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三十七章 再見
    在醫館之中又忙碌了一陣,不知不覺間,陳長銘在這個地方已經待了一個多月時間了。

    一個多月的時間,這周圍似乎沒有多少變化,但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至少,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以來,陳長銘的收獲是實打實的。

    經過一個多月時間為人診斷,此刻他原本的一些短板已經被接上了,一躍由過去稚嫩的小醫師,變成了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技師。

    真是可喜可賀。

    同時,在經過了這段時間的忙碌之后,陳長銘自身收獲的投影數量也為數不少,絕對不負他這段時間以來的辛苦了。

    至于醫館的生意好轉,在陳長銘看來反倒沒那么重要。

    在醫館內,清點了一番收獲,陳長銘收拾起行囊,準備打道回府。

    他沒有立刻回到金極那里,而是先回了陳家所在的莊子上,在那里見了見陳子德。

    繼陳一鳴之后,陳子德也從前線回歸了,此刻還在莊子上修養。

    與受傷的陳一鳴相比,他因為沒有直面最為激烈的戰場,又因為陳一鳴的關系被保護的很好,所以反倒沒有受什么傷,據說還立了一些功。

    陳長銘見到他時,他正顯得活力十足,一臉興奮的拉著陳長銘,給他講述著戰場上發生的一些事。

    “劉家那幾個人,看似一個個高大威武,名聲一個比一個大,但實際上都是樣子貨,我隨便帶人一沖,沖過去吼了幾聲,他們就跑了?!?br>
    陳子德臉色不屑,給陳長銘講述起劉家后輩的表現。

    在前線戰場上,陳一鳴面對著的是劉家的長老級人物,至于陳子德,面對的則是劉家的幾位天才。

    與陳家的陳子靈,陳子德一般,作為附近有名的武學世家,劉家之中也有許多出色的后輩。

    在這一代,據說有五位號稱天資優異,可稱天驕的人物,并稱為劉氏五虎。

    這一次陳子德出門在外,對上的就是劉氏五虎中的其中幾位。

    據陳子德自述,他這一次一人獨對劉氏五虎中的其中兩人,一人單挑兩人,絲毫不落下風,甚至隱隱之中還能將其壓制。

    若非其中有意外發生,他甚至可以戰而勝之。

    說到這里,他臉上露出些興奮之色,在那里給陳長銘講述著當時的場景,讓一旁的幾個陳家后輩聽得一臉激動,恨不得與陳子德一樣,上戰場去廝殺。

    至于陳長銘,則靜靜的站在一邊,笑著聽陳子德講述著,讓他盡情夸耀自己這一次的功績。

    隨后,他給陳子德檢查了一邊身體,用生命能量給他洗滌了一遍,以免其身上留下什么暗傷。

    “子靈兄長還沒回來么?”

    給陳子德檢查完一邊,陳長銘接著又問。

    “子靈他在那邊還有些事情要做,估計還有幾日才能回來?!标愖拥氯缡钦f道。

    接下來的幾日,因為前線的戰事結束,諸多上戰場的陳氏族人斷斷續續回來,整個陳家也擺了一場慶功宴,讓所有人都到場歡慶。

    當時的場景可謂十分熱鬧,足足近千人列于一地,在其中用宴,那種熱鬧自然不用多說。

    當然,盡管是舉族歡慶,但地位之別還是有的。

    以陳長銘的身份,自然不會與那些普通族人坐在一處,而是與陳一鳴等人在一起,位列于前堂。

    不過,在宴席之中,讓陳子德等人有些意外的是,有許多人不停上來,乘這個機會對陳長銘表示了感謝。

    “我等皆是恩公所救?!?br>
    他們如此說道。

    這些人都是陳長銘這段時間以來所醫治的患者,亦或是患者的家屬。

    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因為陳長銘的關系,已經有不少人得以恢復正常生活,此刻乘著這個機會,有不少人都上來表示感謝。

    有不少人身上還帶著些禮物,盡管并不貴重,但可以看出,的確是一片心意。

    這種情況在讓人意外的同時,也讓不少人若有所思。

    至于陳一鳴與陳子德等與陳長銘關系不錯的親人,則感到十分欣慰。

    “真是熱鬧?!币粋€聲音從外面傳來,在陳長銘的耳邊響起。

    他轉身望向外界,看見在他們這一桌的十幾米開外,一個穿著白衣,身材挺拔的青年正在那站著。

    那青年容貌俊秀,身材挺拔,看上去年紀不算太大,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罷了,但卻顯得有些滄桑,不是別人,正是陳子靈。

    自當日陳長銘剛醒時那一次,這是陳長銘第二次看見陳子靈。

    只不過,與那次相比,這一次陳子靈的狀態明顯有些不佳,顯得疲憊了許多。

    “子靈兄長?!?br>
    望著陳子靈,陳長銘有些意外,也有些驚喜,連忙從席位之上起身,走到了陳子靈的身前。

    “多日不見,如今長銘可是今非昔比了?!?br>
    陳子靈臉上帶著濃濃笑容,望著身前的陳長銘,看著遠處那大包小包,堆了一地的禮物,不由打趣道。

    “不過是族人抬舉罷了,算不得什么?!?br>
    陳長銘笑了笑,與陳子靈一起回到桌上坐下。

    他們在那坐下,隨后在閑聊中,他也知道了陳子靈這段時間的經歷。

    自那一次相見之后,陳子靈回到了自己的駐地,隨后又被調到了前線去。

    在前線廝殺中,他與陳一鳴幾人并肩作戰,直面劉家的幾位長老。

    而等到大戰結束之后,陳一鳴幾人先行回歸,他則還有些自己的私事要處理,所以一直耽擱到現在。

    “子靈你的臉色看上去不是很好,可是舊傷發作?”

    陳一鳴看了看陳子靈那蒼白的臉色,不由有些皺眉。

    “小問題罷了,不礙事的?!标愖屿`搖了搖頭。

    “若是舊傷發作,可以讓長銘待會給你看看?!?br>
    陳一鳴望了望一旁的陳長銘:“他近些時日,可是今非昔比,醫術連我見了都要驚訝?!?br>
    “那我待會可給試試看?!?br>
    陳子靈望了望陳長銘一眼,對著他笑了笑。

    過了片刻,到這場宴席結束,陳長銘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在那里就近給陳子靈處理傷勢。

    與陳一鳴一樣,陳子靈身上的傷勢,也是在前線戰場上,與幾位劉家長老大戰所留下的。

    不過,在看見陳子靈的傷口之后,陳長銘卻不由愣了愣。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