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扶妹魔老婆 > 第38章 交鋒(求推薦票)
    祝遠早三步并作兩步跑到丹爐面前,臉上的喜色抑制不住,身為丹師,一個好的丹爐作用極大,他亦是無法抵住這樣的賀禮,只是,這樣的丹爐,祝家自然也拿得出來的,他需要權衡一下利弊,畢竟當著這么多人,趙凌風把陸長生殺了,對祝家的威嚴還是有損的,他有自己的私心,也有掌控祝家的野心。

    陸長生值不值得保,他得衡量,可趙凌風說趙青半年前就已是三品丹師,如今更快要成為四品丹師,這看似輕飄飄的話,實則是一種警告。

    趙家如果真出一名四品丹師。

    那在魔都,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趙家主有心了,這丹爐,我收下了?!弊_h喜滋滋的提著丹爐,從陸長生身邊經過,小聲嘆息道:“沒辦法,我準備保你一命,從薇薇那里換取足夠的好處的,但現在看來,沒必要了,趙家把我口封住了,你放心,祝家會為你收尸的?!?br>
    陸長生笑了笑,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而是大大方方的道:“祝兄請留步?!?br>
    祝遠停下腳步,攤了攤手:“陸長生,太晚了,愛莫能助,誰讓人家有三品丹師壓陣呢,你今天也去超凡者協會了,想來應該明白的,超凡者協會有規定,反一品以上的丹師,三年之內,有權限調動一名同修為的超凡者為之效力一次,另外,高一等級的丹師,有權力讓低等級的丹師尋求幫助,你又不是三品丹師,我也幫不上忙啊?!?br>
    “不……”陸長生拍了拍祝遠的肩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我就是這個意思?!?br>
    祝遠一臉茫然:“什么意思?”

    陸長生屈指一彈,一枚徽章拋向空中:“看清楚了嗎?”

    “三……三品丹師??”

    祝遠表情愣住,隨即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不可能……你是三品丹師??”

    “你沒看錯?!?br>
    陸長生從祝遠手上接過丹爐,隨手往地上一摔,丹爐摔成無數碎片。

    驚起一陣竊語之聲。

    尤其是祝薇薇,她正思索應對之法,忽然間看見陸長生那手上的徽章,水靈靈的眸子中,竟染上了一層迷霧。

    “你竟然是三品丹師,哈哈哈!”

    祝遠雙手抱住臉。

    “你他媽開什么玩笑!”

    祝遠連連后退。

    “這不是我該待的地方,這他媽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這時,一道鐵鏈攔住了祝遠的去路。

    鐘量攤手,一枚黃金品質的徽章出現在手上,他一臉獰笑的看向陸長生:“他依舊改變不了死的結局?!?br>
    祝遠哈哈哈的笑起來:“就是,就是,他媽的,憑什么!我努力這么多年,也才二品丹師,他是假的,怎么可能是三品丹師!”

    “所以,你留下來,為他收尸!”鐘量笑得滲人。

    祝遠不敢忤逆。只得站在原地。

    陸長生也將徽章一握,踹進兜里,道:“祝遠,你是應該留下!”

    “我不會聽你命令的,你他媽想害死我!”祝遠咆哮著,以他的眼力,怎么會看不出陸長生手上的徽章是真的,只是,他引以為傲的二品丹師身份,如今卻變成了負累。

    他必須聽令于陸長生的。

    這一巴掌扇的自己好痛!

    “放心,不讓你出手?!?br>
    陸長生神色微冷。

    上前一步。

    “替他們收尸就好了?!?br>
    “行,那你們干??!”

    祝遠快哭了。

    原來自己是個渣渣!

