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一百零一章 溫青
    位于觀想狀態之下,周圍的一切都顯得格外敏銳。

    在外界,一個莫名的身影慢慢浮現。

    朦朧的視野之中,淡淡的氣息浮現,在精神的世界之內,一股惡意十分清晰的映照而出。

    陳長銘猛地睜開眼。

    對于這股惡意,他并不感到陌生。

    在昨晚之時,便已經清晰感受過了。

    此刻再次感受一遍這股惡意,能夠感受到的東西又多了一些。

    透過精神層面的感應,他敏銳的感受到,那股惡意更加明顯了,其中所透著的惡意也更加濃烈,比此前還要更強。

    在那股惡意之中,透著強烈的貪婪,渴望,還有諸多其他情緒。

    貪婪?

    陳長銘愣了愣,這一刻突然感受到了些許不對。

    在他的體內,似乎感受到遠方那個身影的存在,原本在他體內流淌的邪意力量一下子暴漲,散發出劇烈的邪意波動。

    一個本能的渴望油然而生,讓陳長銘從心底產生一種渴望,想要沖出去廝殺,去將那人的血肉撕下,將其整個身軀撕裂。

    “怎么回事!”

    感受著從心底深處升起的那種渴望,陳長銘心中凜然,冥王觀想法運轉。

    昏暗的虛無空間之中,一尊冥王虛影浮現,隨后體內升起的一切邪意被盡數鎮壓,徹底消散于無形。

    在陳長銘體內,那個原本流淌著的邪意力量被陳長銘自身的精神力量所鎮壓,最終緩緩消失。

    陳長銘的腦海瞬間清醒,從此前那種狀態之中蘇醒過來。

    “方才那種感覺.....”

    默默睜開眼,感受著方才那種情況,陳長銘有些心有余悸。

    在方才,感受到外界那股惡意存在的時候,他體內的邪意力量頓時自發暴動起來,整個身軀都在剎那間為那股邪意所影響,產生了一種嗜血沖動。

    若非陳長銘及時察覺到不對,以冥王觀想將邪意鎮壓,恐怕此刻便要被其所影響了。

    “還真是一刻都不能松懈?!?br>
    佇立原地,陳長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到了這時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而在外界,那股未知的惡意仍然還存在著,此刻就這么佇立于外界,在暗中窺視著陳長銘。

    此人的實力暫且不論,但是隱匿技巧倒是極其不錯。

    若非其暴露出來的惡意太過明顯,在精神世界中被映照而出,陳長銘幾乎都沒法發現對方。

    在暗地里,對方仍然還在潛伏著,那股惡意與之前相比,變得越來越明顯。

    回想著方才的那種感覺,陳長銘完全有理由相信,若是可以的話,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將他大卸八塊。

    不過,似乎是出于什么顧忌,對方并沒有沖到屋子里來,不過體內的邪意如何沸騰,都始終躲在屋舍之外,沒有絲毫沖進來的意思。

    這讓陳長銘心中有所猜測。

    眼前這些屋舍,或許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其中或許有什么布置,讓那些人得以忌憚,不敢直接沖進來。

    時間慢慢過去。

    這一整夜時間里,陳長銘并沒有休息,就這么默默運轉冥王觀想,以冥王觀想法之力,將體內的邪意慢慢鎮壓,煉化。

    冥王觀想法是錘煉精神的無上妙法,在針對這些邪意之上,似乎也有著奇效。

    在徹夜的觀想中,陳長銘體內的邪意慢慢被煉化,思緒逐漸恢復了平靜。

    次日,外界的蒼穹慢慢亮起。

    陳長銘睜開眼,抬頭向外望去。

    昨夜里,那股窺視著陳長銘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外界的天色再次恢復了平靜。

    另一個身影慢慢來到了陳長銘的屋舍之外。

    那個身影默默將外面的院落收拾干凈,又將一些東西放下,就準備轉身離開。

    “不準備進來坐坐么?”

    陳長銘的聲音緩緩響起。

    那個身影頓時一頓。

    她緩緩轉過身,望向身后的屋舍。

    在那里,一個穿著黑袍,身材挺拔的少年在那里站著,此刻主動將大門敞開,臉色平靜,在那里注視著她。

    感受著陳長銘的視線注視,女子有些意外。

    “這么早就醒了?”

    望著眼前的陳長銘,她慢慢恢復平靜,如此開口說道。

    “青小姐也是一樣?!?br>
    陳長銘點了點頭:“這么早就過來了么?”

    眼前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跟在溫流霞身旁的溫青。

    自那日一別后,溫流霞與溫青等人便不見了。

    本以為不出意外的話,便再也看不見了,卻沒想到在今日又看見了。

    望著陳長銘,溫青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我來給你們送點東西?!?br>
    陳長銘轉身看向一邊。

    在一旁的一個角落,此刻上面已經多了一些東西。

    幾瓶金瘡藥,一些書本,還有一些其他的藥散。

    “有心了?!?br>
    陳長銘點了點頭,隨后繼續開口:“來都來了,不進來坐坐么?”

    溫青猶豫了一下。

    這個地方,并不算安全,而且平日里也不允許外人出入。

    按道理來說,她進入這個,給他們送些東西,之后就應該立即離開,不應該過多停留才對。

    但是望著眼前陳長銘的臉龐,似乎是被陳長銘那強烈的親和力所感染,她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跟著眼前的陳長銘,她默默走近了屋子中。

    “你們昨天,已經接受了靈王傳承?”

    走近屋舍之內,在一處椅子上坐下,望著眼前的陳長銘,溫青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感覺怎么樣?”

    “還好?!?br>
    陳長銘抬頭望了一眼身前的溫青:“除了接受傳承時有些意外之外,其他的倒還好?!?br>
    “那現在呢?”溫青沉默了一會,隨后繼續問。

    陳長銘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點了點頭:“還好,雖然有些問題,但勉強能應付?!?br>
    “倒是其他人,現在多半已經有些問題了?!?br>
    “是么?!?br>
    溫青望了眼身前的陳長銘,最后沒說什么,保持了沉默。

    她能夠看出來眼前陳長銘的狀態,看上去的確也之前沒什么區別,明明年紀不大,但仍然是那副從容冷靜的模樣,沒有絲毫被邪意污染的樣子。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