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二十七章 離開
    三天后。

    自己的房間內,陳長銘計算著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收獲。

    “一份刀法,一份拳法,兩份槍法,一份龐大到變態的生命能量,其他東西若干......”

    盤算著這段時間以來的收獲,陳長銘頗有些無奈:“竟然就刷出了這些東西?!?br>
    這短短三天時間里,他已經將楊興的投影直接刷完了。

    不過最后刷出來的結果,卻令他有些失望。

    除了最初的明淵刀法之外,接下來的時間里,陳長銘倒也斷斷續續的刷出了一些武學。

    不過很顯然,那些武學,對于楊興而言僅僅只是充數的,恐怕根本沒練過多長時間。

    沒有練過多長時間的武學,就算具現到陳長銘身上,也給不了陳長銘多少好處,最多只是讓他多掌握一門武學罷了,實際上根本沒多少用處。

    真正給陳長銘帶來好處的武學,包括第一次刷出來的那份明淵刀法在內,一共也就是四份。

    其余的武學,盡管同樣具現而出,但多半楊興根本就沒怎么練,以至于陳長銘獲得之后,身體數據也根本沒什么變化。

    “看來運氣不怎么樣?!?br>
    想著這段時間以來刷出來的東西,陳長銘有些無奈。

    他這段時間所刷出來的那些傳承,明顯沒將楊興身上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全部刷出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在過去的時候,陳長銘所投影的那些人,一個個的,身上所具備著的傳承就那幾樣,陳長銘來回的刷,遲早都能將其全部刷出來。

    但是碰上楊興這種身上傳承很大的人就不同了。

    每一個人,陳長銘所能夠投影的次數都是有限的,一旦刷完了次數,也就不能繼續投影了。

    而若是投影的人數,其身上所具備著的傳承數量很多,那么在有限的幾次投影次數之內,無法將最有價值的東西刷出來,反而刷到一些沒用的東西,這種情況也就十分正常了。

    眼前陳長銘的這一次投影,很明顯便是如此。

    “看來投影也給考驗運氣啊.....”

    陳長銘有些無奈,同時心里隱隱有種預感。

    在日后,隨著他投影的人物越發強大,如今日這般的情況,恐怕會經常發生。

    在正常情況下,越是強大的人物,其手段就越是多樣,所掌握的傳承多半也越多。

    如何在諸多的傳承之中,準確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個難題。

    不過在此刻,暫時倒是不用去想那么多。

    一念至此,陳長銘搖了搖頭,望向了眼前。

    力量:1.91。敏捷:1.93。體質:1.97。

    投影:陳一鳴,陳子靈,陳子德.......

    盡管身體數據并沒有全面達到二以上的地步,但此刻將楊興的投影刷干凈后,陳長銘此刻的身體數據,也已經十分接近那個層次了。

    到了這個地步,一些過去陳長銘不敢投影的人物,此刻也可以試著投影了。

    想到這里,陳長銘不由低下頭,視線逐漸注視在陳子德的名字上。

    目前陳長銘所能夠投影的人里面,陳子靈與陳一鳴幾人無疑是第一序列。

    而在陳子靈與陳一鳴之下的,無疑便是陳子德與陳子辛兩人了。

    這兩人一個是陳一鳴之子,一個是陳家家主幼子,每一個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換做陳長銘之前,絕不敢以他們為目標。

    不過到了現在,在刷了楊興的投影,自身實力進一步增強之后,陳長銘已經有了些把握。

    望著陳子德的名字,陳長銘沉默了許久,最后還是沒有下手。

    “再等等.....”

    他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投影陳子德,暫時不急于一時。

    此刻前線的大戰還在不斷開啟,周圍的傷員正在不斷被送來。

    等將下一批送來的傷員治好,再刷幾個投影,自身實力進一步增強之后,再去嘗試會更加穩妥些。

    當然,現在投影其實也沒什么問題。

    不過一旦投影失敗,后遺癥會十分嚴重,要耽擱陳長銘不少時間。

    而時間在眼下這個時候卻是最為寶貴的東西。

    從自己的院落里走出,在院落外,陳子辛正扶著楊興,在那里行走著。

    “楊興,感覺如何?”

    望著楊興兩人,陳長銘臉上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很不錯?!?br>
    對于陳長銘的醫術,楊興贊不絕口:“你那一套金針下來,雖然一開始時比較虛,但現在明顯感覺好多了?!?br>
    “有效果就好?!?br>
    陳長銘臉上帶著笑容,隨后就這么上前,耐心的給楊興檢查了一遍身體。

    “按照目前的情況,最多一個月時間,就能完全恢復了?!?br>
    他望著楊興兩人,做出了如此結論。

    “如此就好?!?br>
    一旁,陳子辛點了點頭:“既如此,那么過一段時間,我們也該離開了?!?br>
    陳長銘頓時一愣,隨后便看見眼前陳子辛繼續開口。

    “我這一次來此,本來就只是見一見父親,本來早在之前那陣子就該走了,只是為了照顧叔父才沒有離開?!?br>
    陳子辛望著陳長銘,對著他點了點頭:“現在叔父的傷勢即將痊愈,我們也是時候回去了?!?br>
    “如此....也好?!?br>
    陳長銘沉默了一會,隨后笑著點了點頭。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這個道理,陳長銘自然明白。

    對于陳子辛兩人的離開,這段時間里,陳長銘也早有預料。

    不過并不感到意外。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從自己的房間里,拿出了一些東西,送給了陳子辛兩人。

    “這是我這段時間自己熬制的藥膏,雖然沒太大用處,但在受傷的時候用用卻還算不錯?!?br>
    他將自己熬制的藥膏送給眼前兩人,一邊如此開口說道。

    “謝了?!?br>
    陳子辛沒有拒絕,收下之后,也開口道:“這段時日與長銘你相處頗為愉快,他日若有機會,可以來梁國之中尋我?!?br>
    “介時我為你做東?!?br>
    “子辛說的不錯?!?br>
    楊興也笑了笑,望著陳長銘,開口道:“小子你這一身醫術,若是就這么一直呆在這地方,未免太過屈才了?!?br>
    “將來若是來梁國,我送你一座醫館,也好讓我的那些老朋友,見識見識你的醫術?!?br>
    “那就一言為定了?!?br>
    聽著楊興兩人的話,陳長銘笑了笑,就這么答應了下來:“他日若是前往梁國,一點過去嘮叨?!?br>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