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八十五章 草原少年
    淡淡的朦朧光輝開始閃爍。

    周圍的世界開始改變。

    金色的陽光照耀在大地上,給人帶來點點溫暖。

    當陳長銘恢復意識時,他發現自己來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茂盛的草原,周圍野草豐茂,四處有一頭頭牛羊在悠閑游走,一派平和之景。

    陳長銘獨自躺在草地上,不知道在那里躺了多久。

    “這是......”

    望著眼前這完全陌生的場景,陳長銘一時愣住,還沒完全反應過來。

    隨后,一陣陣記憶在腦海之中浮現。

    這是一個草原游牧少年的記憶。

    從出生到成長,再到近年來發生的所有事,都一一浮現而出,浮現在陳長銘的腦海中。

    在這些記憶里,陳長銘也知道了這個少年的名字,名為赫圖。

    “我這是......”

    望著自己那與之前完全不同,顯得十分黝黑的手臂,陳長銘沉默許久,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這是又一次穿越?

    “那所謂的化身,就是讓我再穿越一次?”

    望著自己滿是老繭的手掌,陳長銘皺了皺眉。

    老實說,對這個結果,他并不算滿意。

    他在此前那個地方待的好好的,好不容易才成為一名丹師,打開了局面,擁有了一身不弱的實力。

    但這又一次穿越,一下子就把他打回了原型。

    站在原地,陳長銘能夠感受到自己此刻的虛弱,渾身上下的力量顯得無比微弱,與此前相比幾乎一個天一個地。

    這具身軀根本就沒練過武,就是個普通的放牧少年,沒有任何稀奇之處。

    像是這等存在,陳長銘此前只要想的話,隨手都可以捏死一大把。

    “不對?!?br>
    陳長銘思索片刻,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既然是化身,那么應該就不是重新穿越的意思?!?br>
    “是類似身外化身?在其他地方重新獲得一具軀體,作為自己的化身?”

    諸多念頭在他的腦海身處響起。

    不過在此刻,他也沒辦法去驗證自己的想法。

    于是,他轉身看向眼前。

    力量:0.65。敏捷:0.61。體質:0.70。

    投影:無

    天賦:化身

    弱到可憐。

    望著眼前的身體數據,陳長銘心里不由閃過這個念頭。

    自從覺醒投影異能,能夠看見自己的身體數據之后,他就從來沒有這么弱過。

    縱使是他當初剛剛穿越,還沒有進行任何投影之時,他的實力都要比這強。

    想想也是。

    陳長銘的前身盡管自幼體弱,但同樣也是自幼習武,從小到大各種丹藥吃了不少,就算先天不足,實力也要比尋常人強上不少。

    但這具軀體的前身,卻僅僅只是個普通人,從小到大根本沒接觸過武學,有這等數據也不足為奇。

    “連投影也沒有一個?”

    望著投影那一欄所顯示的無,陳長銘倒是有些意外。

    投影那一欄顯示為無,在某種程度上,這就意味著一個對其抱有足夠好感的人也沒有。

    這按道理來說是不可能的。

    縱使極端孤僻的人,從小到大,也至少應當會有幾個友善之人。

    最起碼,還有自己的父母親人。

    雖然說從記憶里的情況來看,這具軀體的父母似乎已經沒了,但其他親人還是有一些的。

    “難道.....”

    陳長銘心中念頭流轉,想到一個可能。

    “赫圖??!”

    這時,遠處一陣聲音響起。

    陳長銘從原地起身,望向遠處。

    只見在遠處,一個身材還算雄健,皮膚同樣有些黝黑的少年騎馬從遠處而來,在那里對著陳長銘招手。

    “該回去吃飯了!”