    這宴會。

    他是個配角。

    他生在大家庭大家族。

    自然知道,趙家雷厲風行般出現。

    是要見血的。

    陸長生走到正中央,拱手道:“麻煩諸位讓一讓,三年前,我陸家是什么樣的慘狀,今天,將會應在趙家?!?br>
    于是。

    周圍的人又后退了一些。

    生怕被卷入漩渦。

    眾人都在退,唯有祝薇薇走上前來,難得的掛著微淺的笑:“長生,我會站在你這一邊,我知道你等這一天很久,可現在……我不希望你出事?!?br>
    陸長生抓起祝薇薇的手:“你放心,我不會有事,你的關心,已經夠多了,去那邊吧,看著就好?!?br>
    兩人對視著,祝薇薇輕輕點頭,熱氣吹在陸長生脖子處,小聲道:“如果趙家真對你下死手,我不會對他們客氣的,阿九會出手,但她有一個要求,讓你給她做點心……這事,回去后你得給我個交代?!?br>
    說著。

    祝薇薇一笑百媚生。

    轉身。

    滿是芳華。

    她坐下。

    聲音冷若冰霜:“趙凌風,陸長生是我未婚夫,你今天可以和他解決私怨,但你動不得他?!?br>
    “這算是威脅?”趙凌風哈哈哈笑起來,“陸長生,你倒是捧了一碗好飯,可惜……今天你必死!”

    趙凌風掐滅了雪茄。

    煙霧淡去。

    他食指往前一點,閉上眼:“殺了?!?br>
    蹬蹬蹬!

    腳步聲驟急!

    皮鞘里抽砍刀的聲音令人牙酸。

    唰唰唰!

    沉悶墜地的聲音響起,有悶哼受制的痛哼。

    趙凌風緩緩睜眼,道:“把頭砍下來?!?br>
    “可以!”

    冰冷的聲音傳來。

    趙凌風深邃的瞳孔一縮。

    鮮血濺射。

    糊在他臉上。

    對面。

    陸長生隨手丟了刀。

    周圍的聲音無比驚恐。

    有兩個西瓜落地的聲音。

    滾落到趙凌風的腳前。

    趙凌風身邊的人紛紛后退。

    人多而畏懼!

    趙凌風嘆了一口氣:“鐘量,果然還是得讓你這個專業的來?!?br>
    “趙爺放心?!?br>
    鐘量把手中鐵鏈挽在雙手,剩下一米多的套條,一步步的朝陸長生靠近。

    “哐嘡!”

    手中鐵鏈驟然伸直,偏又如長鞭一樣朝陸長生的脖子卷來。

    陸長生一個側翻。

    呯嘭巨響。

    圓桌上的杯子碗盤悉數碎裂。

    陸長生伸手摸了摸臉頰。

    碎杯刮破了他的皮。

    鮮血沁出。

    他用大拇指一抹,用嘴嘗了嘗。

    嗜血的味道。

    對方果然強大。

    而且知道他身體最為薄弱的地方。

    嗖嗖嗖!

    又是一陣鐵鏈亂舞!

    陸長生似乎陷入被動。

    祝薇薇坐在人群前方,雙手掐的緊緊的。

    祝小小已經閉上眼睛。

    哐嘡!

    又是一聲鐵鏈環撞擊的聲音。

    兩人的動作戛然而止。

    只見陸長生手臂上染著血,兩人的手緊緊的扣在鐵鏈之上。

    “不過如此!”

    陸長生啐了一口血。

    鐘量的眼中浮動著冷血的怒火,他的嘴角,被陸長生一記擺拳擊中,已經腫了起來。

    “格斗之法,何人所教?”

    陸長生露出沁血的牙齒:“不如你告訴我,是誰在我身上動了手腳?”

    “看來你這三年的確是在偽裝,但是,結束了,我這次,就是奉命來取你命的?!?br>
    鐘量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手中鐵鏈赫然泛起一陣血光,眨眼之間,化作密密麻麻的符文之鏈,將陸長生束縛住。

    “沒人告訴過你,不要輕易碰別人的武器嗎?區區下三品的超凡者,根本不知道修行之道,是多么玄妙!”

    “是嗎?”陸長生呵呵一笑,“看來禁錮我身體的罪魁禍首,果然是你們天啟組織的人……”

    “那又如何?”

    重量雙手一扣,禁錮在陸長生身上的符文之鏈逐漸泛起一陣淡綠之光,似如幽火般要燃燒起來。

一码中特密码