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六十四章 兇殘
    “不過這么一來,還有個問題......”

    回想著此前幾次的經歷,陳長銘陷入沉思:“我從子德還有舅父身上都具現出了靈根?!?br>
    “那么,是子德和舅父都具備著近仙者的天賦,還是說....這種天賦其實在所有人身上都有,只是大多數人身上的靈根太過于稀薄,所以無法支撐其成為近仙者?”

    兩種可能,陳長銘相對更傾向于第二個。

    原因倒是不復雜,只是單純覺得,能夠成為近仙者的人不會這樣多才是。

    從之前金極的話里可以聽出,這世界上能夠成為近仙者的人很少,堪稱萬里挑一。

    金極行走大半生,一路走來也沒見過幾個近仙者,可見其稀有。

    稀有程度可以堪比國寶了。

    然而,就是這么稀有的存在,一下子就讓陳長銘給碰上了,還一碰就是兩。

    這種概率,陳長銘覺得不大。

    所以結果很可能是第二個。

    不過,若是這樣的話,陳長銘又發現了自己的一個優勢。

    若是所有人體內都或多或少存在著靈根,那么等陳長銘不斷具現下去,一路從其他人身上具現靈根到自己身上。

    如此不斷累計之下,或許有朝一日,他真的能如金極所期望的那般,成為一位真正的近仙者也說不定。

    當然,這個愿景目前距離陳長銘還十分遙遠。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能夠進行第八次投影的人是十分稀少的。

    陳長銘目前為止,也就在陳子德與陳一鳴身上投影過八次。

    想要通過投影將其他人身上的靈根具現到自己身上,累計到相當數量,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到底也是個念想。

    就算暫時做不到,想想還是可以的。

    人,要有夢想。

    站在原地,陳長銘望了望眼前。

    力量:2.75。敏捷:2.73。體質:2.76。

    投影:陳子靈,劉言奇......

    不出所料,在將陳一鳴刷過八次之后,陳一鳴的名字也從投影那一欄上消失了。

    望著眼前的投影那一欄,陳長銘的視線移動,逐漸注視在陳子靈的名字上。

    在決定投影之前,他先是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狀態。

    因為只是刷了陳一鳴兩次,他的精神此刻還算上佳,自覺足夠繼續下去。

    于是他便也沒猶豫,直接點了點陳子靈的名字。

    在剎那之間,在眼前的投影一欄上,陳子靈的名字瞬間大亮,在此刻綻放出淡淡的光輝。

    朦朧的投影空間開始在四周再現,這一刻籠罩在周圍。

    等陳長銘出現在投影空間,在他的對面,一個身影同樣出現在那里。

    那是個身材挺拔,看上去并不算太大的青年,容貌清秀,一身白衣飄揚。

    他看上去似乎十分尋常,容貌算不上多么俊美,但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讓人無法對其忽視。

    不是別人,正是陳子靈。

    與此前其他人的投影一般,在對面,陳子靈獨自站立,臉色冷峻,伴隨著陳長銘的出現,冰冷的視線瞬間注視而去。

    隨后,他開始邁步向前。

    讓陳長銘有些意外的是,與此前投影的其他人不同,陳子靈的投影在出現之后,并未急速跑到他的身前,而是就這么慢慢走來,看上去像是閑庭信步,十分平靜。

    嗒....嗒....嗒......

    清脆的腳步聲在投影空間之中響起。

    下一刻,陳長銘臉色大變。

    無聲的威嚴籠罩了一切,四周的空間似乎為之凍結,在此刻直接凝固。

    佇立在原地,陳長銘能感受到四面八方的壓迫,能夠感受到一個恐怖的壓力正從前方壓來。

    如同一座高山從前方壓落一般,這一刻,陳長銘只覺自己的身軀無比沉重,幾乎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感受到一個恐怖的壓力。

    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在前方,陳子靈終于動了。

    沒有多余的動作,他右臂伸出,直接揮出一掌,在半空中帶起掌風,向著陳長銘胸前拍去。

    這一掌看上去似乎平淡,像是一個普通人隨手揮出一掌般,看上去軟綿綿的,沒有絲毫力道,但在陳長銘的感覺之中卻又無比的恐怖,其中似乎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一種致命的危險感從心頭浮現。

    感受著這種感覺,陳長銘猛地抬頭,身軀微微前傾,一腳踏下,帶起恐怖的力道直接向前。

    他從原地向前沖去,一拳揮出,硬生生迎上了陳子靈這一掌。

    砰!

    淡淡的輕響聲在原地擴散。

    陳長銘的身影快速向后退去。

    恐怖的力道在他的身上肆虐,這一刻,陳長銘只覺自己揮拳的右手已經失去只覺。

    在身軀內,他的血氣在沸騰,根本無法平靜。

    “這絕不是孕體境!”

    強忍著體內沸騰的血氣,陳長銘臉色難看,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在這時候,他心里有種失算的感覺。

    他知道陳子靈很強,以至于年紀輕輕便足以與陳一鳴這等成名多年的長輩并列,在地位上似乎不遜色于長老。

    但就算如此,此前的時候,陳長銘已經盡可能將陳子靈高估,在心中將其與陳一鳴并立。

    不過現實告訴他,他還是太天真了。

    這哪里是什么孕體境!

    砰??!

    清脆的響聲繼續在原地響起。

    朦朧的投影空間之內,陳子靈沖到陳長銘身前,直接一掌拍落。

    猛烈的勁風在四處擴散,隱隱約約之間,似乎有一種無聲的念頭將陳長銘直接鎖定。

    面對這一掌,陳長銘深深吸了口氣,腳上用力,向前一蹬,身軀快速向后退去。

    隨后,一把金色長刀出竅,如一條金蛇游動,在此地揮舞。

    面對陳子靈,陳長銘不再與其貼身交戰,直接改拳為刀,明淵刀法在此刻施展。

    道道金色的刀芒在此刻揮舞,將周身上下守的水泄不通。

    然而下一刻,一只有力的手掌猛的擊出,在瞬間擊中了陳長銘的手腕。

    周圍的空間變換,周圍的空間開始移位。

    一只手掌在眼前遜色放大,逐漸覆蓋了眼前的視野。

    砰??!

    一陣淡淡的輕響聲在原地回蕩,隨后一切的結束了。

    周圍的投影空間開始變得朦朧,逐漸開始消失。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