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六十三章 第八次投影
    “獲得陳氏拳法.......”

    “獲得劉氏長拳.......”

    “獲得三十六式小拳.......”

    “獲得生命能量.......”

    “獲得截拳法..........”

    淡淡的字跡浮現在眼前。

    站在自己的房間之中,望著眼前浮現而出的字跡,陳長銘搖了搖頭,這時候莫名有些無語。

    舅父你到底練了多少拳法?

    在這時候,陳長銘心里只剩下這個想法了。

    一臉刷了陳一鳴六次,其中除了一次具現出的是生命能量之外,其他具現而出的傳承,無一例外全都是拳法。

    這不由讓人感到有些無語。

    五門拳法之中,除了陳氏拳法是陳氏的根本拳法之外,其余幾門都是陳一鳴自己搜羅來的。

    其中,劉氏拳法是劉家的拳法一樣,與陳氏的陳氏拳法一般,都是屬于各自家主的筑基之法。

    不過盡管屬于其他家族的筑基之法,但陳一鳴能夠弄到這門,倒也并不讓陳長銘感到意外。

    和陳家的陳氏拳法一樣,劉家的劉氏長拳,同樣也是族人必學的筑基武學,基本上劉家上上下下,每一個正式族人都能夠耍上幾下。

    流傳如此之廣,自然外泄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以陳一鳴的身份地位,能夠弄到劉氏的拳法并不讓人感到意外。

    事實上,據陳長銘所知的情況來看,各家各戶的逐漸之法,因為流傳甚廣的緣故,基本是都有外泄的情況發生。

    只是對此,各家各戶基本也不在意。

    畢竟在實際上,筑基法門的前面幾層本身并不算多少深奧的武學,就算流傳出去也算不得什么。

    只要真正玄妙的最后幾層,還有作為核心的淬煉法不被流傳出去,那就不算什么。

    除了劉氏拳法之外,三十六式小拳,據陳長銘所知,應該是族長陳經所創的一門武學,沒想到陳一鳴也會。

    至于最后的截拳法,倒是頗為深奧,不遜色于最后幾層的陳氏拳法,就是不知道陳一鳴是從什么地方搞到手的。

    將新獲得的傳承梳理一遍,陳長銘低下頭,看向眼前。

    力量:2.75。敏捷:2.73。體質:2.76。

    投影:陳一鳴,陳子靈,劉言奇......

    在將陳一鳴的投影具現幾次之后,陳長銘的身體數據又有所增長。

    另外,不出他預料的是,在將陳一鳴的六次投影具現結果之后,陳一鳴的名字仍然還在投影那欄上,可以繼續進行第七次投影。

    站在原地,陳長銘思索了片刻,感受著自己已經有些疲憊的精神,不由還是搖了搖頭。

    與陳一鳴的投影戰斗,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

    兩人的身體數據十分接近,縱使陳長銘通過鎧甲與武器占據了一點的優勢,但同樣打的十分艱難。

    在投影過程中,所損耗的精神力十分巨大,遠比投影別人要多上許多。

    接連六次之后,陳長銘此刻已經達到一個極限了。

    想要極限投影當然可以,只是卻沒有那個必要。

    “明天再繼續吧?!?br>
    望了望外面還算明朗的天色,陳長銘笑了笑,隨后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這一天,他就在醫館外忙碌,沒有離開。

    等到第二天清晨,當陳長銘從沉睡中蘇醒時,他獨自走到了一處無人的地域之中。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昨日里所損耗的精神已經恢復了過來。

    陳長銘也沒有多少猶豫,直接望向投影那一欄,點開了陳一鳴的名字。

    淡淡的光輝再次閃爍。

    在一瞬間,周圍的是世界開始變得朦朧一片。

    隨后在對面,陳一鳴熟悉的身影再次浮現而出,在對面佇立著。

    他站在陳長銘的對面,一張臉龐冷峻,在那里冷冷望著陳長銘。

    沒有絲毫言語,他直接沖了上來,對著陳長銘大打出手。

    隨后又是一陣清脆的聲響在此地響起。

    “獲得微弱感應......”

    “感應......”

    望著眼前浮現而出的自己,陳長銘陷入了思索:“是對感應能力的加強么......”

    他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后低下頭,繼續看向投影那一欄。

    在第七次具現陳一鳴的投影之后,此刻在投影那一欄上,陳一鳴的名字仍然還存在著,只是相對于之前,此刻名字之上的光澤已經昏沉了許多。

    似乎只要再進行一次投影,陳一鳴的名字就會從投影那一欄上消失一般。

    望著投影那一欄上陳一鳴的名字,陳長銘深深吸了口氣,隨后繼續點了上去。

    隨后又是熟悉的場景再現。

    當周圍熟悉的投影空間再現,陳一鳴的身影再次沖了上來。

    “獲得微弱靈根......”

    淡淡的字跡在眼前浮現。

    望著眼前浮現而出的字跡,陳長銘愣了愣:“又是靈根?”

    在之前第八次投影陳子德的時候,陳長銘從陳子德身上所獲得的,便是所謂的靈根。

    而現在第八次投影陳一鳴,陳長銘從陳一鳴身上所獲得的同樣也是如此。

    “是第八次投影只能投影出靈根.....還是說只是碰巧?”

    陳長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就目前已知的情況來看,投影所能夠具現出來的東西,前面六次是生命能量與各種傳承。

    第七次所能具現的則是各種先天稟賦。

    至于第八次所能夠具現而出的,目前陳長銘只看見過靈根。

    首先于目前能夠進行第八次具現的投影數量太少,陳長銘也不清楚這是單純的碰巧,還是只有這一個選項。

    不過對于靈根的作用,陳長銘倒是大概能確定了。

    之前的時候還不太確定,不過從此前金極所說的那些話中可以聽出,這個世界是有所謂近仙者的。

    在此前金極還在的時候,通過金極,陳長銘也了解過不少關于近仙者的情況。

    從金極此前的話中,陳長銘了解到,近仙者是一個極其依靠天賦的職業。

    想要成為近仙者,必須要擁有成為近仙者的天賦。

    這種天賦,指的并非是后天的學習能力,而是一種先天稟賦。

    唯有先天稟賦特殊的人,才能夠成為近仙者。

    金極當年,便是因為缺少了成為近仙者的天賦,才無法成為一位真正的近仙者。

    而金極口中所謂的近仙者,在陳長銘的印象里,便類似于前世傳說中所謂的煉氣士與修仙者了。

    那么所謂的靈根,很可能便是所謂近仙者的天賦。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