    熟悉的記憶在腦海中涌起,讓陳長銘瞬間想起那人的身份。

    赫圖自小的玩伴與好友,哲丹。

    淡淡的暖流從身上涌起。

    在遠處哲丹出現的時候,眼前投影那一欄開始有了些變化,上面原本顯示的無慢慢消失,哲丹的名字在慢慢浮現。

    “果然,需要接觸到相應的人才行?!?br>
    望著投影那一欄浮現的名字,陳長銘暗自點頭,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這時,遠處一匹赤色的馬慢慢跑了過來,來到陳長銘的身前。

    一種熟悉的感覺從心頭浮現,讓陳長銘心中起了種明悟。

    順著這種感覺,他直接一躍而起,坐到了這匹馬上。

    赤馬發出一聲輕鳴,帶著陳長銘向著遠處沖去。

    “今天怎么這么久?”

    來到哲丹身前,一個聲音在眼前響起。

    哲丹是個看上去十分雄健的少年,盡管年紀不大,但是身材卻十分健壯,此刻騎在一匹黑馬上,在那里看著陳長銘開口問道。

    “不小心睡過去了?!?br>
    陳長銘隨口解釋道。

    “那你可給小心點?!?br>
    哲丹善意的提醒道:“最近這附近聽說有不少馬賊游竄,你要是不小心給他們碰上了,恐怕就完了?!?br>
    “我知道?!?br>
    陳長銘點了點頭,表示清楚。

    看他一副興致不高的樣子,哲丹不由嘆了口氣,開口道:“還在為狩獵的事擔心?”

    狩獵?

    陳長銘一愣,很想從記憶里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這具軀體所生存的地方,是一個典型的游牧部落。

    而這片草原的游牧部落有個規矩,每到青黃不接,族中糧食緊張的那個關口,便會去其他地方尋找獵物。

    也就是俗稱的打劫。

    這件事基本是草原上的慣例,每到這個時候,整個部落大半的男丁都要一塊出動。

    而這一次征召,眼前的陳長銘赫然也在其中。

    “沒事的?!?br>
    望著陳長銘這幅模樣,哲丹欲言又止,最后嘆了口氣:“到時候,你把我爹的那身皮子穿上,就沒什么事了?!?br>
    他在那里小聲的安慰道。

    陳長銘點了點頭,沒說什么。

    過了一會,他們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一片平地上,周圍大大小小全是帳篷,樣式看上去有點像陳長銘前世所看的蒙古包,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在其中,不少穿著皮衣,模樣各異的人已經在里面忙碌了。

    到了這里,陳長銘也看見了自己的其他親人。

    “我可憐的弟弟......”

    一個年紀看上去三十多歲,姿色尋常的普通婦女將陳長銘一把抱在懷里,在那里顯得有些悲傷。

    這是陳長銘的姐姐,名為穆穆拉,也是陳長銘這具身體唯一幸存的長輩。

    與農業國度相比,游牧人的壽命往往更加短暫,可能一次意外的疾病,一次尋常的狩獵,就會使一個大好的生命為之凋零。

    陳長銘這具身軀的長輩,除了眼前的姐姐之外,如今已經全部去世了。

    “阿母,阿舅.....”

    在穆穆拉身后,一個看上去七八歲左右,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在那里獨自站著,看著眼前的陳長銘兩人,臉色看上去有些懵懂。

    這是穆穆拉的孩子,名為齊齊木,如今不過八歲,年紀還很小。

    對于年紀尚且幼小的孩子而言,很顯然還不知道,上戰場這件事到底意味著什么。

    望著年紀不大的齊齊木,陳長銘笑了笑,將其抱了起來,摸了摸女孩的頭。

    女孩乖巧的躺在陳長銘的懷里,嘻嘻的笑著,顯得無憂無慮。

    見過長姐,陳長銘緊接著到一旁用餐,就這么慢慢度過了一天時間。

    夜里,蒼穹之上繁星閃爍,顯得無比明亮。

    陳長銘獨自從自己住著的帳篷里走出,來到了外界。

    隨后,他看向了眼前。

    力量:0.65。敏捷:0.61。體質:0.70。

    投影:哲丹,穆穆拉,齊齊木.......

    天賦:化身

    隨著陳長銘意念一動,熟悉的投影面板再次浮現而出。

    只是與之前相比,經過了白天的接觸,這一次投影那一欄上,其中的名字已經多了許多。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