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五十八章 來者
    走入寬敞的醫館之內,一片淡淡的藥香味頓時撲鼻而來。

    在其中,一個少女在其內忙碌著,不斷的處理著各種藥材。

    “穎兒?!?br>
    望著遠處忙碌的少女,陳長銘笑了笑,主動開口,打了個招呼。

    宋穎轉過身,望著陳長銘有些驚喜:“少爺,你回來了?!?br>
    “嗯,在山上忙完,這就回來了?!?br>
    陳長銘笑著點了點頭,望了望宋穎,又望了望寬敞的醫館之內,開口問道:“你父親呢?”

    “父親他出去忙了?!?br>
    宋穎略微想了想:“之前那處宅院現在改建,父親他過去幫忙了?!?br>
    這是之前陳長銘建私塾的事。

    早在之前的時候,陳長銘便拜托陳意等人買下了地方,又讓人過去將買好的地方改建,以方便之后使用。

    這件事一直是宋野過去負責,在這里看不見他的人影,也是件十分正常的事。

    望著宋穎,陳長銘點了點頭,隨后繼續向醫館內走去。

    盡管此刻已經接近黃昏,但在醫館內,此刻還是有一些病人的。

    閑來無事,陳長銘索性在醫館內幫忙,與其他幾名大夫一塊在醫館內給患者診斷。

    等這一批人忙完,時間已經到晚上了。

    次日,等天剛剛亮起,陳長銘在醫館內待了一會,便離開了縣城內,回到了陳家所在的莊子上。

    “你想要將藥殿里的丹鼎移到莊子上來?”

    寬敞的房間里,望著眼前的陳長銘,陳經的臉色顯得有些意外。

    “對?!?br>
    陳長銘笑了笑:“老是在這里和藥殿中來來回回,畢竟太過麻煩,可以的話,還是近一些比較好?!?br>
    “說的也是?!?br>
    聽著這話,陳經也笑了笑:“很早以前,我就覺得那地方很是麻煩,只是金極那老家伙喜歡,所以我也沒辦法?!?br>
    “你現在想回來,倒也是件好事?!?br>
    “至少,那些守衛以后就可以省掉了?!?br>
    他笑著說道,隨后低頭想了想,又開口問:“所有東西都要搬下來?”

    “那倒不必?!?br>
    陳長銘搖了搖頭:“把常用的丹鼎,還有一些其他東西搬下來即可?!?br>
    “至于其他東西,倒不必去動?!?br>
    “好?!?br>
    陳經點了點頭,望著陳長銘,又開口道:“倒是還有件事,正好一塊和你說?!?br>
    “嗯?”

    陳長銘有些疑惑的抬頭,望了望陳經。

    “老家伙離開,現在你便是族里唯一的丹師,之后若是想的話,也可以與我們一同去荒林里看看?!?br>
    他望著陳長銘,開口說道:“去荒林采集靈材這件事,雖然我們有經驗,但是有些東西畢竟要你們這些丹師才懂?!?br>
    “單單我們這些大老粗過去,怕是弄錯了東西還不曉得?!?br>
    聽著這話,陳長銘心中一動,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倒是一個十分實際的問題。

    煉丹所需要的,是種種靈材。

    而采集這些靈材,外人盡管可以,但是丹師本人出面到底更好一些。

    畢竟一些靈材,對于采集的手法與方式都有著嚴格的要求,對于靈材性質不太了解的外人,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損壞了靈材的靈性。

    這是一方面原因。

    在另一方面,對于出產靈材的荒林,陳長銘心中也有些好奇。

    “去荒林一趟,大概要花多長時間?”

    略微思索片刻,望著陳經,陳長銘開口問。

    “一趟來回,大概一個多月時間?!?br>
    “一個多月么?!?br>
    陳長銘思索了一陣,最終點了點頭:“好?!?br>
    一個多月的時間,這個時間還在他的忍受范圍之內。

    他還有醫館需要照料,平日里還要煉丹,若是一次出行所耗費的時間太長,便會無法兼顧。

    一次一個多月,這個時間則還算合適。

    畢竟在一年之中,需要前往荒林的次數也不算多。

    “正好,大概兩個月后,便是又一次前往荒林狩獵的時候?!?br>
    陳經臉上露出微笑:“到時候,你便與一鳴他們一塊去吧?!?br>
    “是?!标愰L銘點了點頭,對此沒有異議。

    他們在此地繼續聊了片刻,隨后陳長銘才離開,去了其他地方。

    “子德與子靈都不在么?”

