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三十八章 健體丹
    在陳長銘的房間里,陳子靈將上衣脫下,露出了身上的傷口。

    與陳一鳴身上的傷勢不同,他身上的傷并非是刀傷劍傷,上面沒有十分明顯的傷口,只是有一道深深的凹陷,看上去像是個.....拳???

    “這是被人一拳轟出來的?!?br>
    望著陳長銘臉上的表情,陳子靈開口說道。

    不過讓陳長銘意外的并不是這個。

    在這個拳印之下,他分明感受到了一些其他東西。

    經過仔細的檢查之后,他更是確認了這一點。

    陳子靈身上,除了那一道拳印所造成的傷勢之外,還有著一些毒傷,甚至還有一種陳長銘有些莫不清楚的古怪現象。

    感受著這些,陳長銘不由皺眉,隨后施了一套金針。

    他先以金針為陳子靈排除淤血,隨后又為其清洗傷口,進行一系列包扎。

    做完這些之后,他才輕輕拍了拍陳子靈的傷口,開始在傷口處輕輕按壓。

    伴隨著他的按壓,一股淡淡的生命能量順著陳長銘的手,向著陳子靈的身上涌去。

    淡淡的生命能量向前涌去,在剎那之間融入到陳子靈的體內,壓制了他身上的傷勢,讓他的傷口稍有愈合。

    感受著這些,陳子靈愣了愣,這一刻深深的望了陳長銘一眼:“你對我做了些什么?”

    “只是簡單按摩而已?!?br>
    陳長銘笑了笑,給陳子靈將傷口包扎上,結束了這一次的醫治。

    “簡單按摩.....”

    陳子靈搖頭笑了笑,卻也沒有多問。

    相處多年,他看著陳長銘長大,對陳長銘有著充分信任,將其視為自己的親生弟弟。

    陳長銘既然不愿意多說,他自然也不會追問。

    “像是之前那樣的手段,還能多來幾次么?”

    結束了這次意志,望著眼前陳長銘,陳子靈開口道。

    陳長銘愣了愣,隨后才反應過來。

    陳子靈這次所說的,自然不是常規的醫治,而是指之前陳長銘輸入生命能量的手段。

    “沒什么問題?!?br>
    面對陳子靈,陳長銘點了點頭。

    經過了之前那段時間的醫治,他積累了不少投影,從那些投影身上搞到了不少生命能量,現在身上有不少存貨。

    滿足陳子靈的需求,想必是絕對沒問題的。

    不過.....

    “用生命能量去滿足別人,這聽上去怎么有點污?”

    陳長銘搖了搖頭,這時候思維有些跳脫,莫名其妙閃過這個念頭。

    望著眼前的陳子靈,他走上前,先以一種獨特的手法為其推拿,活絡血氣,隨后才一掌拍落,又是一點生命能量涌入其中。

    與之前相比,這一次陳長銘可要用力多了,連帶著涌出的生命能量數量也多了不少。

    只是短短瞬間,陳子靈的狀態一下就好裝了不少,整個人此前的那種疲倦感一下子就消失大半,整個人一下子顯得精神了許多。

    效果可謂是立竿見影。

    “不錯?!?br>
    結束了這次的醫治,陳子靈輕輕舒了口氣,隨后望向陳長銘,就這么靜靜望著他。

    不知道是否錯覺,感受著陳子靈的視線,陳長銘總覺得,這一次陳子靈的情緒十分復雜。

    夾雜了意外,懷念,滄桑,釋然種種情緒,跟個大雜燴似的。

    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做到的。

    不過,感受著陳子靈的注視,陳長銘也老老實實的呆在那,沒有開口也沒有動。

    注視著眼前的陳長銘,在那里靜靜注視了一會,陳子靈深深嘆了口氣,最后輕輕開口:“沒想到,長銘你還有這等天分?!?br>
    “嗯?”

    話音落下,陳長銘愣了愣。

    陳子靈的話顯得十分稀疏平常,但不知道為何,陳長銘總覺得陳子靈似乎若有所指。

    不過很顯然,陳子靈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深入探討的意思。

    沒過多久,他便敞開話題,將話題轉移到其他事上。

    “大戰雖然已經結束了,但這周圍附近還是有些亂,最近這些時日,記得別亂跑?!?br>
    與陳長銘聊了一會,陳子靈開口道。

    陳長銘嘴角一抽。

    陳子靈一看就是很久沒回來過了,以至于對陳長銘這段時間以來的生活一無所知。

    他現在哪里還有時間亂跑。

    過去的陳長銘倒還有可能,但到了現在,陳長銘要么在金極那邊刻苦學習,要么在醫館里奮力救治患者,哪還有什么時間閑逛。

    “兄長前段時日給的那些丹藥效果不錯,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

    在這閑聊了一會,陳長銘突然想起了丹藥的事,于是開口問。

    “養體丹?”

    陳子靈一愣,隨后略微想了想后,又從腰上的一個香囊中,取出了一些東西。

    “這是健體丹,效果與養體但類似,同樣可以增強身軀,只是藥力更加迅猛了許多?!?br>
    陳子靈將幾粒丹藥交給陳長銘,一邊說著注意事項:“你服用的時候切記小心,別一次吃太多,不然會有點小問題?!?br>
    “什么小問題?”陳長銘有些好奇。

    “呃.....”

    陳子靈想了想,如此形容道:“可能要陪著子德,去他常去的地方走走了.....”

    去陳子德常去的地方走走.......

    那不就是花樓么?

    陳長銘想了想陳子德最常去的地方,望著手上這幾粒丹藥,又望了望眼前的陳子靈,不由有些無語。

    看不出來,子靈兄長你看上去挺正經的一個人,竟然隨身還會帶這種東西。

    果然是同道中人。

    被陳長銘這詭異的視線注視著,似乎明白了他在想什么,陳子靈也不由測了測身:“這可是我為你準備的東西?!?br>
    他試著開始狡辯:“長銘你年紀不小,也差不多該到娶妻的時候了,用這些玩意正好合適?!?br>
    “我?”

    陳長銘有些無語:“我進入貌似才十五.....”

    “十五怎么了?”

    陳子靈笑了笑:“當年一鳴叔父成家時,也不過就是你這個年歲,十八歲時,便已經生下子德了?!?br>
    “我前段時間與叔父閑聊,聽他說,正準備過段時間,便給你找個婆娘呢?!?br>
    這算是異界版催婚么?

    陳長銘有些無語,不由搖了搖頭。

    他們兩人在這個地方繼續閑聊,過了一陣之后,陳子靈才起身離開,去自己的房間了。

    陳長銘則在自己的房間里休息,準備次日的行程。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