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四十六章 次數
    “好像好了一些.....”

    給金極上下檢查了一遍,陳長銘心中閃過了這[海岸線小說網 www.haxzw.xyz]個念頭。

    在此刻,經過了生命能量大量輸入之后,金極終于有了些反應。

    盡管外表仍然是此前那副凄慘的模樣,但在身軀內部,那種脈搏總算清晰了一些。

    感受著這些,陳長銘在松了口氣的同時,也不由一陣無言。

    有些傷不起了。

    生命能量的治療有效果,這的確是個好消息。

    但是壞消息是,生命能量的存貨有些不夠了。

    按理說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陳長銘之前醫治了許多人,刷了不少投影,盡管不是每個人身上的生命能量都足夠多,但總體算下來也是筆不小的數字。

    只是這些生命能量,有許多又作為醫治的手段,反饋回那些患者身上去了。

    因此陳長銘這幾個月時間下來,所積攢下來的生命能量數量其實也不多,仔細算算其實也就三十多單位而已。

    這個數字的確已經不少了。

    陳長銘一次醫治一個患者,所需要用到的生命能量其實并不多。

    正常情況下來說,一單位生命能量,已經足夠治三四個人了。

    在這種情況下,三十多單位生命能量的存貨,顯然還是十分充足的。

    陳長銘之前是這么以為的。

    直到他遇上了中毒的金極。

    從開始到現在,陳長銘已經往金極身上輸了不少生命能量,零零總總算下來,差不多有二十單位了。

    現在他身上還剩下來的,也就是十幾單位左右。

    要是連這最后的十幾單位也用了,金極還是沒能恢復的話,那陳長銘就真的沒辦法了。

    想到這里,陳長銘輕輕嘆了口氣,默默上前,一掌拍在金極胸前,將最后一點生命能量輸入進去。

    師徒一場,數個月相處,他能夠為金極所做的,也就是這么多了。

    若是之后金極還是沒辦法醒來,那陳長銘也沒有更多辦法。

    除非,他能從其他地方搞來更多生命能量。

    但這又談何容易。

    寬敞的房間里,陳長銘搖了搖頭,望了望一眼身前的金極。

    在他的眼前,金極靜靜的在那里躺著,臉上的表情很安詳,身上比較清晰的傷口,也被陳長銘清除干凈,盡管看上去仍然沒有絲毫血色,但相對之前來說到底是好了不少。

    望了一眼金極,陳長銘沉默走出丹房,來到了另一處房間。

    在房間里,陳輕依已經在那里睡著了,躺在一張大床上,看上去很睡的很安詳。

    忙碌了幾天,她看上去也很累了,到了現在,終于忍不住睡著了。

    望著她的睡容,陳長銘沒有打擾,直接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他猶豫了一下,又換上熟悉的鎧甲。

    盡管身上的生命能量已經耗盡,但是他的投影那一欄上,仍然還有一些投影沒有刷干凈。

    將這些投影也一塊刷了,應該還能獲取到一些生命能量。

    抱著這個念頭,陳長銘換上甲胄,看向眼前的投影界面。

    力量:2.21。敏捷:2.13。體質:2.22。

    投影:陳一鳴,陳子靈,陳子德.......

    “咦?”

    望著陳子德的名字,陳長銘愣了愣:“子德的名字還在?”

    此前的時候,陳長銘清晰的記得,自己已經將陳子德的投影刷完了。

    按照以往的規律,同一個投影,最多只能夠刷六次,之后投影的名字便會消失不見。

    在此前,陳長銘已經刷了陳子德六次。

    按照之前的規律,刷完六次之后,陳子德的名字應該就要消失了。

    但是現在一看,陳子德的名字竟然還在。

    望著陳子德的名字,陳長銘陷入了沉思。

    陳子德的投影,與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如果說是實力,那么之前的楊興身為孕體境,實力絲毫不必陳子德遜色,甚至還遠遠超出。

    但是楊興的投影,陳長銘也只刷了六次,隨后名字就消失了。

    如果說,導致陳子德名字不消失的原因不是實力,那還會是什么?

    陳長銘思索許久,也只找到一個可能。

    “或許....是聯系度?”

    他思索許久,最終想到了這個可能。

    投影那一欄的名字,是唯有與陳長銘聯系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會顯示而出的。

    而單單比起聯系的話,與其他相比,陳子德要遠遠超出。

    畢竟就算其他人與陳長銘有著聯系,但很顯然,那種聯系也絕無法與陳子德相比。

    陳長銘前身自幼喪母,是陳一鳴將其撫養長大,將其視為親生孩子一般撫養。

    而作為陳一鳴的兒子,陳子德同樣看著陳長銘長大,與陳長銘的關系,就像是親生兄弟一般。

    兩者之間的聯系無比深厚,顯然不是其他等閑可以相比的。

    “如果我的猜測為真,那么投影所能夠刷新的次數,就是與聯系成正比的?!?br>
    站在原地,陳長銘若有所思,隨后猶豫了一下之后,繼續點了點陳子德的名字。

    隨后,一陣淡淡的霧氣在此地開始升騰。

    周圍有淡淡的黑霧彌漫,漸漸將眼前的地方化作了一個獨特的地域。

    等周圍的環境正式改變,熟悉的投影空間開始出現。

    陳長銘穿著熟悉的鎖子甲,頭戴青銅頭盔,下半身覆蓋裙甲,手中拿著一把烏金長刀,就這么威風凜凜的站在那里,如一個即將走上沙場的將軍一般英武。

    而在對面,陳子德身穿布衣,一臉冷峻,望著陳長銘,顯得無比寒蟬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