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無限世界投影 > 第一百零三章 殘酷
    “張兄,你看上去......”

    陳長銘深深望了眼張余。

    張余的臉色看上去很不好。

    蒼白如紙,無絲毫血色,此乃精力損失過度之相。

    張余昨日里,多半也嘗試修行了靈王秘典,導致精力損失過度,變成這幅模樣。

    不過,這也正好。

    淡淡微光下,陳長銘屏住呼***神集中,向外擴散。

    體內邪意開始沸騰,在精神感應之中,那種莫名感覺不斷放大。

    一種致命的殺意呈現,夾帶著些嗜血之欲望,讓人熱血賁張,隱隱間有種躁動感。

    像是.....想要將眼前之人撕裂,將其血肉吞食才肯罷休。

    邪意高漲。

    陳長銘默默閉上眼,心中了然。

    果然。

    與他一樣,張余體內也有那股邪意存在,只是更淡許多。

    正是感受到了對方體內的邪意力量,陳長銘體內的邪意才會暴動起來。

    感受到彼此的存在,體內的邪意自發沸騰,本能的開始暴動,對陳長銘這個宿主施加影響,讓他下意識的對張余產生敵意,有種抑制不住想要將其撕碎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輕微,或許是因為體內邪意力量還不龐大的緣故,還不太明顯,所以還不算如何。

    只是隨著時間過去,伴隨著體內邪意力量的越發龐大,最后會發展成什么模樣,還真是讓人無法想象。

    “陳兄.....”

    張余臉色蒼白,聲音虛弱,整個人精疲力盡,臉上露出苦笑:“在下昨夜,嘗試著修行那秘典,最后一覺醒來,就變成了這模樣.....”

    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的改變。

    相對于陳長銘,他自身的精神力量不夠強大,沒有感受到體內邪意力量的存在與增長,現在還顯得十分平靜。

    陳長銘看了他一眼:“你昨晚修行了多久?”

    “記不太清了?!?br>
    張余摸了摸頭,有點不好意思。

    他只記得,自己昨夜獲得靈王秘典后,便情不自禁,忍不住想要開始修行起來。

    這一修行,便是一發不可收拾,想停都停不下來了。

    “節制一點?!?br>
    陳長銘搖搖頭,若有所指:“修行太久,會出事的?!?br>
    這話一語雙關,不過張余只聽懂了表面意思,連忙點頭:“我明白,之后會控制的?!?br>
    望了望張余,陳長銘不再說什么。

    其實也沒什么好說。

    他能說什么?

    告訴對方那秘典有問題,不要去修行么?

    且不說對方信不信,就是對方真的信了又能如何。

    這靈王秘典修行之后,具備這彼此廝殺的特質,越是修行,彼此之間越是敵視,充滿殺戮意味。

    你一個人不去修行,只要別人去修行了,等到最后別人盯上你時,還是一樣的結果。

    若是不去修行,快速變強,最后連反擊之力都不會有。

    這是個死循環。

    陳長銘迅速意識到這一點。

    修行靈王秘典,會讓體內邪意沸騰,越陷越深。

    若不去修行靈王秘典,等其他人比你強的時候,難保別人不對你下手。

    不論明不明白,都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見過了張余,驗證了心里的一些猜想,陳長銘沒有繼續拜訪其他人,只是回到自己住處。

    他回來的時候,周圍一些人也到了。

    幾個黑甲侍衛從外界而來,在他的屋子里放了一些東西。

    見陳長銘回來,他們看了他一眼,臉色冷峻,一言不發,就這么走了。

    陳長銘沒有開口,目視著他們離開。

    天邊的云在漂浮,在四處輕輕蕩漾,影子落在大地上,遮蔽了陽光。

    等周圍人離開,陳長銘走了進去。

    屋子里的擺設與之前相同,只是多了一件東西。

    幾瓶看上去輔助修行用的藥散,還有一大堆糧食。

    糧食里面,有許多獨特的東西。

    除了米面,就是大塊大塊的血肉和骨頭。

    那血肉是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血肉,骨頭也顯得很古怪。

    不過雖然認不出來這是什么肉,但至少不是人肉。

    確認過這一點,陳長銘松了口氣。

    正午,一個女仆過來做飯。

    與之前的啞女相比,這個女仆同樣穿著黑袍,一樣的樸素,只是身材要更高些,應該年紀也大些。

    她給陳長銘做好飯,正準備離開。

    陳長銘叫住了她。

    “上次那個呢?”

    他望著女仆,開口問,臉色很平靜。

    “她死了......”

    女仆腳步頓了頓,臉色麻木。

    陳長銘默然。

    見陳長銘沒有其他問題,女仆也沒有多停留的意思,直接轉過身,向外界走去。

    等她走后,陳長銘緩緩閉上眼,心情莫名復雜。

    老實說,自穿越以后,死人他其實見過不少。

    過去投影的時候,因為不了解投影的具體規則,他砍死過不少人,每一個都是親友。

    那時他心情同樣難受,但也就是那樣了。

    畢竟他心里清楚,不管看上去再怎么像,但那到底只是虛幻,真正的他們仍然還在外面。

    此后的日子,作為一位醫者,在生命能量的輔助下,他也沒怎么失手。

    如此次這般的經歷,還是第一次。

    體內的邪意自發沸騰,強烈殺意滾動,讓他有種忍不住沖出去,大殺特殺的沖動。

    隨后,一尊冥王虛影浮現,將體內沸騰的一切邪意鎮壓。

    做完這些,陳長銘不再回想,就這么看向一邊。

    他感受到體內血氣的活躍。

    那些食物很獨特,蘊含著龐大的力量,讓人吃下后體內精力充沛,有用不完的精氣。

    在這些精氣作用下,原本虧空的血氣正慢慢補充,身體的力量再次恢復,從此前的虛弱狀態下慢慢恢復過來。

    陳長銘深深嘆了口氣,平復了自己的心情,默默修行。

    靈王秘典運轉,體內的血氣沸騰,按照某種獨特的旋律與節奏運轉。

    在表面,陳長銘的皮膚慢慢變得通紅。

    點點汗珠流露表面,伴隨著陣陣熱流,一時之間像是蒸起了一個桑拿,霧氣繚繞。

    淡淡的血氣從他的頭頂沖出,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赤芒,十分奪目。

    在充足血氣的供給下,陳長銘修行的速度很快。

    或許是因為他體魄強大,他修行這門靈王秘典,遠比其他武學順暢許多。

    一股熱流在他的身軀之中涌動,短短時間便將他的身軀洗刷一遍。

    當然,這也意味著那種邪意力量同樣在增長。

    所以,陳長銘經常給停下來,以冥王觀想驅逐邪念,不能使體內的邪意力量增長過快,導致自身意志受到影響。

    不過這樣也不是沒有好處。

    在邪意磨礪之下,陳長銘自身的意志同樣有所增長,冥王觀想的效果更佳,達到一個更深層次。

    短短時間內,原本強大的精神力量再次有所增長。

一码中特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