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三十九章 平靜
    次日,陽光明媚。

    當清晨陳長銘從沉睡中醒來時,周圍已經有淡淡的陽光出現了。

    于是,他從床上爬起,望向外界。

    透過敞開的窗臺,他看見在外界,一片片金色的晨曦已經籠罩大地,周圍的世界似乎變成了一片金色,周圍看上去極其的美麗與動人,讓人有一種迷醉之感。

    是個拍照的好時候。

    只可惜,這個世界沒有手機。

    陳長銘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隨后起身,望向大門前。

    在他的視線注視下,他的房間大門微微一動,緩緩敞開,其中慢慢露出了一條縫隙。

    隨后,在那縫隙之中,一個小小的腦袋探了進來,一張熟悉的可愛小臉蛋隨后出現。

    兩雙視線瞬間交織一片,那個小腦袋瞬間縮了回去,但是陳長銘卻不由笑了起來。

    “希得,這么早就來看我?”

    不錯,這個大清早過來探望陳長銘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陳希得。

    此刻正是清晨,正經的陳家子弟老早就在忙了,不是忙著去晨練,就是去做事。

    還能有空閑的,也就剩下這些孩子了。

    被陳長銘發現,陳希得下意識的縮了回去,一張可愛的小臉蛋寫滿了緊張。

    但是隨后,他發現房間里似乎并沒有什么動靜,又有些好奇,不由又把頭嘆了進去。

    一張熟悉的臉龐浮現浮現在他的視線之中,一張臉上掛著笑容。

    他發出“啊”的一聲大叫,下意識想要望外跑,卻已經遲了。

    陳長銘一把將陳希得抓住,直接抱了起來。

    “乖,想哥哥了沒?!?br>
    在懷里逗了一會小朋友,過了片刻,陳長銘才笑著把陳希得放下。

    離開之前,他還拿了幾塊糖,分給了陳希得和他的小伙伴。

    糖的來源是昨夜宴席上,一些患者給他帶的禮物,看樣子質量還不錯,用來拐小孩正好。

    只是片刻,陳希得與他的小伙伴臉上露出了笑容,不一會便主動纏上了陳長銘。

    與一群小孩逗弄了一會,陳長銘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上自己的行李,向著外界走去。

    “要走了?”

    在半路上,陳子德正好走了進來,與陳長銘正面相遇。

    他望著陳長銘手上這大包小包,不由笑著發問。

    “是?!?br>
    陳長銘笑了笑:“離開這么長時間,我也該回去了,不然怕是師傅要怪罪?!?br>
    “聽上去還挺那啥?!?br>
    陳子德笑了笑:“那倒是可惜了,本來還準備帶你去見識見識的?!?br>
    “嗯?”陳長銘一愣。

    “就是去荒林?!?br>
    陳子德搖了搖頭:“老頭子說最近荒林那邊不太正常,總有東西從里面跑出來,可能有點事情發生,所以要帶人去看看?!?br>
    “我尋思長銘你長這么大還沒去過那地方,正想找機會帶你去看看的?!?br>
    “荒林那邊不是很危險么?我也能去?”

    陳長銘心中一動。

    “危險是危險,但也要分氛圍的?!?br>
    陳子德表情不變,不以為意:“荒林的范圍大的很,但除了里面的核心位置,外圍就和普通地方一樣,一般沒什么危險?!?br>
    “那邊甚至還有不少蠻人部落扎堆,這么多年了,也沒見他們怎么樣?!?br>
    “當然,危險是有的,所以每一次都要小心,不能帶閑人進去?!?br>
    他望了望陳長銘,開口道:“以前自然沒借口帶你進去,不過既然現在你有了那么一手醫術,就算老頭子帶你進去,其他人應該也不會說什么?!?br>
    有一手高明醫術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荒林這地方聽上去就能知道不是什么容易去的地方,有個高明的醫者在身旁,也能安心一些。

    “不過你也不用可惜?!?br>
    望了望陳長銘,陳子德笑了笑:“我們基本每年都要進去幾次,你想進去的話,過幾個月就有機會,不必急于一時?!?br>
    “以前進荒林狩獵的時候,金藥師也會隨我們進去,去里面找各種靈物靈材什么的?!?br>
    “你想去的話,以后有的是機會?!?br>
    “這樣.....”

    聽到這里,陳長銘心中一動,不由點了點頭。

    從陳子德的話里可以聽出,進入荒林似乎并不是什么高門檻的事情,陳長銘只要想的話,以后還會許多機會可以進去。

    既然如此,陳長銘也就打消了心中的念頭,放棄了這一次隨陳子德等人一起進入荒林的想法,而是老老實實的,按照自己本來的打算,回到金極那里去。

    與陳子德告別,過了片刻,他坐上馬車,走在了路上。

    從清晨出現,過了一個多時辰之后,陳長銘才回到了藥殿。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眼前的藥殿仍然是那副熟悉的模樣,周圍看上去似乎沒有多少變化。

    在藥殿之前,負責守衛藥殿的侍衛認出了陳長銘,對他微笑點了點頭,就這么放他進去了。

    走入眼前的地方,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后,陳長銘有些意外。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按照常理而言,沒有人居住,院落里應該早早積了一層灰才對。

    不過在陳長銘眼前,周圍的源自卻顯得十分整潔,看上去有人曾經精心打掃過了。

    繼續向前走去,陳長銘看見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陳輕依穿著一副灰衣,手上拿著一把掃帚,在院落里清掃著,知道聽見陳長銘的腳步聲后,才抬了抬頭。

    “回來了?!?br>
    望著院落之外的陳長銘,陳輕依臉上露出微笑,一雙視線溫和,就這么注視在陳長銘的身上。

    “師姐,多日不見?!?br>
    陳長銘笑著開口,望了望周圍:“我離開的這一個多月,這里一直都是師姐你打掃?”

    “滿是灰塵的房子雖然可以清掃,但剛剛清掃的那幾天時間必然會住的很不舒服,對身體不好?!?br>
    陳輕依將手上的掃帚放心,望了望陳長銘:“你雖然年輕,但這份罪能不糟的話,還是不糟為好?!?br>
    說話間,她將手上的掃帚放下,和陳長銘一起進了房間。

    “唔.....”

    陳長銘想了想,從身后包裹里拿出了一些玩意。

    是一些糖餅,糖葫蘆之類的小吃,還有其他的一些精致東西。

    “這些是山下患者送的禮,都是山上沒有的,我就順手拿了一些回來?!?br>
    見陳輕依愣住,陳長銘笑了笑,開口解釋道。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