所留下的傷口,此刻隨著劇烈的搏殺開始裂開了,整個狀態顯得極其恐怖。

    而到了這個時候,陳長銘也開始反擊,直接一刀斬落。

    呼嘯的刀風在耳邊響起,金色的刀芒瞬間落下。

    楊興下意識想要向后退去,但到了如今早已力不從心,動作只是稍遲一步,立刻便被陳長銘手中長刀斬中。

    隨著一陣撕拉的聲響,楊興倒退開來,一只右臂直接被陳長銘斬落。

    淋漓的血播撒四方,濺落到四處。

    隨后陳長銘毫不猶豫,右臂持刀抽回,一只修長的左臂捏出拳印,身軀寸寸發力,直接擊打出去。

    以迅猛之勢,直接擊中楊興的胸口,將其擊倒在地。

    隨后又是一陣金色的刀芒落下。

    “獲得明淵刀法.....”

    淡淡的紫色字跡在眼前浮現,望著眼前浮現而出的字跡,陳長銘長出了一口氣。

    “成功了.....”

    淡淡的喜悅在他的心中升起。

    與他過去所擊敗投影不同,楊興乃是孕體境武者,其實力強大,所掌握的諸多武學傳承也必然非凡,足以對陳長銘起到巨大的提升作用。

    隨后,淡淡的暖流在眼前涌現,一陣無聲的變化開始產生。

    無聲無息之間,陳長銘的氣息似乎改變了些,身姿也顯得更加挺拔。

    “一門刀法....”

    感受著體內之中升起的訊息,陳長銘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一次從楊興身上所獲得的傳承可以說很符合他的心意了。

    從最初之時到現在,他身上唯一的像樣武器,就是陳子靈送他的這一把烏金長刀。

    現在獲得了一門刀法,倒是正好合適,兩者結合,可以讓他的戰力發揮的更好些。

    隨后,陳長銘望向了眼前的數據模板。

    力量:1.75。敏捷:1.77。體質:1.79。

    投影:陳一鳴,陳子靈,陳子德.......

    “強了這么多.....”

    望著投影那一欄的變化,陳長銘有些意外。

    他倒是沒想到,單單這一門武學,就能給他提升這么多。

    因為想想就能明白,如同楊興這般的孕體境武者,其所掌握的武學必然不少,不可能每門都精通。

    不過從眼前的情況來看,楊興對這門明淵刀法,應該是練到了一定的層次,才能有這么好的效果。

    “或許,將這個投影刷完之后,我的身體數據就能全面達到二以上的地步了?!?br>
    望著自己的身體數據,陳長銘笑了笑,沒有絲毫猶豫,繼續開始了投影。

    金針術之后,楊興陷入虛弱的時間是有限的。

    若是不乘著此刻他虛弱的時候下手,之后恐怕就要麻煩許多。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