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五十四章 小丹
    在平靜之中,時間慢慢過去。

    很快,時間到了兩個月之后。

    在藥殿之中,陳長銘按照以往的慣例,來到了丹房之中,在此地煉丹。

    熟練的將丹火升起,將各種靈材投入其中,陳長銘臉色沉靜,默默開始了煉制小丹的整個過程。

    整整兩個月時間,對于小丹煉制的整個過程,陳長銘早已經熟記于心,此刻動作顯得十分嫻熟。

    一雙手顯得特別穩健,在整個過程中,幾乎沒有出任何差錯。

    他就這么一步一步上前,操縱著丹鼎之下的丹火,在此刻沸騰,慢慢將丹鼎中的靈材融化,讓其慢慢成形。

    很快,不知不覺間,半個多時辰的時間過去了。

    在一旁金極的視線注視下,丹鼎被打開,一點點淡淡的霧氣開始升騰。

    而在丹鼎之中,幾粒白色的丹藥已經成形了,一眼看上去全是一片純白,像是白玉所制成的一般,有一種獨特帶溫潤感。

    金極將丹鼎中煉好的幾枚丹藥拿起,仔細檢查了一番,最后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br>
    他轉身望向陳長銘,臉色欣慰:“這丹已經成了,盡管其中還有些不足,但卻已經可以用了?!?br>
    “恭喜你,長銘?!?br>
    “是師傅你教導有方?!?br>
    陳長銘躬身,臉色沉靜,顯得十分沉穩。

    “你呀,就是這樣?!?br>
    金極笑著搖了搖頭:“我如果真有本事把別人教導成你這樣,這么多年來,也不會一直是我給陳家煉丹了?!?br>
    “從今天起,你就可以自行動用這丹鼎了?!?br>
    他拍了拍陳長銘的肩,開口說道:“這么多年來,一直是我給那些人煉丹,到了現在,也是時候該換個人了?!?br>
    “師傅?!?br>
    陳長銘心中一動,正想說些什么。

    “當然,只是小丹?!?br>
    金極搖了搖頭:“其他丹藥,還是我來?!?br>
    “不過就算這樣,也能省下我很多事了?!?br>
    如陳家這等大家族,其日常所需最多的丹藥,不是那些高等丹藥,而是一些如小丹這樣的基礎丹藥。

    那些高等丹藥煉制難度的確更難,耗費精力也更多,比煉制小丹艱難許多。

    但是這也架不住小丹的需求量太大。

    整個陳氏一族,其族內的族人自十二歲開始,每年便都需要一枚小丹來輔助修行,更不用說那些嫡系族人所需要的份額。

    這一塊算下來,每年都至少需要五六百枚小丹。

    所耗費的精力,絕對比煉制其他丹藥要來得多。

    “正好,此前為了煉丹,陳家明年要求的份額,我還沒有準備?!?br>
    金極拍了拍陳長銘的肩膀,對著他笑了笑:“正好由你代勞了?!?br>
    這就是被抓壯丁了。

    陳長銘嘴角一抽,不過當著陳長銘的面,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在陳長銘成功后,金極顯得十分高興,這一日難得的沒有在丹房里長待,而是與陳長銘一起走出了丹房,在外面過了一天。

    當然,在次日之后,他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每日都待在丹房,大有一副活到老宅到老的架勢。

    對此,陳長銘與陳輕依兩人也早已經習慣了。

    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這一次,在丹房里宅著的人還多了一個陳長銘。

    在代替金極,接下了煉制小丹的任務之后,為了完成指標,他就算是在丹房里住下了。

    每天每夜,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煉丹。

    按照金極的話說,這算是給將來煉制其他丹藥打好經驗。

    基本上每一個丹師都是這么過來的。

    陳長銘對此也沒什么話說。

    只能選擇悶頭干活。

    不過不管怎么說,在經過這幾個月時間之后,他的一身丹術總算是洗白,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來用了。

    同樣的,在煉制小丹,成功成為一名丹師后,陳長銘也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待遇變化。

    不僅每個月的月例與供錢增加了,一些平日里并不理會的族人,這段時間也頻繁前來拜訪,態度一下子親切了不少。

    在他位于九峰縣的醫館處,更是常年多了幾個護衛,每一次陳長銘下山回來的時候,都在那守著。

    一副生怕他被人害了的模樣。

    這些就是陳長銘成為丹師之后的變化了。

    對于陳家而言,一位丹師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更不用說,在金極可能即將離開的這個關口上,陳長銘正好可以頂替金極的空缺,為陳家繼續提供丹藥供給。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對于周圍的這些變化,陳長銘看在眼里,并沒有說些什么。

    不過不管怎么說,自己的待遇上升,這到底是一件好事。

    陳長銘也樂見于成。

    時間就這么緩緩過去。

    不知不覺見,一個漫長的夏季過去,冬天很快到來。

    周圍的氣溫漸漸變得,外界的人影也漸漸變得稀少了許多。

    “看樣子倒是不錯?!?br>
    一天清晨,陳長銘從自己的醫館中走出,坐上屬于自己的馬車,在后面陳意等人的相送下,向著藥殿的方向走去。

    從清晨開始行走,直到正午時分,陳長銘才來到藥殿之中。

    回到藥殿,走入熟悉的丹房,望著里面的場景,陳長銘愣了愣。

    只見在丹房中,金極一身灰袍,正在里面站著。

    在他的身旁,則是一個模樣俊麗的美麗女子。

    那是個身材高挑的少女,容貌姣好,看上去有一種獨特的嫵媚,穿著一身白色的貂皮衣,在那里小聲的與金極攀談。

    來到藥殿之中,在藥殿中待了大半年時間,這還是陳長銘第一次看見這人,不由有些意外。

    在丹房里,金極小聲的與少女攀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沒有一點不耐煩。

    這倒是件極其稀奇的事。

    在陳長銘的印象里,金極的丹術雖然不錯,但脾氣素來不是多好,平日里除了陳長銘與陳輕依兩人之外,對于其他人連開口多說兩句話都懶得。

    很少有這么耐心的時候。

    “長銘,你來了?!?br>
    站在那里,聽著外界傳來的腳步聲,金極望向陳長銘,對著他笑了笑。

    “這位,便是小徒了?!?br>
    望了陳長銘,金極開口介紹道。

    “看上去,倒是比之前那個強一些?!?br>
    站在金極身旁,少女上下打量了一下陳長銘,如此淡淡開口道。

    “這位是你師叔的弟子,溫霞,你叫師姐就好?!苯饦O繼續開口介紹。

    “溫師姐?!?br>
    陳長銘點了點頭,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在眼前,少女溫霞淡淡的點了點頭,看樣子并不是很想和他說話。

    “溫師侄,你的來意,我已經清楚了?!?br>
    金極望著溫霞,繼續開口:“我會如約前往?!?br>
    “既如此,就再好不過了?!?br>
    溫婉點了點頭,臉色看上去倒是一如既往,十分平淡。

    金極與她在原地攀談了片刻,又聊了一些事,隨后才結束了這一場談話。

    幾個仆人走上來,帶著溫婉下去休息。

    寬敞的丹房里瞬間安靜了下來。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