    在莊子上轉了一圈,不出意外的是,陳長銘的幾個熟人都不在這里。

    這其中,陳子德據說是去外面巡邏了。

    按照陳長銘對其的理解,估計巡邏的地方不是九峰縣里的花樓,就是其他什么地方。

    至于陳子靈,則不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顯得十分神秘。

    對此,陳長銘也并不意外了。

    從小到大,陳子靈一向都是如此神秘,很少在莊子上長待。

    至于其他的一些人,陳長銘大多不算熟悉,索性便直接離開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醫館,在醫館里繼續坐鎮,又刷了一波聯系度。

    時間就這樣緩緩過去。

    不知不覺間,大半個月時間過去了。

    在這大半個月時間里,藥殿里的丹鼎被陳經派人搬了回來,現在就位于陳家的莊子上。

    因此,這段時間里,陳長銘沒有再回過藥殿,就這么獨自在醫館里待著。

    平日里不是給人治病,就是獨自抱著一些丹書,在那里獨自啃著。

    金極盡管離開了,但是他在離開之前,也給陳長銘留了不少東西。

    一些藥典,乃至于一些丹藥的丹方之類,都給陳長銘留了下來,供陳長銘自己學習。

    對于這些東西,陳長銘也學的十分認真。

    通過投影具現傳承,獲得傳承的速度的確是夠快了,但在沒有傳承可以具現的情況下,陳長銘也只能依靠自己。

    當初在金極的身上,陳長銘刷出來的東西一共就那幾樣,其中丹方更是只有三種。

    其他的丹方乃至于一些丹書藥典之類,想要學會,無疑就只能靠自己了。

    幸好,或許是因為具現了金極的丹道掌控,陳長銘似乎也繼承了金極在丹道上的天賦,對于這些東西學的速度并不算太慢。

    在這其中,從陳輕依身上具現的過目不忘天賦,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至少在背書方面,這個天賦無疑是極為有用的,讓陳長銘節省了大量時間。

    就這樣,日子在忙碌與充實之中不斷過去。

    很快又到了新的一天。

    清晨,太陽照常升起,淡淡的金色晨曦照耀在大地之上。

    周圍的世界一片明亮,一眼望去滿是金色一片,看上去十分美麗。

    而伴隨著新的一天到來,九峰縣的四周,其中生活的百姓也開始忙碌起來。

    大街上斷斷續續,出現了不少人影。

    在九峰縣的城門處,幾個人影從中走了進來,不時的四處看看,神色中既有些好奇,又帶著些警惕與謹慎。

    “這就是九峰縣么.....”

    幾個身影中,一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皮膚黝黑,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望著周圍,顯得有些好奇:“看上去比我們那好上不少?!?br>
    “廢話?!?br>
    在少年身旁,一個年紀看上去更大,顯得成熟了許多的青年有些不耐煩:“這是陳家的地盤,周圍人多上不少,當然更繁華了?!?br>
    “現在跟我走?!?br>
    他們兩人一起扛著一個少年,慢慢向前走去。

    “這里的大夫能治好言奇么?”

    皮膚黝黑的少年望了望四周,對著一旁的青年小聲說道。

    “我也不知道?!?br>
    青年搖了搖頭:“不過我們這次過來找的大夫不一般,應該還有些機會?!?br>
    “他很厲害么?”少年小聲問。

    “當然?!?br>
    青年點了點頭:“前段時間附近鬧毒災,這事你知道吧?!?br>
    “知道?!?br>
    少年回想片刻,點了點頭。

    “那毒災在九峰縣這邊也鬧過?!?br>
    青年小聲說道:“但是在我們那根本沒人能治的毒,在這就被人治好了?!?br>
    “治好那些人的,就是這次我們要找的大夫?!?br>
    “小.....小心一點?!碧撊醯穆曇魪囊慌詡鞒?。

    青年與黝黑少年略微回頭。

    只見在他們身邊,那個被他們扛著的少年正小聲開口:“這里是陳家的地盤,要是一不小心碰上幾個陳家的人,就麻煩了?!?br>
    “應該沒事吧?!?br>
    黝黑少年的臉色有些緊張:“不是說陳家已經和我們和談了么?”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青年望了一眼少年,有些無語:“再怎么和談,該死的人不都已經死了?”

    “這些年來,陳家死在我們劉家手上的人還少?若是碰上其中一些人的家眷親屬,你說他們會拿我們怎么樣?”

    “那.....我們小心一點,盡量別碰上陳家的人?”黝黑少年打了個哆嗦,看上去有些害怕。

    “那就算了?!?br>
    青年搖了搖頭:“這一關我們是躲不過去的?!?br>
    “那個大夫,他本身就是陳家的人?!?br>
    “不過,我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沒什么人知道我們,只要小心一點,還是沒什么事的?!?br>
    “這樣么.....那我就放心了?!?br>
    黝黑少年頓時松了口氣。

    “放你個頭?!?br>
    青年瞪了瞪他:“給你管好你這張嘴,記住到了地方別亂說話?!?br>
    “要是露餡了,我第一個就把你宰了!”

    “知....知道了.....”黝黑少年怯生生的說著。

    他們繼續向前走去,很快在幾個行人的指引下,走到了一處醫館之外。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